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英倫銀行行長籲另創儲備貨幣 背後有何重大意義?

上周在Jackson Hole舉行的央行年會中,美國聯儲局主席鮑威爾並未如特朗普所願,確認減息意向,立場處處留有空間;相比之下,同場的英倫銀行行長卡利卻旗幟鮮明,表示美元不應繼續擔當全球儲備貨幣的角色,出位言論立刻搶晒鏡。

這個建議的意義在哪裏?

美元作儲備貨幣放大了美國的影響

卡尼的論點,主要是現在全球經濟體系正面臨龐大衝擊,多邊貿易關係分分鐘可能瓦解,貿易戰和貨幣戰的威脅令經濟增長放緩;無奈在低息環境下,各國央行苦無工具刺激經濟。美元是儲備貨幣,基於以上的風險因素,各國央行為確保貨幣及金融系統穩定,唯有囤積大量美元。講白一點,卡尼的意思是美元及美國貨幣政策對其他國家的影響太大了,如果各國央行不是要囤積美元,大可以用其他方法運用資金,刺激增長。

相當有趣的一點,是卡尼發表以上言論的時間,剛好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在Twitter大駡聯儲局、及表示會報復中國徵收美國關稅之後。講再白一點,卡尼是認為各國為何要因為美元是儲備貨幣,而迫著跟美國「攬炒」。

英央行對Facebook Libra最口下留情

對於可否以人民幣或Facebook Libra代替美元作儲備貨幣,卡尼的回應,是兩者現時都未能代替美元,但相信新科技會發展出一種全球性的數碼貨幣來作儲備貨幣。的確,Facebook提出Libra時,引來美國內外一致抨擊,唯獨是卡尼採取較開放的態度,願意考慮其可行性。

卡尼心目中理想的儲備貨幣必須multipolar (多極性),他提及的Synthetic Hegemonic Currency概念,是由一籃子各國中央銀行的數碼貨幣合成,以這樣的貨幣作儲備貨幣,會減低單一國家發生事故蔓延到其他國家的風險。

對投資潛在影響極大

一旦美元不再是儲備貨幣,實質的影響,是美元的價值大有可能下跌,因為各國央行已不需要持有大量美元,而國際貿易的結算貨幣不一定再以美元為主,美元的整體需求會因而下降。

換句話說,如果投資者的資產是以美元為主,便有貶值的可能。對香港的投資者來說,由於港元跟美元掛勾,所有港元資產包括地產的價值都會跟着受影響。

卡尼的論點偏向經濟學者的技術層面,比較理論化。現實中儲備貨幣的選擇並非法定,最終跟國力有莫大的關係。的確,已有不少分析認為美元這一百年來的龍頭地位開始有下跌的跡象,就如之前的英鎊;畢竟,這會是一個長時間的過程,投資者可繼續留意。

有許多錯誤觀念都會阻止我們成為成功的投資者。 在香港,我們可能會覺得有錢人十居其九都是靠物業致富。但房地產真的是香港表現最佳的資產類別嗎?

最近,我們發表了一份關於香港市場的免費特別報告 《股場四大致勝之道:給香港投資者的愚人指南》。我們強烈建議您下載一份免費副本,立即點擊此處

另外,我們團隊剛撰寫了第一篇港股研究報告《一隻您不容錯過的港股》,打算免費提供比讀者們,請按此免費下載!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Wendy So(筆名)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