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智能電視是平台大戰的最關鍵戰線

Roku (NASDAQ:ROKU) 推出的機頂盒可使2000年代後期的「落後」電視機能夠提供Netflix串流服務,而Hulu將緊接其後,其同名平台可望借助該款機頂盒大展拳腳。當Amazon (NASDAQ:AMZN) 在2014年進軍電子遊戲平台,當時的電視機已變得「智能」,不過還是未足夠支援串流技術,而能夠賦予電視機這些額外功能的「串流手指」和「串流機盒」仍然大有市場,因為很多時這些設備可有效取代智能電視的介面,而Fire TV或Roku就提供更令人滿意的另類選擇。

部分智能電視以註冊平台運作,特別是Alphabet的Android TV。但許多品牌看來認為構建自己的平台勝過付費取得其他平台的使用權。這做法更具成本效益,不過對於這些已經相當智能的電視,用戶仍往往使用Roku和Fire TV設備,足見他們認為這類專有平台的功能有多不足。既然Roku和Fire TV的技術如此成功,加上Android以身示範,Roku和Amazon進軍智能電視市場只是遲早問題。這兩家公司已然行動了,它們的前景很明顯已經跟電視掛鉤,而不再是手指或機盒。

Roku、Amazon及其新電視

Roku和Amazon均未成為電視製造商,但都已找到合作夥伴發展其智能電視大計。

兩家公司中,以Roku最先進軍該小眾市場。該公司在2014年宣佈其Roku TV智能電視產品線,該計劃之後幾年相當成功。Roku TV與中國電視製造商TCL攜手合作,實現互惠關係,鞏固彼此的優勢,而TCL在短短幾年間從相對寂寂無聞的公司搖身一變成為行業知名的製造商。

Roku TV的機款(特別是TCL的機款)仍然大受市場歡迎。TCL在2019年首季的出貨量佔北美電視銷量的26%。這足以使Samsung的光芒不再,亦使Roku平台在同一季搶佔智能電視銷售的34%市場份額(該數字包括TCL等其他合作夥伴的銷售)。

Roku TV的魅力部分來自定價,從一開始就非常超值。該公司推出低價4K型號的時間恰到好處,能夠利用市場的新常態搶佔優勢,4K機款的引爆點早已過去,現在即使是精打細算的消費者,亦都在搶購4K產品。

這些市場發展Amazon全看在眼裡,因此在2017年推出Fire TV Edition智能電視產品線,從Element等製造商獲得支援,其後又與Toshiba合作。

但Amazon的產品受歡迎程度及不上Roku TV。然而,Amazon現在已經捲土重來,與Toshiba合作生產全新的Fire TV Edition智能電視產品,以OLED屏幕和內置Alexa語音器等新增功能作為噱頭。此外,Amazon已迅速針對Roku定出同樣超值的價格。

不過,Roku並沒有坐以待斃,而是與海信 (Hisense) 合作推出全新系列的電視產品進軍英國市場,此舉極為重要,因為Amazon亦在歐洲擴大其Fire TV平台的版圖。

平台極具戰略價值 電視則是王牌

不難理解為何Roku和Amazon要這樣激烈競爭平台市場份額。這些平台的盈利可以非常可觀。Roku早就放棄從硬件賺取豐厚利潤的念頭,而改為銷售針對性廣告提升盈利效率。Fire TV亦投放廣告。Roku TV和Fire TV Edition等機型的聯網電視設備期望迎合廣告商和The Trade Desk這類廣告購買公司,因此Roku對廣告定位技術投入更多資金。正如科技行業常見的現象,消費者也被視為產品。

當然了,廣告不是唯一賺錢的業務。該兩個平台亦為用戶提供選擇,可透過平台註冊使用某些應用程式和服務,Amazon和Roku因而可向這類訂購「徵稅」。最重要的是,Amazon以Fire TV平台來推動用戶使用旗下產品:租看或購買電影和電視節目、Amazon Prime Video上的Amazon原創節目,透過 Amazon 頻道訂購第三方優質服務。

可是若得不到消費者的心,再多努力都是白費。Roku和Fire TV若要在市場中生存,單靠令「落後」的電視變得智能並不足夠,因為現在的電視幾乎都很先進了。兩家公司都很聰明,沒有堅持服務劣質的專有智能電視平台,並不甘心成為它們的配角。現在,消費者從一開始就可獲得優質平台(最引人注目的當然是Roku和Fire TV的平台),而且除非下次換新電視,否則不太可能轉換平台。他們將有幾年時間適應該機款附帶的平台,而且很可能會成為忠實客戶。科技投資者若想知道這場平台之戰鹿死誰手,應該留意智能電視這個前方戰線的發展。

恒指仍低於金融海嘯前峰頂,美股三大指數平均卻高出一倍。但你知道香港只有 3%人有投資國際股票嗎?其實投資美股及外國股票過程好簡單,點擊超連結留下電郵,免費下載「投資國際股票指南」。擴闊視野、放眼世界,機會比你想像中多!

另外,您在尋找高增長機會嗎?

巴菲特將報業比作瀕臨滅絕的物種,但其實更應以「未可回歸到美麗從前,亦有新經典上演 ...」來形容,因為他視為最值錢的價值並沒消失,只是模式出現演變!我們的團隊認為一家高增長兼仍鮮爲人知的公司,正處身這個龐大機遇的尖端位置,而且作為顛覆者,仍處於發展初期,潛力無限。立即按這裡下載免費特別報告《哪間公司會成為巴菲特預測這個一萬億行業走向的贏家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

Alphabet 行政董事 Suzanne Frey 是 The Motley Fool 董事會成員。亞馬遜附屬公司 Whole Foods Market 行政總裁 John Mackey 是 The Motley Fool 董事會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