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Netflix身處競爭憂慮洪流下仍被看好的一個理由

影片串流龍頭Netflix(NASDAQ:NFLX)自從美國訂閱用戶人數在接近十年來首次下跌以來,投資者憂慮競爭持續升溫,股價一直下跌。 迪士尼(Disney)正準備推出折扣綑綁組合,包括 Disney+、ESPN+及Hulu,月費12.99元,價格與Netflix最受歡迎計劃收費相同,在研產品線亦不缺乏其他具競爭力服務。

以下就是投資者應該對Netflix有多一點信心的一個看好理由。

最好的一種內幕收購

根據早前的Form 4文件顯示,Netflix董事兼微軟(Microsoft )高層Brad Smith大手買入約6,500股Netflix股份,交易總成本超過200萬元。交易是作為第10b5-1條買賣計劃的一部分而進行,這項計劃允許公司內幕人士買賣證券,而不會違反內幕交易法。

重要的是,這是7年來首次由內幕人士在公開購入股份。雖然Smith持有大量購股權,但這次交易與任何購股權行使或其他類型的股權授出無關。Netflix的公司章程亦並無規定董事在公司擔任任何職位。Smith於2015年3月加入Netflix董事會,而Netflix行政總裁Reed Hastings過往曾任微軟董事,直至2012年退任。

內幕人士自願花更多錢投資在公司之上,而非收取股份補償,故公開市場買股普遍被視為最具意義的內幕交易。毫無疑問,Smith買入股份是對Netflix在未來數年發動串流戰的能力投下信心的一票。

可是,相比Smith的身家,200萬元的投資可謂微不足道。根據監管文件顯示,這位微軟法律總監今年初出售價值2,500萬元的微軟股份,單單是上一個財政年度賺到總報酬(大部分都是股份)價值接近1,260萬元。

在得知這名董事於Netflix面對激烈競爭帶來的巨大不明朗因素時仍然選擇作出具有意義的投資後,因近期波動而感到憂心的投資者也許會得到一絲安慰。在推出一系列高成本備受關注但失敗收場的節目(包括由賓艾佛力(Ben Affleck)及奧斯卡依撒(Oscar Isaac)主演的《三重邊界》(Triple Frontier))之後,公司越來越關注成本。

節目成本越來越高

這種新成本節儉措施或會對Netflix原創節目組合造成壓力,比如是《馬男波傑克》(Bojack Horseman)製作人Lisa Hanawalt近期將另一個項目《圖卡與博蒂》(Tuca & Bertie)的取消歸因於Netflix演算法。

在2019年,原創節目就王道,隨著公司就自家訂閱服務競投大大小小電視節目和電影,節目內容價格上漲。

買匯豐收息作為退休儲蓄已經不合時宜,增長型收息港股會更為合適。中國從依賴出口轉型倚重內需消費,中產階級不斷擴大,在此長線結構性趨勢下,我們發現當中隱藏《一隻可望增值十倍的市場新貴》,對追求長線回報的您絕對不容錯過。

想進一步了解香港市場?

萬里富讀者們,我們團隊剛撰寫了第一篇港股研究報告《一隻您不容錯過的港股》,打算免費提供比讀者們,請按此免費下載!

另外,有許多錯誤觀念都會阻止我們成為成功的投資者。 在香港,我們可能會覺得有錢人十居其九都是靠物業致富。但房地產真的是香港表現最佳的資產類別嗎?

最近,我們發表了一份關於香港市場的免費特別報告 《股場四大致勝之道:給香港投資者的愚人指南》。我們強烈建議您下載一份免費副本,立即點擊此處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

Alphabet 行政董事 Suzanne Frey 是 The Motley Fool 董事會成員。亞馬遜附屬公司 Whole Foods Market 行政總裁 John Mackey 是 The Motley Fool 董事會成員。Facebook 前市場發展部董事及行政總裁 Mark Zuckerberg 胞姊, Randi Zuckerberg 是 The Motley Fool 董事會成員。微軟附屬公司領英員工 Teresa Kersten 是 The Motley Fool 董事會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