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拆解阿根廷金融股早前暴瀉之謎

背後原因

下文摘錄自《華爾街日報》:

在週日,阿根廷舉行總統初選……貝隆派候選人費爾南德斯(Fernandez)以超過五個百分點勝出選舉,令投資者憂慮[其競選拍檔前總統克里斯蒂娜・]基什內爾(Cristina Kirchner)會重掌權力。

讓我們表揚一下《華爾街日報》吧,他們果真料事如神。

在週一刊登這篇報導僅僅數小時後,日報的網頁版更新了以下的投票結果:「在全國初選中,馬克里(Macri)得票32%,而對手費爾南德斯得票48%,目前已點算超過99%選票。」

費爾南德斯的優勢遠超「五個百分點」,《華爾街日報》所預言的恐慌如預期般爆發: 截至東部夏令時間上午10時45分,Banco Macro S.A.NYSE:BMA)的股價下跌49.4%,Grupo Supervielle S.A. NYSE:SUPV)下挫53.2%,加利西亞金融集團(Grupo Financiero Galicia)NASDAQ:GGAL)急跌55.3%。

這代表了甚麼?

自馬克里在2015年當選阿根廷總統後已經過了四年,該國經濟仍然處於衰退期,通脹率高達雙位數,而6月的通脹率更加升至56%的巔峰。種種因素相當不利於馬克里的競選活動。

另一邊廂,馬克里在推動阿根廷擺脫過往施政爛攤子方面的確取得不少進展。在強勁的大豆作物出口推動下,該國經濟於5月重拾增長,通脹從6月的歷史高位回落。同時,政府亦推行減稅措施和作出基建投資。對大部分人來說,最好的消息可能是該國最近與歐盟達成貿易協議,《華爾街日報》稱有關協議「將會令作為全球最封閉經濟體之一的阿根廷變得更開放」,並很可能帶來正面影響。

不過,費爾南德斯的初選得票率達48%,令這名貝隆派候選人有望在10月總統選舉的第一輪投票中勝出,反對黨也許毋須像過往般舉行兩輪投票便能登上寶座。假如情況如此,過去四年馬克里和阿根廷改革派作出的所有努力,可能會被閃電回歸「玫瑰宮」總統府的基什內爾推翻。

接下來呢?

今日的股市走勢反映投資者擔心阿根廷經濟會再次變得封閉;貝隆派恢復加印鈔票的措施會令通脹止跌回升;Banco Macro、Grupo Supervielle、加利西亞金融集團和其他企業賺取的任何溢利在轉換成較強勢貨幣時會大幅貶值。

買匯豐收息作為退休儲蓄已經不合時宜,增長型收息港股會更為合適。中國從依賴出口轉型倚重內需消費,中產階級不斷擴大,在此長線結構性趨勢下,我們發現當中隱藏《一隻可望增值十倍的市場新貴》,對追求長線回報的您絕對不容錯過。

想進一步了解香港市場?

萬里富讀者們,我們團隊剛撰寫了第一篇港股研究報告《一隻您不容錯過的港股》,打算免費提供比讀者們,請按此免費下載!

另外,有許多錯誤觀念都會阻止我們成為成功的投資者。 在香港,我們可能會覺得有錢人十居其九都是靠物業致富。但房地產真的是香港表現最佳的資產類別嗎?

最近,我們發表了一份關於香港市場的免費特別報告 《股場四大致勝之道:給香港投資者的愚人指南》。我們強烈建議您下載一份免費副本,立即點擊此處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