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網絡硬件商Arista Network估值便宜絕不容忽視!

經歷艱難的一年後,Arista的股價較年內高位下跌39%。這究竟是價值陷阱,還是入貨良機?

AristaNYSE:ANET)開發及推銷網絡硬件,例如數據中心及雲端運算使用的交換器及相關軟件。這隻科技股在2019年3月曾創下325美元的歷史新高,但自此波動不斷,更跌至195美元,而在股價下跌的大部分時間,公司盈利報告亦遜於預期。

這段期間,Arista股票的估值指標越發吸引,值得價值投資者細心研究。

業績看似理想,前景卻不斷變差

Arista的收益主要集中在幾名最大客戶身上。 去年,微軟(Microsoft)佔公司總銷售27%,Facebook則佔總收益超過10%。

對任何企業來說,客戶高度集中都是一個問題,原因是單一客戶改變行為已經足以顯著影響業績。在2019年,公司的部分客戶集中風險成為現實。於最近的盈利電話會議上,管理層解釋,由於兩名較主要客戶正縮減短期網絡投資, Arista將第四季收益指引下調至介乎5.40億美元至5.60億美元,較分析師預測數字低1.30億美元。有關調整對股價造成了巨大影響。

儘管存在不利因素,第三季Arista仍然錄得6.54億美元收益,分別較上季及去年上升7.6%及16.2%。公司收益增加,毛利率相對穩定,第三季純利率亦由原來的高位升200個基點至32%。

Arista的增長和溢利可觀,反映整體營運指標處於健康水平。公司過去12個月的經營溢利率為33.6%,反觀直接競爭對手思科系統(Cisco)NASDAQ:CSCO)和行業平均值分別只有27.7%及4%。由於經營溢利率理想,Arista的投入資本回報率高達31.1%,較行業平均領先17.3個百分點。從資產負債表中可見,公司擁有相對較少債務的資本架構及充足資金,似乎能有效經營及維持財政穩健。 

估值難以配合投資論述

近年行業一片景氣,Arista迅速增長,三年銷售複合年增長率(CAGR)為37%, 可惜踏入2019年開始放緩,主要客戶減少採購對公司發展產生嚴重影響。考慮到業績及管理層最近的言論,公司的中期增長並不樂觀。與其相比,Ubiquiti等其他網絡硬件公司的市場需求相若,增長前景卻較理想,刺激Arista股價下跌。 

從另一角度來看,Arista亦未必是價值投資者或避險的最佳選擇。雖然基於基本面分析的股價變得沒那麼昂貴,可是市場上也有其他產品需求相若的較便宜企業。Arista企業價值與除息稅、折舊及攤銷前盈利的比率為14.9倍,高於思科的12.1倍、惠普(HP Enterprise)的12.2倍及硬件行業中位數的10.2倍。至於預測市盈率方面,Arista為20.8倍,同樣超過思科的13.8倍、惠普的9.3倍及行業中位數的15.9倍。最後,其股價與自由現金流比率為17.6倍,亦超越其他企業及行業中位數。 

與此同時,Arista不派付現金股息,反而思科及惠普會向股東派發3.05%及2.55%股息。Arista的增長潛力領先同行,不過在公司的困境嚇跑投資者之際,思科及惠普都能提供較穩定的另類選擇。

在股價調整後,Arista成為了可取的增長股選擇,值得投資者加入股票組合,進而在推動數據中心及無線網絡增長的宏觀趨勢中分一杯羹。可是,這難以證明公司是行內最吸引的增長股或價值股。

最可信的牛市論述會指市場對有關特定客戶的短暫不利因素反應過度,隨著流動設備及連接不斷普及,公司在克服現時挑戰後定能加快增長。如果情況屬實,而且公司過往的估值與增長率同時復甦,則代表市場的確對短期情況大驚小怪了。

買匯豐收息作為退休儲蓄已經不合時宜,增長型收息港股會更為合適。中國從依賴出口轉型倚重內需消費,中產階級不斷擴大,在此長線結構性趨勢下,我們發現當中隱藏《一隻可望增值十倍的市場新貴》,對追求長線回報的您絕對不容錯過。

想進一步了解香港市場?

萬里富讀者們,我們團隊剛撰寫了第一篇港股研究報告《一隻您不容錯過的港股》,打算免費提供比讀者們,請按此免費下載!

另外,有許多錯誤觀念都會阻止我們成為成功的投資者。 在香港,我們可能會覺得有錢人十居其九都是靠物業致富。但房地產真的是香港表現最佳的資產類別嗎?

最近,我們發表了一份關於香港市場的免費特別報告 《股場四大致勝之道:給香港投資者的愚人指南》。我們強烈建議您下載一份免費副本,立即點擊此處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

Facebook 前市場發展部董事及行政總裁 Mark Zuckerberg 胞姊, Randi Zuckerberg 是 The Motley Fool 董事會成員。微軟附屬公司領英員工 Teresa Kersten 是 The Motley Fool 董事會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