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巴菲特的巴郡仍值得投資嗎?

如果可以在標準普爾500 指數市賬率三分之一和債權比率四分之一的水平投資於該指數,這是一項有利的投資嗎?相信大部份人的答案都是肯定的,但大家也會覺得這是難以置信的事,因為這種投資根本不存在。不過藍籌股 巴郡(NYSE:BRK-A(NYSE:BRK-B)現時就具有近似的條件。巴郡是股神巴菲特的投資旗艦,從事保險以至鐵路等多元化的業務。

巴郡擁有悠久的發展歷史。公司原本為一家紡織企業,發展至今已成為收益逾2,000億美元並僱用380,000名員工的巨企。 巴郡的往績令人驚嘆。自巴菲特於1965接掌公司以來,其市值的複合年增長率高達20.5%,是標準普爾500 指數升幅的兩倍有多。

專注樹林,忘記樹木

套用巴菲特的說法,巴郡現時由五片「樹林」組成,各自涵蓋不同的企業和金融資產。當中三個樹林主要從事股權投資,並按擁有權水平區分。

第一個是由巴郡控股的非保險業務公司組成,這是巴菲特眼中最具價值的樹林,其稅前盈利達到208億美元,當中約一半來自BNSF Railway及Berkshire Hathaway Energy。這個樹林是巴郡的最大盈利來源。

第二個樹林是一系列股票投資,巴郡對這些投資持有高達20%的股權。截至今年第三季,這些股票投資的市值合共達到2,200億美元,而買入成本只是1,120億美元。這些投資主要包括金融服務(佔投資組合的44.4%)、科技(25.7%)及抗跌類消費股(15.2%),於2018年合共帶來超過30億美元的股息收入,而來自這些持股的收益比股息收入更具價值,有關收益並無計入巴郡的賬目,但所帶來的資本增值料將持續擴大。

第三個樹林包括巴郡與其他公司共同持有的四家企業(擁有權介乎20%至50%),當中最出名的是卡夫亨氏。

最後兩個樹林分別是現金等值和保險業務,由於後者是前者的主要來源,本文會將兩者放在一起討論。保險業務預先收取的保費為公司帶來一筆「浮存金」。這筆「浮存金」為巴郡提供進行各類投資所需的資金,而且由於承保所得收益,資金成本往往為負。截至2018年,上述「浮存金」的總額達到1,230億美元的驚人水平。這個獨特的資金來源結構讓巴郡擁有堅固的財政實力:股權總值3,490億美元、現金和現金等值達1,320億美元,而長期債務僅為930億美元。

相信巴菲特

投資者此刻應該問的是: 巴郡與其他保險公司有何分別?當然,至少大多數保險公司均採用類似的業務模式,因此同樣可以獲得浮存金去支持其他投資。然而,巴郡與別不同之處在於公司聚焦於股票投資和整體業務,反觀大部份保險公司均傾向集中投資於定息工具。這是一個重要的分別,因為30年期國庫券在過去十年的平均孳息不足3%。

因此,透過投資於巴郡,投資者可廣泛投資於不同的市場範疇,而且鑑於巴郡市賬率處於1.36倍的偏低水平(標準普爾500指數為3.92 倍),加上其財政實力雄厚,故投資者承受的風險顯著較低。事實上,巴郡目前的市賬率低於其1.41倍的十年平均水平,故應可提供下行支持。此外,當巴菲特認為股價低於內在價值時便會進行回購(最近一次在較現價低8%的水平),這亦為該股帶來進一步支持。

最後,市場走低可讓巴郡受惠。公司面對的最大挑戰是如何運用近1,000億美元的過剩現金儲備。巴菲特一直在物色「大象級」的投資機會,但他不願付出現時處於天價水平的市價。假如市場調整他便可以一展所長,以低價買入優質資產。

注重教育向來是華人的傳統,「怪獸家長」、「虎媽」都想子女贏在起跑線,隨著中國人口結構的調整和國內市場的消費升級,教育消費在中國家庭消費支出的比重越來越大,教育這張「大餅」,勢必有更多的參與者分一杯羹。我們研究團隊發掘了「一隻受惠於中國網上教育行業爆炸性增長的股票」!

另外,您在尋找高增長機會嗎?

巴菲特將報業比作瀕臨滅絕的物種,但其實更應以「未可回歸到美麗從前,亦有新經典上演 ...」來形容,因為他視為最值錢的價值並沒消失,只是模式出現演變!我們的團隊認為一家高增長兼仍鮮爲人知的公司,正處身這個龐大機遇的尖端位置,而且作為顛覆者,仍處於發展初期,潛力無限。立即按這裡下載免費特別報告《哪間公司會成為巴菲特預測這個一萬億行業走向的贏家》!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