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YouTube賺錢或燒錢?謎底最終會揭開!

多年來,投資者一直期望Alphabet (NASDAQ:GOOGL(NASDAQ:GOOG) 可以為YouTube的業務提供具體指標,但一直以來,這家公司都拒絕作出相關披露,只會偶爾交待一下而已。就連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亦無法施壓,迫使這家網絡最受歡迎的巨頭披露相關細節。公司辯稱,行政總裁Larry Page亦不知道YouTube的財務細節,因此公司根本沒有責任對外公開這些資料,讓競爭對手掌握詳情。

然而Larry Page在12月初卸任行政總裁後,職務轉交Sundar Pichai。後者從2015年起一直擔任Alphabet附屬公司Google的舵手。假設Pichai對YouTube的指標瞭如指掌,那麼之前不向投資者披露相關資料的理據便不攻自破。

分析師只能推測

不管YouTube現時市值多少,無可否認一點,YouTube絕對是Google多年來其中一項最成功的收購。公司早在2006年斥資16.5億美元買下這家視頻平台,時至今日,這個平台每日串流播放價值10億美元的視頻內容,其中大部分能帶來廣告收入。事實上,這是目前為止最受歡迎的網上視頻平台,用戶觀看內容的總時數無可匹敵,全球所有主要市場的其他服務商均無可相比,就連訂閱點播視頻巨擘Netflix亦相形見絀。

但問題來了:投資者只能推測這個平台有多大貢獻,但就連專業分析師對此亦莫衷一是,沒有確切答案。不過所有推測卻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估值範圍很大。

首先來看最保守的估值,一些分析師今年早前表示,YouTube去年廣告銷售帶來約140億至150億美元收入。RBC Capital Markets的分析師Mark Mahaney認為數字應為200億美元。MKM Partners的高級研究分析師Rob Sanderson則估計為260億美元。

大部分估算往往都是偏向保守,推測這平台約佔Alphabet全年總收入約十分之一。

對於YouTube的盈利,就更少分析師願意作出確切估算,即使籠統的估計也不多。少數分析師雖然願意就此大開金口,卻也只是點到即止。Pivotal Research Group的資深研究分析師Brian Wieser今年早前便指出,「經過思前想後,不披露這些數字看來會較好。」他補充指:「是的,[YouTube]的收入很豐厚,但成本亦很高昂。Google整體資本支出很多都是拿來支持YouTube的發展。」Needham董事總經理Laura Martin在今年3月提出更大的疑問,直言不諱地指:「我們認為YouTube在蝕錢。」

請大家勒緊安全帶

如果Alphabet最終選擇披露YouTube的財務細節,而這個平台業績不如理想,那麼此股就可能會有麻煩。許多投資者或會擔憂YouTube其實在燒錢,但在確定之前,市場寧願放下懷疑,先追入這家公司才算。

不過,即使YouTube的數據浮出水面,令人大失所望,也不一定就是世界末日。YouTube未必一定要成為Google或Alphabet的搖錢樹,因為Alphabet各項業務和服務彼此相輔相成,這家科技公司架構複雜,各項業務又唇齒相依,未必很容易就能推算各自的成本和最終收益,況且這樣做亦不公道。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由於現在掌舵人換了Pichai,Alphabet最終公開YouTube財務狀況的機會就大大提高。

注重教育向來是華人的傳統,「怪獸家長」、「虎媽」都想子女贏在起跑線,隨著中國人口結構的調整和國內市場的消費升級,教育消費在中國家庭消費支出的比重越來越大,教育這張「大餅」,勢必有更多的參與者分一杯羹。我們研究團隊發掘了「一隻受惠於中國網上教育行業爆炸性增長的股票」!

另外,您在尋找高增長機會嗎?

巴菲特將報業比作瀕臨滅絕的物種,但其實更應以「未可回歸到美麗從前,亦有新經典上演 ...」來形容,因為他視為最值錢的價值並沒消失,只是模式出現演變!我們的團隊認為一家高增長兼仍鮮爲人知的公司,正處身這個龐大機遇的尖端位置,而且作為顛覆者,仍處於發展初期,潛力無限。立即按這裡下載免費特別報告《哪間公司會成為巴菲特預測這個一萬億行業走向的贏家》!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