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Robinhood投資者買入的五隻低質股

無論您是否資深投資者,2020年至今的市場表現也會殺您一個措手不及。在前所未見的新型肺炎疫情下,短短四個月左右,市場已經經歷了相當於約十年份量的動盪。

當然,市場恐慌和波動加劇通常有利長線投資者,原因是除了這次調整外,過往每次股市調整後,投資者都能在牛市反彈中收復失地,故此買入並長期持有優質股是十拿九穩的策略。

話雖如此,市場恐慌和波動亦會帶來負面影響。以Robinhood為例,這個網上投資平台提供免交易佣金和開戶送股優惠,成功吸引大量的年輕/千禧一代投資者,但在市場越發動盪之際,同樣產生了投資風險。

儘管Robinhood的部分用戶懂得放眼長線,平台的大部分會員卻是追逐每日大熱股票的短期投資者。由於我們無法準確預測短期股價變動,年輕股民往往會承擔巨大風險。

除此以外,Robinhood平台的最大問題,在於部分熱門股票是質素較差的企業。因此,接下來,筆者將會介紹深受散戶歡迎,可是大家絕對應該避之則吉的五隻股票。

停泊在路面的Nikola Badger系列電動農夫車。

Nikola的Badger系列電動農夫車。圖片來源:Nikola。

Nikola

老實說,包括蔚來汽車 (NYSE: NIO)Tesla (NASDAQ:TSLA)Workhorse GroupTortoise Acquisition在內的整個電動車行業都很像處於由散戶製造出來的巨大泡沫之中,只是上述企業的估值均不及Nikola (NASDAQ:NKLA)離譜。

眼見Tesla和蔚來汽車連升數週,短炒投資者單純地以為市值200億美元的Nikola會一樣爆升。畢竟,Nikola亦推出了Badger系列電動農夫車,而且市場估計隨後的初步定金需求強勁。

然而,世事並沒那麼簡單。真相是,Nikola從來也沒有售出過任何電動車或燃料電池車。

Nikola希望在明年開始生產Badger,但公司無疑會面對困難和障礙。從Tesla和蔚來汽車的例子可見,企業生產時會面對各項突發情況,例如蔚來汽車便放棄了在上海興建電動車生產工廠的計劃,過去十年,Tesla亦無數次延遲推出新款汽車。假如投資者幻想Nikola能在一夜之間從概念階段進化至全面生產,他們將會大失預算。簡而言之,未來數年Nikola將會瘋狂燒錢

大麻花蕾和一小瓶大麻素的旁邊放著加拿大旗。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Aurora Cannabis

千禧一代最愛的大麻股 Aurora Cannabis (NYSE: ACB) 是另一項令人難以理解的投資選擇。自2019年首季完結以來,大麻股普遍插水,當中以Aurora的表現尤其差劣。過往16個月期間,該公司的股價暴跌近90%。

曾幾何時,市場憧憬Aurora能成為全球大麻生產龍頭。公司更在加拿大以外擁有24個市場,意味著其可以利用規模經濟生產低成本的高質素產品,並且將大量大麻出口至醫用大麻合法化的海外市場。可惜,與監管相關的供應問題使加拿大業務遇上瓶頸,加上很少海外市場願意接受進口大麻,結果Aurora關閉了五座生產設施、暫停興建另外兩座廠房,同時出售佔地100萬平方呎的溫室。

不過,Aurora的財務狀況才是最大問題所在。公司按市價發售股票和進行全股份收購,已經持續導致股東權益大幅攤薄。此外,Aurora Cannabis的商譽亦佔總資產的五成以上。筆者估計,公司將會撇減超過一半的總資產。

美國航空的飛機駛進客運大樓閘口。

圖片來源:美國航空。

美國航空

Robinhood平台的投資者也非常留意名牌企業股,而且相信該類公司會在疫情後捲土重來。在這方面,美國航空集團 (NASDAQ:AAL)大概最符合他們的投資邏輯。在2月底股市大跌前,只有約14,000名Robinhood的用戶買入了該公司的股票。時至今日,平台上的美國航空股東人數已經突破659,000名。

雖然美國航空能夠獲得美國聯邦政府提供的冠狀病毒疫情援助金,可是毫無疑問,該公司在主要航空企業中敬陪末座。根據最近一季的文件顯示,美國航空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約為36億美元,其債務總額卻處於341億美元的驚人水平,而且當中還未計及在6月底發售,利率高達12%35億美元債券。鑑於現時借款利率接近記錄低位,有關債券的利率充分反映了美國航空業務模式的附帶風險。

