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LVMH投資者應擔心特朗普最新的關稅威脅嗎?

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專家組最近裁定,就歐盟向飛機製造商空中巴士(Airbus,OTC:EADSY)提供違反WTO規則的政府補貼,美國可以對歐洲出口的產品徵收報復性關稅。裁決公佈後,空中巴士的股價應聲下跌,而其他有巨額收入來自美國市場的歐洲公司,例如奢侈品龍頭LVMHOTC:LVMUY)的股價亦大幅下挫。

筆者早前曾指出,LVMH是貿易緊張下的穩陣防守股,但美國對歐洲企業徵收新關稅的威脅讓筆者對自己最初的觀點產生了一些疑問。讓我們來研究一下這次事件,看看LVMH的投資者應否感到擔憂。

上述針對空中巴士的裁決對LVMH有何影響?

早於2006年,美國便向WTO提起訴訟,聲言美國飛機製造商波音NYSE:BA)的主要競爭對手——空中巴士獲歐盟非法補貼220億美元。

2010年,WTO作出對美國有利的裁決,並公佈空中巴士主要透過優惠貸款獲得180億美元的非法補貼。2011年,裁決維持原判,歐盟被勒令停止有關補貼。

2016年,WTO的後續審查發現,有關補貼並沒有減少,空中巴士實際上因推出A350而獲得額外50億美元的補貼。歐盟再一次上訴,惟WTO於去年5月駁回,並允許美國對歐盟徵收懲罰性關稅。

特朗普政府已制定一份每年價值約250億美元的歐盟潛在目標清單,納入歐洲製飛機、飛機零件,以及皮製品、葡萄酒和烈酒等高檔奢侈品。美國可能會對這些產品徵收高達100%的關稅。

評估LVMH面臨上述潛在關稅的風險

2019年上半年,LVMH的美國市場銷售額佔其總銷售額的23%,為集團第二大市場(僅次於亞洲市場)。

期內,集團的美國市場(不包括夏威夷)銷售額按年自然增長8%,而日本、亞洲(不包括日本)和歐洲市場分別增長10%、18%和10%,四者之中以美國市場增速最慢。因此,向歐盟對美國出口的產品徵收更高關稅,可能會抑制LVMH的整體自然銷售增長(期內按年增長12%)。

在上半年財報中,LVMH表示美國和中國是其葡萄酒及烈酒部門的主要增長市場,銷售額自然增長率為6%。集團還表示,美國是他們擴張Sephora業務的主要市場。Sephora是選擇性零售業務的核心增長引擎,銷售額自然增長率為8%。

不過,問題在於:葡萄酒及烈酒部門佔LVMH上半年銷售額的10%,而選擇性零售部門佔28%,為集團增長最緩慢的兩項業務。徵收高額關稅的打擊,可能會導致它們的增長進一步落後。

美國仍然是LVMH核心時裝皮具部門的主要市場,該部門的銷售額於上半年自然增長18%,佔其整體收入的42%。最近,LVMH與歌星蕾哈娜(Rihanna)和設計師史黛拉・麥卡尼(Stella McCartney)建立重要合作夥伴關係,藉以擴大該部門的業務,而一系列的關稅可能會使這些計劃偏離正軌。

不過,我們不要妄下定論

關稅固然會給LVMH帶來麻煩,但投資者不應設想最壞的情況。對葡萄酒、烈酒和皮製品徵收100%的關稅將引發歐盟激烈報復,美國會否立即實施關稅是非常值得懷疑的。

相反,有關關稅可能會介乎10%至25%之間,與歐盟、墨西哥、中國和其他國家過去一年就特朗普政府加徵鋼鐵關稅,而對美國威士忌徵收的關稅相當。

LVMH的核心消費者(LV手袋、TAG Heuer腕銀及Hennessy干邑購物者)通常不像普通消費者般,對價格上漲那麼敏感。因此,LVMH大概能在不顯著影響銷售額或利潤的情況下,將上升的成本轉嫁給消費者。事實上,價格上漲往往會提升LVMH品牌的吸引力。

最後,據歐盟的初步估計,美國可能只會對最多70億美元的商品徵收報復性關稅。受到這些關稅打擊的很大程度上是空中巴士及其供應商,而不是LVMH等奢侈品製造商。在關稅實施之前,歐盟、美國、空中巴士及WTO之間可能還有談判的餘地。

筆者不會沽出LVMH的股份

縱然最近的不利因素(例如香港示威活動及美國關稅威脅)給LVMH的短期增長蒙上陰影,集團在抗衰退奢侈品市場上仍然是「同類最佳」的公司。筆者認為這些問題只是LVMH長遠增長走勢中的小障礙,一旦關稅造成集團股價下跌,投資者應趁機吸納。

恒指仍低於金融海嘯前峰頂,美股三大指數平均卻高出一倍。但你知道香港只有 3%人有投資國際股票嗎?其實投資美股及外國股票過程好簡單,點擊超連結留下電郵,免費下載「投資國際股票指南」。擴闊視野、放眼世界,機會比你想像中多!

另外,萬里富(The Motley Fool)團隊剛撰寫了第一篇港股研究報告《一隻您不容錯過的港股》,打算免費提供比讀者們,請按此免費下載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