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如何發掘下隻股王?這兩隻科技股將500元變成100萬元

我們可如何借鏡兩股的例子發掘下一代股王?

部分投資者可能會大惑不解,為何雲端軟件股的估值會高得這麼驚人。這些公司的收入增長確實非常強勁,但現時卻只有很少盈利,甚至更在虧損,但市銷率卻一般都有15至20倍,有的甚至更高。

說到答案,可能就是這類公司在行業中很早便推出產品,搶先取得龍頭地位,加上長遠前景一片光明。有了這些因素,投資這類公司的話,回報隨時以驚人速度增長,多年之後幾何級數爆升。事實上,如果您看看以下例子,兩家公司都是1970年代和1980年代在個人電腦時代搶佔先機,成為當中的龍頭企業,因此當年只要投資500美元,這項投資今天就會變成100萬美元。以下我們將看到兩股如何變出這麼驚人的回報,從中找出發掘下一代科技股王的啟示。

Adobe

Adobe(NASDAQ:ADBE)由前Xerox (NYSE:XRX)員工John Warnock和Charles Geschke在1982年創立,推出革命性編程語言PostScript而發跡,在電腦圖像處理領域取得難以置信的成績。這款編程語言稱得上是一項重要發明,可在任何類型的電腦上以數學術語描述字母和形狀。事實上,這項技術相當先進,以至Apple (NASDAQ:AAPL)亦在1983年買下公司15%股權,Apple產品因而獲得PostScript的使用權。

Adobe從PostScript的使用費獲得相當可觀的利潤,藉此開發更多產品,在電腦文本、圖像和影片方面搶佔領導地位,這包括1989年推出的最早電腦繪圖軟件之一Illustrator,然後又在1989年推出Adobe Photoshop軟件,這是公司旗艦圖像編輯軟件,之後在1991年則有影片編輯軟件AdobePremiere面世。到1993年,公司推出可攜式文件格式PDF,最終成為數碼文件標準的共享格式。

Adobe在2005年進行重大收購,以3.4美元作價將主要勁敵Macromedia整家公司收歸旗下,因而獲得Shockwave和Flash兩款重要影片播放技術,這在之後十年為手機和網上影視播放業務貢獻良多。這項收購亦帶來網站製作軟件DreamWeaver。近年,Adobe的業務已擴展至營銷技術和分析領域,特別是2018年收購B2B營銷技術公司Marketo後,這方面的實力大大增強。Adobe透過拓展營銷技術業務,可將其數碼圖像專門軟件與分析技術整合起來,為數碼營銷行業推出全面技術方案。

到2013年至2014年,Adobe將業務模式由出售批量軟件使用權,轉為定期網上訂閱模式。此舉短期內使收入和盈利受壓,但這種全新的軟件即服務模式最終提升業務效率,亦令用戶更加滿意。在2014年至2018年五年間,Adobe的淨收入在通用會計準則(GAAP)下由只有2.68億美元激增10倍至25.9億美元,而Adobe股價期內亦大升430%。自2018年至今,此股再升了75%。

然而,Adobe上市至今的回報就更加驚人。公司在1986年8月22日以11美元招股價上市,公司之後進行多次拆股,因此經調整拆股因素後,招股價實僅為0.17美元。若以500美元在Adobe上市時進行投資,即可買入45股,但到了今天,則變為2,912股,價值略高於100萬美元。

Intel

當Adobe在電腦圖像領域搶佔龍頭寶座,Intel (NASDAQ:INTC)發明的產品則可能是更重要的電腦元件:微處理器。Intel由創辦人Robert Noyce和Gordon Moore在1968年創立,不久之後又有匈牙利出生的工程師Andy Grove加盟。三人分別成為Intel最早一代的主席和行政總裁,帶領公司開創先河,在電腦硬件和製造方面推出一些最具革命性的創新產品。

