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為何Google在雲端大戰中處於下風?

Alphabet旗下的(NASDAQ:GOOG(NASDAQ:GOOGL) Google雖擁有全球最大的搜尋引擎、網頁瀏覽器和流動作業系統,但根據市場研究顧問公司Gartner的數據,Google在去年僅佔公有雲服務市場的4%,

市佔率排第四位,落後於分別佔48%、16%和8%的亞馬遜 (NASDAQ:AMZN)、微軟 (NASDAQ:MSFT)及阿里巴巴。據科技媒體《The Information》報道,Google仍相信可在2023年或之前成功挑戰亞馬遜和微軟的地位,成為雲端市場的兩大霸主之一。然而,基於三個簡單的原因,Google應會面對相當嚴峻的挑戰。

1.管理層問題和分歧

Google四年前委任了VMware共同創辦人Diane Greene擔任雲端業務的舵手。據報Greene曾就與美國國防部合作的Project Maven續約問題與Google行政總裁Sundar Pichai意見不合,該項目因利用人工智能技術來鎖定目標人物或物件而備受爭議。

這份合約是Google雲端業務的主要收益來源,當時Greene主張續約,但Pichai則偏向終止有關合作。Google最後決定不續約,並建立了内部人工智能技術「道德」規範,以及放棄競投國防部名為「聯合企業國防基建」的100億美元雲端運算合約,該合約最終由微軟投得。

此外,Greene也被指曾嘗試將Google的雲端服務與公司其他產品捆綁。《The Information》稱有關策略不但令她與Google其他部門主管之間產生摩擦,亦未能成功贏得大客。隨著上任不到一年的Google Cloud營運總監Diane Bryant於去年突然辭職,

Greene其後於2019年請辭並不教人意外。取代Greene的Thomas Kurian原本在甲骨文任職高層,該公司在雲端服務市場上亦明顯處於弱勢。當微軟和亞馬遜在擴張之際,這些管理層人事問題可能已拖慢了Google的雲端業務增長。

2.錯失收購機會

有別於其他雲端服務龍頭,Google並無透過積極收購來擴張其雲端業務。Greene據報有意收購讓軟件開發者儲存編碼和進行合作的雲端平台GitHub,但Pichai卻對這宗收購沒有興趣。GitHub後來被微軟以75億美元收購。

雲端市場份額排第五的IBM(國際商業機器)近期以340億美元收購開放源碼軟件公司Red Hat,以進一步加強其混合雲業務。另一具潛力的收購對象 — 綜合軟件開發商MuleSoft亦被salesforce.com 以65億美元買下,而Google則依舊沒有動作。

憑藉Alphabet的現金、現金等價物和有價證券(價值在去季達到1,210億美元),Google其實可輕易買下上述三家公司以壯大其雲端業務,可是Google並沒有這樣做。此外,當亞馬遜和微軟的企業合作顆伴不斷增加的同時,Google達成的合作協議卻寥寥可數

在Kurian掌舵下,Google Cloud擴大了銷售團隊,並收購遷移工具開發商CloudSimple,以加強企業服務。然而,這些部署能否助公司趕上亞馬遜和微軟仍不得而知。

3.惹私隱爭議並欠缺有力優勢

Google透過數據挖掘演算法提供的精準廣告一直是Alphabet的主要收益來源,但在銀行和醫療等重視私隱的行業,這種業務模式令外界對Google的雲端服務有所顧慮。

Google Cloud近期與Ascension達成合作為其醫院儲存病人資料後,便一度惹來廣泛爭議並遭到聯邦機構調查。此外,Google為加強數碼醫療生態系統而收購Fitbit的計劃,亦可能遭美國司法部審查。Google的遭遇應會促使企業客戶繼續選用亞馬遜和微軟,因為二者皆只有小部份收益來自廣告業務。

再者,就對企業的吸引力來說,亞馬遜和微軟均比Google佔上風。亞馬遜可繼續借助其先驅優勢及「行內最佳」的聲譽贏得企業客戶支持。微軟則可將雲端服務附加於Office 365和Windows 10,而且對於與亞馬遜電商業務直接競爭的零售商來說,這亦是一個吸引的替代選擇

簡單來說,網上搜尋、數碼廣告、網頁瀏覽器和流動作業系統這些Google的核心強項,均無助提升其雲端服務的吸引力。

即使處下風仍有機會跑出

雖然Google的雲端業務仍面對不少困難,但投資者不應排除其反撲的可能性。若Google是認真要於2023年成為市場一哥,它仍可以透過收購規模較小的公司、將服務價格定得低於亞馬遜和微軟,又或發揮專門優勢(例如公司在容器服務市場的地位),以吸納更多客戶,

但是一日未見Google取得實質進展,投資者都應該對其計劃持極大的保留態度。AWS及Azure始終是強大的競爭對手,Google要追落後應難免要作一些巨大犧牲。

注重教育向來是華人的傳統,「怪獸家長」、「虎媽」都想子女贏在起跑線,隨著中國人口結構的調整和國內市場的消費升級,教育消費在中國家庭消費支出的比重越來越大,教育這張「大餅」,勢必有更多的參與者分一杯羹。我們研究團隊發掘了「一隻受惠於中國網上教育行業爆炸性增長的股票」!

另外,您在尋找高增長機會嗎?

巴菲特將報業比作瀕臨滅絕的物種,但其實更應以「未可回歸到美麗從前,亦有新經典上演 ...」來形容,因為他視為最值錢的價值並沒消失,只是模式出現演變!我們的團隊認為一家高增長兼仍鮮爲人知的公司,正處身這個龐大機遇的尖端位置,而且作為顛覆者,仍處於發展初期,潛力無限。立即按這裡下載免費特別報告《哪間公司會成為巴菲特預測這個一萬億行業走向的贏家》!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

Alphabet 行政董事 Suzanne Frey 是 The Motley Fool 董事會成員。

亞馬遜附屬公司 Whole Foods Market 行政總裁 John Mackey 是 The Motley Fool 董事會成員。

微軟附屬公司領英員工 Teresa Kersten 是 The Motley Fool 董事會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