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Facebook在中國被禁止使用是如何賺錢

該社交媒體巨頭在沒有任何活躍應用程式下,仍能從中國賺取數十億美元的廣告收入。

Facebook (NASDAQ:FB) 曾經在中國營運,但於2009年烏魯木齊騷亂後被禁止使用。中國政府聲稱,獨立運動人士在騷亂中使用Facebook作為通訊工具,有關騒亂導致近200人死亡。部分投資者可能會認為,Facebook在中國缺乏業務,即表示其於過去10年並無在中國賺錢。

但諷刺的是,按年收入計算,中國仍然是Facebook的第二大市場,僅次於美國。Pivotal Research分析師Brian Weiser此前估計,Facebook於整個2018財年從中國廣告商賺取50億至70億美元的收入,約佔其收入的10%。

這就是為何Facebook最近在新加坡聘用新工程團隊為中國公司開發新廣告購買工具並不足為奇的原因。去年11月,Facebook在微信上亦宣稱「致力於成為中國企業走出去的最佳行銷平台」。讓我們看看Facebook如何仍能從中國產生可觀收入,以及該業務能否在「防火長城」下為核心應用程式帶來回報。

向中國銷售海外市場

當Facebook在中國營運時,其銷售以中國消費者為對象的廣告。但於中國監管機構禁止其核心社交網絡後,Facebook調整了其中國廣告業務,並讓中國企業以海外消費者為對象。

希望接觸Facebook全球用戶的中國企業,包括字節跳動旗下的抖音及科技巨頭華為,紛紛蜂擁而至。由於其核心業務在中國仍被禁止,Facebook通過經銷商銷售該等廣告。

Facebook在其最近的10-K年度報表中表示,該公司「從代表中國廣告商的有限經銷商中獲得可觀收入」,但沒有透露確切數字。該等經銷商包括MeetSocial、獵豹移動 (Cheetah Mobile)、Papaya及Powerin等公司。

為何中國企業需要Facebook

Facebook的廣告平台吸引中國企業有三大原因。首先,中國經濟目前正以30年來最慢的速度增長。大型企業希望透過向海外擴展避開放緩,而Facebook的廣告可以幫助他們建立品牌形象。

其次,大部分中國企業均正努力應對某些領域(例如智能手機)國內市場的飽和,以及難以預測的政府監管。向海外擴展可能會減少這些不利因素對該等企業的影響。

最後,Facebook要求中國廣告商在其社交網絡上維持商業頁面。該要求增加了Facebook的商業頁面數目,有關頁面數目於2016年底已超過6,000萬個,並讓中國企業直接與海外消費者溝通。中國企業無法正式訪問Facebook,但可以利用VPN(虛擬專用網絡)輕鬆繞過「防火長城」。

為何Facebook需要中國廣告商

上季度,Facebook有98%收益來自廣告。然而,在美國、加拿大及歐洲,其活躍用戶及廣告收入的增長正逐步放緩,加上由於違反安全及私隱規例,該公司面臨嚴謹的審查。

此種放緩令人感到煩惱,因為美國、加拿大及歐洲的每名用戶平均收入(ARPU)遠高於亞洲及世界其他地區的用戶。將中國廣告商帶到該等發達市場可抵銷有關放緩。

據報導,Facebook還接待了主要中國客戶前往印度及中東,並提出該等地區─活躍用戶增長率高於西方市場─能在美國以外提供更多營銷機會。

然而,Facebook會回到中國發展業務嗎?

Facebook顯然希望重返中國。通過與小米VR方面的合作及實驗性質的照片共享應用程式Colorful Balloons,Facebook已經邁出重返中國的第一步。行政總裁馬克‧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亦上過普通話課,並為員工購買有關習近平主席的書籍《習近平談治國理政》

然而,Facebook在中國重新啟動其社交網絡方面仍然有一段漫長艱苦的路。其申請在杭州開設以支持中國地方初創企業的「創新中心」之前已獲批准,但最近由於浙江官員與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之間存在分歧而被撤銷。

去年,朱克伯格承諾不會在有「侵犯人權(如私隱或言論自由)記錄」的國家建立數據中心,並聲稱他「永遠無法就於中國經營其社交網絡的條款與中國達成協議」。

Alphabet (NASDAQ:GOOG) (NASDAQ:GOOGL) 旗下的Google試圖在中國開發受審查的搜索引擎 時亦遇到類似的分歧,該搜索引擎於2018年底因內部分歧而退出中國市場。但與Facebook一樣,Google 仍透過試驗性應用程式、合作夥伴關係及投資在中國保持活躍。

重點

Facebook在中國並無提供其主要應用程式,但該公司仍是中國最主要的廣告平台之一。Facebook在新加坡的新團隊很可能會開發新產品來促進該增長,而幫助中國企業打入海外市場,實際上可能比在中國飽和的國內廣告市場與如阿里巴巴、字節跳動及百度市場領軍企業針鋒相對更為可取。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

Alphabet 行政董事 Suzanne Frey 是 The Motley Fool 董事會成員。Facebook 前市場發展部董事及行政總裁 Mark Zuckerberg 胞姊, Randi Zuckerberg 是 The Motley Fool 董事會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