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2020年壞消息頻現,巴菲特的保險業務是否面臨危機?

先是爆發冠狀病毒,再來又是明尼蘇達州警方殺害George Floyd後觸發大型示威,今年是美國非比尋常的一年。各種壞消息傾巢而出,大家可能都想知道,誰人會就一切實際或經濟損害買單。

這個問題要視乎情況而定,有時更不易回答。不過,假如是因搶掠或破壞公物造成的實際損害,那就不難判斷責任誰屬了。在大部分情況下,有關損害均會由保險公司提供大部分,甚至全額賠償。要是企業東主購買了業務中斷保險,保險商可能還要向他們補償收益損失。

鑑於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旗下的巴郡(NYSE: BRK.A)(NYSE: BRK.B)從事商業財產和意外保險銷售業務,投資者也應該留意近期事件對這隻萬里富愛股構成的打擊。接下來,就讓我們深入分析,以評估影響規模。

身穿黑色外套的人用錘子敲破窗子。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中規中矩的市場佔有率

美國整體商業保險市場規模龐大,價值超越3,000億美元。當中,巴郡同時扮演龍頭企業和小型業者的角色。根據美國全國保險監督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Insurance Commissioners)整合的數據,以2019年直接承保的保費計算,巴郡在十大商業保險商中排行第七,但只佔美國整體商業保險市場的3.1%。即使是行業霸主的Travelers,在這個極度零散的市場中也僅取得5.5%佔有率。

未必所有商業保險均是財產和意外保險,並且就搶掠或破壞公物所造成的損失提供保障。以Travelers為例,去年商業財產保險只佔國內商業保險保費的不足15%,而「全面保險」(基本上指商業保險產品的任何組合)佔比則低於25%。

小型保險商也許更傾向提供商業保險,而且保險商如認為風險過高,可以透過再保險程序,就自身的保單向另一間保險商投保。市場零散發展,加上保險商透過再保險分散風險,有利於同時銷售大量再保險保單的巴郡和其他大型商業保險商。

單是在第一季,巴郡的多項保險業務保費收入已經達到158億美元。雖然公司的財務報表並無獨立列出商業財產和意外保險的資料,然而我們知道:

保險類型 第一季賺取的保費 佔第一季保費總額的比例
GEICO Auto Insurance 91億美元 57.6%
Berkshire Hathaway Primary 24億美元 15.2%
財產/意外再保險 27億美元 17.1%
其他再保險 15億美元 9.8%

資料來源:巴郡2020年第一季10-Q季度報表。圖表由筆者編製。 由於四捨五入,百分比總數未必等於100%。

商業財產/意外保險、非GEICO的汽車保險、醫療失當保險、僱員補償保險和特殊保險計入Berkshire Hathaway Primary。我們無法確定在財產/意外再保險類別中,商業保險相對於家居或個人保險的比例。不過,在巴郡的保險組合中,商業財產/意外保險的比例不會超過三分之一,估計有關百分比大約為20%,甚至更低。

上述的業務分佈對巴郡有利,可是如果同時出現大量索賠,就算保單總數相對較小,公司仍可能會產生不少開支。

有鑑於此,大家試想像一下:截至目前,美國史上財產損害最嚴重的民間動盪,要數1992年的洛杉磯暴動。按照當今幣值換算,估計有關損失達到14億美元。假設現在美國每個人口超過500,000人的城市均出現上述10倍的財產損毀(幸好這只是誇張的假設),而且受損害的財產均受到商業保險所保障,那麼全國37個城市的總索賠額將會達到5,180億美元。以市場佔有率計算,巴郡需要承擔大約3.1%,即只需支付161億美元,相當於當前現金儲備1,333億美元的12%,低於第一季的保險保費總收入。此外,即使再保險的索賠導致支出增加一倍,在付款後,公司仍會剩下超過1,000億美元現金,更別說巴郡亦可能就自身的保單進行再投保。