另外,航空業何時恢復正常仍然是未知之數,各間企業可能要花數年時間才能追上2019年的載客量水平。考慮到美國航空收取新型肺炎援助金的條件包括暫停股份回購和派息,對股東來說,現時情況堪虞。有見及此,投資者再無合理原因持有任何美國主要航空股,更別說是其中財務狀況最惡劣的美國航空。

兩座於日出時運作的抽油泵。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Callon Petroleum

Robinhood上的投資者亦喜歡在石油和天然氣行業中「撈底」。在3月初,持有大波動鑽油股Callon Petroleum (NYSE: CPE)的Robinhood用戶不足4,000名,到了現在,已經有超過110,000名會員買入了有關股份。問題是,Callon Petroleum也許會連累投資者蒙受損失。

在2019年7月,Callon宣佈會以32億美元的股票收購Carrizo Oil & Gas,當中超過一半代價涉及承擔Carrizo的債務。買賣雙方稱該項交易能帶來重大變化,透過合併,新公司可以擴大在德州二疊紀盆地(Permian Basin)和鷹灘頁岩油區(Eagle Ford Shale)的業務規模,並改善現金流潛力和成本協同效應。然而,隨著新型肺炎爆發,各項願景成為泡影。

截至最近一季,Callon Petroleum的債務接近33億美元,主要於2023年或之後到期,但公司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只有約1,480萬美元。如果按照2020年第一季的標準計算,單是要償還負債,公司每年便須動用超過8,000萬美元。雪上加霜的是,Callon的債權人將可用融資額由20億美元下調至17億美元,其中包括13.5億美元的已提取融資額。這樣看來,Callon正逐步陷入破產重組,普通股股東最後或會一無所有。

為旅客而設的機場租車站標誌。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Hertz

最後,同時或許是最難以解釋的Robinhood用戶投資選擇,是汽車租賃巨企Hertz (NYSE: HTZ)。投資者應注意,於5月22日,Hertz已經依循美國法例第11章申請破產。不過,在消息公佈後,投資其股票的Robinhood用戶由約44,000名急升至接近148,000名。

縱然有人猜測Hertz會於破產程序期間發行普通股(公司已表示撤回決定),並估計其他企業會有興趣收購其全部或部分資產,仍然無改公司破產的事實。就算在破產過程中,公司將會重組債務,並繼續經營,在這段時期,股東大概不能獲分任何資產。換言之,Robinhood上的約148,000名投資者可能會損失全部資金

倘若您對筆者的預測抱有疑問,不妨看看公司自己的看法。在擱置股份發售前,Hertz曾經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文件,當中透露:

本公司會將手頭現金用於破產期間的營運所需,估計股東權益將會減少。因此,普通股持有人(包括本次發售的買家)將會承擔無法根據第11章收回資產,以及普通股變得毫無價值的重大風險。

有鑑於此,投資者應該盡量避開Hertz和本文介紹的所有股票。

您在尋找高增長機會嗎?

巴菲特將報業比作瀕臨滅絕的物種,但其實更應以「未可回歸到美麗從前,亦有新經典上演 ...」來形容,因為他視為最值錢的價值並沒消失,只是模式出現演變!我們的團隊認為一家高增長兼仍鮮爲人知的公司,正處身這個龐大機遇的尖端位置,而且作為顛覆者,仍處於發展初期,潛力無限。立即按這裡下載免費特別報告《哪間公司會成為巴菲特預測這個一萬億行業走向的贏家》!

想進一步了解香港市場?

萬里富讀者們,我們團隊剛撰寫了第一篇港股研究報告《一隻您不容錯過的港股》,打算免費提供比讀者們,請按此免費下載!

另外,有許多錯誤觀念都會阻止我們成為成功的投資者。 在香港,我們可能會覺得有錢人十居其九都是靠物業致富。但房地產真的是香港表現最佳的資產類別嗎?

最近,我們發表了一份關於香港市場的免費特別報告 《股場四大致勝之道:給香港投資者的愚人指南》。我們強烈建議您下載一份免費副本,立即點擊此處

所提供的資料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不擬提供作為個人投資或理財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