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科技巨頭斥資巨額於語音助理的2個原因

家居語音助理已成為科技巨擘的「主菜」,即使語音助理裝置很少有利可圖。因此,矽谷巨頭投擲千金於該科技的原因是什麼?

本文章原刊登於MyWallSt。

於2011年,蘋果發佈Siri, 正式揭開數碼助理的時代。
三年後, 亞馬遜(Amazon) (NASDAQ:AMZN)推出Echo智慧喇叭,配備Alexa功能。此後, Alphabet (NASDAQ:GOOG)(NASDAQ:GOOGL) 很快亦推出了Google Assistant ,而微軟(Microsoft) (NASDAQ:MSFT) 亦推出Cortana,加入戰場。今天,家居語音助理已成為約1.2億個家庭的固定裝置。

該科技由新奇的配套功能,已迅速發展成為現代家居的常見設備,這一點無容置疑。不過,儘管該科技對每間公司核心業務的利益看似已夠清晰。並無一間從事該科技業務的主要公司 — 亞馬遜、Apple、微軟或Google能夠巧妙地為其智慧喇叭設計收入模型。儘管難以核實,並無任何該等裝置看似已開始「賺錢」。有關特定裝置銷售的數據很少。不過,市場調查公司Arizton去年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於2017年已出售13億部智慧喇叭。該公司進一步表示,大部分銷售是虧損交易。

家居語音助理未必為其製造商賺大錢,但必定為該公司帶來利益。例如亞馬遜的Alexa,根據所得資料,Alexa團隊已壯大至約10,000名僱員。另一方面,微軟繼續投放資金於  Cortana(微軟於一月為稱為「whisper mode」技術申請專利),即便該產品是只大池 (包括HomePod、Echo及Google Assistant)中的小魚。

儘管智慧喇叭定期「燒錢」,科技巨頭繼續源源不絕地投放資源於該產品。筆者將於下文剖析兩個重要原因。

1.數據

其中一個原因是,該科技是吸引客戶接觸每一間公司核心業務的完美工具,不過有關核心業務是搜尋(Google)、電子裔務及訂閱(亞馬遜)、工作場所解決方案(微軟)或服務(Apple)。在所有情況下,使用者與助理日常互動所產生的大量數據,長期而言將會被證實是價值極高。因此,難怪 Facebook (NASDAQ:FB) 推出Portal智慧顯示裝置系列,加入戰場,亡羊補牢。

2.使用者介面轉變

第二個原因是語音推動技術本身的「顛覆性」潛力。在一個近期報告中,哈佛商業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形容語音助理的出現是「過去三十年的第三個關鍵使用者介面及技術平台轉移」,而另外兩個則分別是全球資訊網(World Wide Web)及智能手機。在過往的兩個使用者介面(尤其是第一個使用者介面),使用者必須要學習多個新訣竅及詞匯,以在平台上感到「與生俱來」(想想「點擊」、「輕掃」及「滾動」)。不過,當談及語音,該最新的創新技術完美符合本身存在的人類行為,且隨著該科技適應擁有人的說話模式及口音,該系統可自動更新。這項出色技術背後是先進的人工智能技術,在這個層面來看,這場智慧喇叭之戰,可以被視是規模更龐大的人工智能戰爭的前線。

當然,語音助理並不限於普遍會相提並論的喇叭裝置。例如,Siri在轉移至HomePad之前,最初是為iPhone開發。
目前不可能確定矽谷各企業研發部門在發生什麼事,但持續對「對話式電腦」作出全面投資,似乎反映智慧喇叭只是語音技術的開端。

萬里富讀者們,我們團隊剛撰寫了第一篇港股研究報告《一隻您不容錯過的港股》,打算免費提供比讀者們,請按此免費下載!

另外,有許多錯誤觀念都會阻止我們成為成功的投資者。 在香港,我們可能會覺得有錢人十居其九都是靠物業致富。但房地產真的是香港表現最佳的資產類別嗎?

最近,我們發表了一份關於香港市場的免費特別報告 《股場四大致勝之道:給香港投資者的愚人指南》。我們強烈建議您下載一份免費副本,立即點擊此處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

Alphabet 行政董事 Suzanne Frey 是 The Motley Fool 董事會成員。亞馬遜附屬公司 Whole Foods Market 行政總裁 John Mackey 是 The Motley Fool 董事會成員。Facebook 前市場發展部董事及行政總裁 Mark Zuckerberg 胞姊, Randi Zuckerberg 是 The Motley Fool 董事會成員。微軟附屬公司領英員工 Teresa Kersten 是 The Motley Fool 董事會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