Intel首批產品中,其中之一是日本計算器製造商Busicom要求的項目,後者要求當時即將面世的計算器要有12種新晶片。Intel一班最頂尖的工程師提出一種更嶄新的技術方案,製造出一片更強大的晶片,功能可媲美12片晶片。Intel便憑著這項創舉,在市場上遙遙跑出。創辦人Gordon Moore亦發明了「摩爾定律」(Moore’s Law),此理論認為,矽晶片上的晶體管數量每年都會增加一倍,但在1975年,Moore將理論修訂為每兩年。Intel的戰績卻能超越這個標準,在之後的幾十年,平均每18個月就能將處理器的容量提高一倍。

不論您信不信,微處理器基本上是Intel發明的傑作,但Intel主要業務最初卻是DRAM記憶體,這項產品亦是在1970年代初發明。然而,在1980年代來自日本的競爭加劇,導致市場利潤下滑,Intel這才將業務重心真正放在已經遙遙領先的微處理器業務上,更成為IBM (NYSE:IBM)個人電腦唯一供應商,無論您相信與否,IBM當年壟斷了個人電腦市場,品牌無人不曉。順理成章,Intel亦成為電腦處理器的標準,這就像Microsoft (NASDAQ:MSFT)旗下Windows在作業系統的壟斷地位。因此,市場甚至為Intel和Windows這對絕配創作出「Wintel」平台這個稱號。

然而,過去幾年,Intel處理器的壟斷地位已經成疑。2018年,勁敵Advanced Micro Devices (NASDAQ:AMD)在生產7納米中央處理器(CPU)的競賽中力壓Intel。Intel的內部生產線一直以來很少會落後AMD外判的半導體晶圓廠台積電(Taiwan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NYSE:TSM)。

Intel近年孤注一擲,開始淡出處理器核心業務,並進行連串大型收購行動,推出了可編程晶片(Altera)、自動駕駛汽車軟件(Mobileye)和網絡安全軟件(McAfee)等。

Intel近年雖然面對這些不利因素,又冒險進軍其他副業,但在個人電腦和數據中心的處理器領域,依然囊括很大市場份額,盈利豐厚,派息亦相當穩定。

Intel在1971年10月13日以招股價每股23.50美元上市,但在1973年至2000年先後13次拆股,以致經調整的招股價低至0.02美元!即是說以執筆之時的股價62.73美元計算,Intel股價已升值3,136.5倍,理論上將上市時一筆500美元的投資變成157萬美元的驚人回報。

Intel和Adobe成功把握天時地利人和

Intel和Adobe為股東帶來的巨大回報如何煉成?兩家公司都是把握電腦時代萌芽的機遇,成為最早一批創新者:Intel主打微處理器,而Adobe就專攻電腦圖像。兩家公司同樣由不可多得的管理團隊帶領,不斷鞏固市場龍頭地位,又創新產品,發揮各自的專長。

這便解釋了為何今天的雲端軟件股享有如此驚人的估值。當然不會所有公司都能成為下一家Intel或Adobe,但這些公司如能取得任何突破,長遠隨時可帶來驚人回報,這批增長股的機遇絕對存在。萬里富(Fool)的團隊均會定期分析這類股票,發掘有潛質成為下一家Intel或Adobe的公司,並會在「精選股票」(Stock Advisor)和其他選股專訊中詳加介紹。

注重教育向來是華人的傳統,「怪獸家長」、「虎媽」都想子女贏在起跑線,隨著中國人口結構的調整和國內市場的消費升級,教育消費在中國家庭消費支出的比重越來越大,教育這張「大餅」,勢必有更多的參與者分一杯羹。我們研究團隊發掘了「一隻受惠於中國網上教育行業爆炸性增長的股票」!

想進一步了解香港市場?

萬里富讀者們,我們團隊剛撰寫了第一篇港股研究報告《一隻您不容錯過的港股》,打算免費提供比讀者們,請按此免費下載!

另外,有許多錯誤觀念都會阻止我們成為成功的投資者。 在香港,我們可能會覺得有錢人十居其九都是靠物業致富。但房地產真的是香港表現最佳的資產類別嗎?

最近,我們發表了一份關於香港市場的免費特別報告 《股場四大致勝之道:給香港投資者的愚人指南》。我們強烈建議您下載一份免費副本,立即點擊此處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

微軟附屬公司領英員工 Teresa Kersten 是 The Motley Fool 董事會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