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貝萊德對這個30萬億美元投資市場蠢蠢欲動

多年來,貝萊德(BlackRock) (NYSE:BLK)行政總裁Larry Fink每年都會在致企業行政總裁函中,強調社會發展有多重要,又挑戰那些只看重盈利的短視企業和政府。今年的信中,他終於身體力行,說得到做得到,交待了一些具體應對氣候暖化的措施。

總言之,Fink在信中表示,氣候暖化帶來直接金融風險,因此需要對投資組合作出調整,應對這些潛在風險。這無疑是一項艱鉅任務,但如果這些措施受到市場歡迎,又可成功落實,那麼就有可能對社會和環境產生巨大影響。

對業績報告和數據披露的影響

貝萊德期望各企業能作出更加清晰的披露,不只是業務對盈利的影響,還有對環境的影響。這個要求極具挑戰性,必需獲得政府的支持才有望實現。

與此同時,「可持續會計準則委員會」(SASB)已制定解決長期環境問題的指引,亦要求企業披露統計數據,例如耗用多少能源和食水等,還有排放量,以及是否使用某些化學物和材料。「氣候相關財務披露工作小組」(TFCD)亦同出一轍,貝萊德是這個工作小組的創會成員,正致力推動企業在報告中披露更多氣候相關的資料。

Fink亦呼籲在業績報告和分析中加入業務對環境、社會及管治(ESG)的影響。投資者基本上需要確實的數據,才能準確評估企業的ESG活動狀況和對財務的影響。「特許金融分析師協會」(CFA Institute)亦建議企業提供一系列指標的確實數據,例如業務涉及的碳足跡、創造的職位數目、女性和弱勢社群員工數目變化、接受培訓的員工數目等等。

像貝萊德這類投資者一旦掌握了可量化的數據,自然就可作出財務決定。舉例說,資產經理往往針對投資組合內的公司設定目標回報率,但對於存在污染問題的公司,經調整目標回報率理應更高才對,有點像《哈利波特》中史萊哲林(Slytherin)那樣被扣10分。相反,對於安裝太陽能系統的公司,則目標回報率可以下調,情況就像葛來分多(Gryffindor)獲加5分。

踢走煤炭工業

貝萊德的重大承諾之一,就是將投資組合中任何收入超過25%來自動力煤的企業剔除,即是燃煤發電。為何是25%呢?為什麼不低於10%,甚至低於1%呢?Fink在接受NPR採訪被問到這個問題時,回答表示:「煤炭已是投資領域很小部分了。我認為其他方面遠遠更為重要,例如創造更多具有可持續發展特點的產品和指數。」

他顯然是答非所問。

貝萊德這項政策雖然向前邁出重要一步,但股東需要明白,他們不會有「零碳」投資組合。分析師指出,焦煤(用於煉鋼)並不納入限制範圍,因此像必和必拓(BHP) (NYSE:BHP)和泰克資源(Teck Resources) (NYSE:TECK) 這類公司可能會是漏網之魚。最有可能被剔除的煤炭公司包括懷特黑文煤炭(Whitehaven Coal) (ASX:WHC)、埃克薩羅資源(Exxaro Resources) (OTC:EXXAY)、中國神華(China Shenhua Energy) (OTC:CSUAY)、中國煤炭能源(China Coal Energy) (OTC:CCOZY)和兗州煤業(Yanzhou Coal Mining) (OTC: YZCAY)。

貝萊德目前持有這些公司約1%至3%股權,估計總值超過2.6億美元,對於貝萊德而言,並不算很大的部分。此外,各國政府一般對這些公司持有大量股份,因此貝萊德即使沽清相關股份,對這些公司的直接財務影響亦微不足道。

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行政總裁Brian Moynihan對於Fink的信函作出間接回應,辯稱金融機構應該投資天然氣和石油公司,而非大舉撤資,因為入股這類公司,可提供資金協助它們加快轉型至可持續發展的業務。今天,大多數能源公司在年度業績報告中都會吹噓如何在ESG方面付出多大努力,以及致力進行可持續能源的研究。然而,很難判斷這些行動是否純粹是一種粉飾,又或是公司真正的重點。

這將對貝萊德的盈利有何影響

德國環境與人權非牟利組織Urgewald估計,貝萊德對燃煤電力公司的投資額超過170億美元,但與其目前管理的6.84萬億美元資產(AUM)相比,卻僅佔其中的0.24%。「能源經濟與金融分析研究所」(IEEFA)在2019年8月進行一項較大規模的研究,顯示貝萊德過去十年受一系列化石燃料的重倉拖累,估計導致損失達900億美元。該項計算建基於相關股票的股價下跌,造成投資貶值,亦會根據股票跑輸大市幅度進行計算,即持有這些股票,而沒有將資金投入更具回報的資產,因而產生的機會成本。

根據個案研究的日期,這些股票合共約值830億美元,佔貝萊德資產管理的1.27%。假設將這筆資金重新分配,轉買那些回報率較高又不對氣候變化有很大影響的公司,對於資產經理來說看來會是雙贏局面。

相比高盛(Goldman Sachs)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貝萊德的市盈率(P/E)和市銷率(P/S)一直較,看來此股對價值投資者並非很吸引。然而,隨著公司之後6至12個月落實部分計劃,此股值得多加留意。

紙上談兵?

對於呼風喚雨的巨無霸公司,行政總裁自然都是能言善辯,收放自如。然而,從數據來看,貝萊德對化石燃料相關公司的投資已經很大,而且仍在大量投資。某程度上可能因為董事會18位成員中,有6位來自化石燃料行業。

IEEFA的報告指出,貝萊德的AUM中,只有0.8%投資ESG基金。此外,「資產所有者披露計劃」(AODP)根據管治、投資組合的碳風險量和財務數據,對多家金融機構進行評級,而貝萊德在48個機構中排名第16位。AODP在《2017年資產經理全球氣候指數》中,將貝萊德評為「C」級,看來這家公司明顯有改進空間。

Fink期望貝萊德和投資的所有公司在業務報告中,根據SAS​​B和TCFD制定的標準披露相關數據。這對投資者是一大好事,但要實現此目標,需要監管機構的從旁協助。

他在信中總結時表示,公司正在為熱門投資基金打造可持續發展的組合版本。如果貝萊德想涉足價值超過30萬億美元的ESG投資市場,這將是重要一步。然而,如果公司真的希望在可持續發展產業上成為舉足輕重的領袖,那麼就必須繼續走下去,不要停在這個起點。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