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2019年我的表現最差中國股帶來的4個深刻教訓

新浪股價暴跌,我再三低估了該公司的利淡因素。

我持有多隻中國股,大部分在過去一年因貿易戰升溫而下滑。可是,我的表現最差中國股就是新浪(NASDAQ:SINA),這間科技公司成立21年,擁有歷史較悠久的門戶業務,持有微型博文平台微博(NASDAQ:WB)的控股權益。

新浪收入與盈利增長放緩,股價今年暴跌約35%,同時市場憂慮中國經濟放緩,針對美國上市中國的規管收緊,令情況雪上加霜。回想起看,我發現自己忽略了四個圍繞新浪的警號,是時候檢討這些錯誤,從這些教訓中學習。

1.追求價值而非增長

新浪於2014年分拆微博,但仍然持有該公司的大多數投票權。新浪的大部分收入依然來自微博。

兩年前,我將所有微博股份轉換為新浪股份。新浪增長速度較慢(基於其門戶業務歷史較悠久所致),但其估值遠低於微博。我和很多價值為本投資者一樣,都認為新浪的低估值並未恰當反映其於微博的權益。

可惜,投資者仍然願意為微博的簡化增長支付溢價,但卻不願意為新浪的停滯不前門戶業務支付那麼多錢。因此,即使微博達15的遠期市盈率依然高於新浪13的遠期市盈率,微博股價略佳,今年跌幅為27%。

回想起來,我應該乾脆出售微博,避開新浪。可是,增長型股份通常會是牛市中的王者,保留微博帶來的損失稍微低一點。

2.下注在「保守派」科技公司之上

新浪的門戶網站在2000年代相當盛行,但隨著百度(NASDAQ:BIDU)以全新門戶網站擴大旗下搜尋生態系統、騰訊(OTC:TCEHY)將更多用戶網羅入QQ與微信(WeChat)生態系統之上,以及字節跳動(ByteDance)旗下今日頭條(根據用戶喜好和閱讀歷史推薦文章的新聞應用程式)之類顛覆行業的挑戰者踩入市場,這些門戶網站陷入困局。

新浪落後於科技洪流,就好像Yahoo在美國被Alphabet旗下Google壓垮一樣。 可幸旳是,微博能夠從這次放緩中存活下來,成為新浪的核心增長動力。

然而,新浪依然被視為「保守派」科技公司,相反,投資者會蜂擁走向騰訊和阿里巴巴等富有遠見的企業,這解釋了為何新浪一直以低估值買賣但卻無法吸引投資者。

3.低估中國廣告市場衰退

科技公司看似不會受關稅所影響,我最初忽視了貿易戰對大多數收入來自中國的科技公司造成的影響。

可是,我低估了貿易戰對中國經濟造成的整體影響,令當地企業削減廣告預算。我亦都未有察覺中國政府打擊醫療、博彩和金融科技市場會令這些行業的廣告開銷中斷。

可是,這些阻力帶來沉重打擊,百度和騰訊旗下微信等主要平台的廣告開銷放緩, 只有字節跳動嗶哩嗶哩等數間以Z世代為主的廣告公司能夠從這次放緩中存活下來。 微博和新浪都是中國廣告市場規模較細的公司,所以兩間公司的收入增長去年陷入困局

YOY收益增長 2018年第三季 2018年第四季 2019年第一季 2019年第二季 2019年第三季
微博 44% 28% 14% 1% 2%
新浪 26% 14% 8% (1%) 1%

YOY = 按年。資料來源:季度業績報告。

4.忽略股份擁有權架構

新浪於2000年上市,其IPO引入可變利益實體股份架構,這是中國企業上市的簡易方式。中國不容許外商直接投資科技和教育等「敏感」行業,所以想在海外市場上市的中國企業通常會在開曼群島之類的國家開設控股公司(可變利益實體),然後這間由中國公民擁有並持有該中國企業股份的可變利益實體會在海外市場上市。

這種架構令相關企業避開美國核數師查核,而且美國投資者亦不會擁有直接投票權,所以充滿爭議性。新浪亦有可能將公司私有化(與許多其他中國企業做法一樣),然後再次在中國上市,以賺取更多利潤。這些問題再加上美國議員呼籲證券交易所將使用這種架構的中國股除牌,很可能會拖低股份。

結語

這四個教訓也許能夠為在新浪股價下跌期間一直持有股份的投資帶來一絲安慰,但發現這四個警號也許能夠令您日後不再重蹈覆轍。我現階段並無計劃出售所持新浪股份,但如果股價觸底反彈,我會分階段出售股份。

注重教育向來是華人的傳統,「怪獸家長」、「虎媽」都想子女贏在起跑線,隨著中國人口結構的調整和國內市場的消費升級,教育消費在中國家庭消費支出的比重越來越大,教育這張「大餅」,勢必有更多的參與者分一杯羹。我們研究團隊發掘了「一隻受惠於中國網上教育行業爆炸性增長的股票」!

想進一步了解香港市場?

萬里富讀者們,我們團隊剛撰寫了第一篇港股研究報告《一隻您不容錯過的港股》,打算免費提供比讀者們,請按此免費下載!

另外,有許多錯誤觀念都會阻止我們成為成功的投資者。 在香港,我們可能會覺得有錢人十居其九都是靠物業致富。但房地產真的是香港表現最佳的資產類別嗎?

最近,我們發表了一份關於香港市場的免費特別報告 《股場四大致勝之道:給香港投資者的愚人指南》。我們強烈建議您下載一份免費副本,立即點擊此處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

Alphabet 行政董事 Suzanne Frey 是 The Motley Fool 董事會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