The Motley Fool

拆解金價上漲的最終投資風險應對

實物金價(或稱現貨金)近期曾經突破每盎司2,000美元水平,並在這價位徘徊。美國本土的疫情確診數目上升、投資者對全球經濟復甦的憂慮,都是金價上漲的主要原因。另一方面,中美之間的緊張關係、工業國家的預算赤字、以及一些大型對沖基金對美元的疲弱走勢下注,亦助長了金價的上漲。

事實上,金價上漲到歷史高位是一項非常重要的心理門檻,亦是一項十分重要的貨幣匯價指標。對於創紀錄的金價,投資者最終是需要作出風險應對,但高金價究竟暗示了什麼投資風險?

本文希望提醒投資者,對於金價的創新高與投資風險之間要如何取得平衡。

市場對其他資產類型不信任

持續疲弱的美元,相當於其他貨幣匯價相對變強,也因此給某些國家的央行帶來了貨幣政策的難題。與此同時,紐約股市持續上升,納斯達克、標準普爾500指數一再創新高,進一步促使投資者猜測資產價值將會走到多高。

當前不斷加劇的地緣政治緊張關係,以及新一波疫情將會對經濟產生多大影響等因素,很可能會繼續將實物金價推向新的歷史高位。

事實上,黃金從來都是真正的錢(即:現金),這是由於黃金作為最終的價值儲存、交易及計價工具,是「最有效」的。 黃金比起經濟體以主權地位發行的貨幣更有效,甚至可以說:從來沒有任何其他東西可以替代黃金,而金價創新高,正好反映了市場對其他資產類型的不信任。

怎樣找到合理金價?

實際上,黃金被「重估」到每盎司2,000美元或以上,是相當於美元在貶值,但到底金價是多少才算合理?歷史上,包括美國等很多經濟體在長時間實施了浮動貨幣制度(用以促進國際貿易)後,都選擇了重返金本位貨幣制度(用以穩定本國貨幣匯價及經濟)。美國過去就曾經在二戰以後,當地緣政治緊張、地區關係破裂後,重返金本位制度。

但實施金本位制度也有一定難度,難題是:假如某些國家在國際貿易上扮演主要角色,但同時使用了相對嚴格的外匯定價及管制,在全球貿易前景不明朗及相對互動的前提下,市場需要時間去反覆試驗,才可以「合理」估計主要交易貨幣的相對匯價,也因此需要時間去估計在實施金本位制度以後,所需要的「合理」金價。

儘管在2020年,美國、日本以及歐洲等主要央行的貨幣基礎結構已經有所提升, 但比例上並不算大。這些國家的貨幣基礎提升主要來自商業銀行,以存放央行的形式實現,但由於這些央行的資產負債表已經十分龐大,總體來說並沒有太大變化。通常市場的反應是:當貨幣基礎被擴大,會推高相當於現金(即:黃金、債券等)的資產價格,在這樣前提下,估計實物黃金每盎司達到3,000美元或以上,還是很有可能的。

結語:準備好下一波衰退

金價自從2020年初約1,500美元起, 上升了接近40%。考慮了當前的經濟形勢,包括日益緊張的地緣政治局勢、以及在秋冬季節可能出現新一波疫情等因素,將會繼續將黃金推向新的歷史高位。

與此同時,市場正在面對資產價格的結構性調整。實物金價過去一直是相對其他資產價格(主要是貨幣)被調節上升或下跌,但今天實物金價上升的同時,包括了股票、房地產、收藏品等等,幾乎所資產類型的價格也在上升 。

唯一例外的是市場對於能源的需求同時發生了結構性的改變,過去在金價上漲的時候,原油價格也同時上漲,這是由於以金價換算出來的石油價格,很長時間大致處於1960年代的水平。這種結構性改變的結果是:過去很多行之有效的資產價格對沖方法,現在已經失去效用,當下一波衰退來臨時, 除了投資實物黃金以外,市場風險將很可能無處可避。

金本位制度背後的意義是貨幣應該穩定、可靠並且價格不變。因此,這一波金價上漲,給市場暗示了最終的投資風險應對:投資者必須將投資組合中實物黃金的比重逐步提高,直至全球經濟前景被穩定下來。

編輯:Cyrus Li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