業務中斷保險大解構

縱然巴郡不太可能會在支付實際財產損害索賠時遇上困難,但要是有關損害導致營業暫停,巴郡或者需要按照業務中斷保險,向合資格企業支付關閉和維修設施期間損失的收益。因此,大家或許會想知道,這類附加於個別商業保險保單的業務中斷保險,會否亦為疫情期間關閉的企業提供保障。

儘管業務中斷保險不算罕見,其顯然也不是標準服務。美國全國保險監督協會估計,只有約40%的小型企業購買了該類保險。另外,大部分業務中斷保險會列明視作中斷原因的特定財產損害類別,故此疫情未必屬於保障範圍。至於其他保單,亦會在保障範圍中特別撇除疫症或病菌和病毒造成的業務中斷。

門上掛著「不好意思,我們關門了」的牌子。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爭議源頭

談到疫情保險,上月巴菲特在巴郡股東週年大會中暗示,該類保單成本太高,所以巴郡從未經營過有關業務。他稱:「假如當初有客戶接觸我們,並提出我們認同的合理價格,巴郡也許就會推出疫情保險」。

巴菲特所謂的「合理價格」,大概會高得讓人乍舌。有別於只造成短期影響和有限財產損害的火災和龍捲風,疫情能夠波及全世界,保險商很容易便會被大量索賠壓垮。事實上,美國全國保險監督協會便憂慮部分州份的立法提案會無視業務中斷保險的原來條文,並強制規定保單就新型肺炎提供追溯保障。該會表示,有關做法將「威脅保險行業的償付能力」。 至今為止,該等法案尚未通過,可是一旦實施,幾乎肯定會在法庭上遭到質疑。

話雖如此,不管法案通過與否,部分企業老闆還是會要求保險商賠償他們的損失。舉例來說,多間企業已經向保險商安達提出訴訟,指稱冠狀病毒和其他病毒會損壞他們所接觸的各個地方,而業務中斷保險並無明確剔除疾病或疫症,保險商應該賠償近日封城措施產生的業務損失。

在巴郡的股東週年大會上,巴菲特抱持樂觀態度,不相信有關訴訟會影響巴郡。他說:「我們會接到索賠要求,也會產生訴訟費用,只是在比例上,我們沒有將大量業務中斷保險納入全面商業保單,所以有別於其他企業」。

低風險

目前的民間動盪或封城措施均不太可能嚴重削弱巴郡的財務狀況。無可否認,今季公司的商業財產和意外保單賠付金額或會上升。然而,就算出現最壞情況,使得公司需要支付接近五千億美元的財產損害賠償,巴菲特手上的龐大現金儲備亦絕對應付得來,而且公司亦未必須就疫情引發的封城措施提供補償。

哪怕政府真的通過法例,要求保險商就業務中斷保險支付封城相關損失,保單數目極少的巴郡亦不會承擔重大風險。無論如何,有關法例也大概會引發長達多年的訴訟,公司將毋須預先支付巨額賠付金。

短期來看,巴郡跑輸市場的原因在於巴菲特的保守現金投資方針,多於冠狀病毒相關的保險損失。不過,巴郡仍然是一項理想的長期投資,特別是於本年度股價下跌後,該公司的前景更加值得期待。

買匯豐收息作為退休儲蓄已經不合時宜,增長型收息港股會更為合適。中國從依賴出口轉型倚重內需消費,中產階級不斷擴大,在此長線結構性趨勢下,我們發現當中隱藏《一隻可望增值十倍的市場新貴》,對追求長線回報的您絕對不容錯過。

想進一步了解香港市場?

萬里富讀者們,我們團隊剛撰寫了第一篇港股研究報告《一隻您不容錯過的港股》,打算免費提供比讀者們,請按此免費下載!

另外,有許多錯誤觀念都會阻止我們成為成功的投資者。 在香港,我們可能會覺得有錢人十居其九都是靠物業致富。但房地產真的是香港表現最佳的資產類別嗎?

最近,我們發表了一份關於香港市場的免費特別報告 《股場四大致勝之道:給香港投資者的愚人指南》。我們強烈建議您下載一份免費副本,立即點擊此處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