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未來十年想在股市賺錢?避開「高息陷阱」

滙豐銀行和其他中國高息國企股帶來的慘痛教訓。

傳統價值投資者鍾情低市盈率和高息股票,期望內在價值終有一天能釋放出來。然而,踏入21世紀,投資者在發掘折讓股時,往往誤墮價值陷阱,成為無辜的犧牲品。

滙豐銀行(SEHK:5)是近期最明顯的價值陷阱,許多高息股亦都是糖衣毒藥,經典的例子還包括中國石油(SEHK:857)、招商局港口(SEHK:144) 、中國銀行(SEHK:3988)等高息國企,這些股票的股價近十年長期積弱。精明的投資者應避免沾手這些已經迷失十年的股票。

留存盈利(retained earnings)的複合威力

每年,巴郡(Berkshire Hathaway)行政總裁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年度信都值得拜讀,因為當中包含許多金石良言。這封信今年的重點著墨在留存盈利的複合力量,如果一家公司取得盈利,董事會需要決定如何處理這筆利潤,最普遍做法是將部分利潤作為股息分派,而公司保留餘下利潤,這就是「留存盈利」。

留存盈利不僅有助推動業務增長,而且長遠會像滾雪球,盈利越來越高。因此,優質公司一般不傾向將大部分盈利拿來分派給股東,反而是將盈利拿來投資,為股東創造更大財富。今天的100元利潤,若能取得20%回報,那麼明年的盈利就會變成120元。事實上,巴郡從不派息。巴菲特這麼解釋,他擁有的專業知識比股東豐厚,能夠更好配置資產。

股息對於打工一族並不重要,因為您不會依靠這種現金流來應付日常開支。相反,如果某家公司有一支優秀而值得信靠的管理層,有能力推動留存盈利增長,使公司價值升至最高,這對您的退休投資組合才最有利。

股息稅問題

美國股票需要繳納30%股息稅,因此大多數企業較喜歡回購股票,而非派發股息,因為這可避免納稅,回饋股東更見成效。香港的H股自2009年開始亦要繳納10%的股息稅。全球稅收監管趨勢不利「尋租」式活動。

了解高息的真正原因

多數情況下,高息往往是股價下跌的結果。如果100元的股價,跌至50元,但仍然派發5元股息,那麼股息率將從5%大增至10%。部分公司在業務更趨成熟時,就會增派每股股息,這樣的話留存盈利自然會較少,將來未必能為股東帶來豐厚回報。

更糟的是公司的利潤若不斷下滑,卻勉強維持每股股息不變,這樣派息比率難免提高,但另一方面,管理層若想為股東尋找理想的投資項目,手上的留存盈利卻變相減少。

事實上,那些步入夕陽的行業,甚至已瀕臨淘汰邊緣,您很容易可找到高息股,但對於這類股,往往會「賺息蝕價」,得不償失。

新經濟科技翻天覆地

踏入21世紀,價值股的表現落後增長股。背後真正原因就是科技大幅改變傳統企業或行業的業務模式。數碼相機顛覆了柯達(Kodak),亞馬遜(Amazon)顛覆了實體店,iPhone顛覆了黑莓(Blackberry)和諾基亞(Nokia),而Netflix顛覆了百視達。當我們步入人工智能時代,誰知道下一個被淘汰的是誰?特斯拉(Tesla)可以顛覆石油和天然氣行業嗎?金融科技又會否顛覆銀行業?

當心那些利潤不斷下滑的高息股!這類股票並非如您想像的那麼安全。我們進入的數碼時代,營商環境的競爭會越趨激烈。

其中一個最權威的媒體《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剛發表一篇文章,分析COVID-19疫情對企業的打擊。文章結論指出,全球化倒退,科技更加發達,這些現存的趨勢不只會持續下去,還會加快步伐。

望住倒後鏡進行投資旦夕難保

「您建立的投資組合應反映我們對未來世界的願景。」– The Motley Fool聯合創辦人David Gardner

如果您的愛股下挫30%,而您摩拳擦掌,準備接這把飛刀,請不要因為該股的過去表現而視為是折讓,反而應分析其未來前景。如果未來盈利會下跌50%或更多,那麼此股實際上較之前更貴。投資可說是一場競賽,考驗您對未來的判斷,而不是研究歷史表現!

巴菲特受到芒格(Charlie Munger)的啟發,不再奉行他投資早年的「雪茄屁股」(cigar butt)投資策略。以合理價買入一家優秀出色的公司,勝過以絕妙價買入平庸的公司。

愚人結語

分派股東的股息一律會從股價中扣減。如果您想產生相同的現金流,大可沽出一定股票,效果其實沒有什麼分別。不要再沉迷股息神話了,而是轉向那些資本配置出色的優秀公司,這類企業能善用留存盈利,把握有前景的再投資機遇。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