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匯豐陷信心危機:從新CEO挑選看重整決心

匯豐 (SEHK:5)公布中期業績時,宣布上任只有18個月的CEO范寧 (John Flint) 將會離任,暫由環球工商金融行政總裁祈耀年 (Noel Quinn) 臨時接替,希望在一年內物色到新人選出任 CEO。

消息震驚各界,匯豐作風向來保守,如此倉猝地換掉CEO,相當不尋常。然而,重點就在這裏:匯豐不能再漠視全球銀行業正面對的龐大挑戰,作風文化經營策略都必須徹底作出改變。

匯豐管理層的兩股勢力

匯豐銀行歷史悠久,於1865年在香港創立和發跡;跟同期崛起的英資大行太古和怡和一樣,帶著強烈英國殖民地的傳統和文化。1980年代中英政府就香港97回歸進行談判,匯豐開始部署轉移陣地,終於在1993年把總部從香港搬到倫敦,標誌着匯豐已從一間香港銀行變身成國際銀行。現時匯豐是歐洲第一大銀行,全球第七大銀行,但大中華區仍然是匯豐最重要的盈利中心。

匯豐的管理層,傳統上都是銀行內部培養多年的人才,他們從一流大學畢業後直接進入匯豐工作,在不同部門吸收經驗及創造戰績,再一步步往CEO目標前進。范寧和匯豐上一任CEO任歐智華 (Stuart Gulliver) 都是「人版」。

隨着杜嘉祺在2017年上任匯豐集團主席,這既定傳統開始改變。杜嘉祺本身並非「匯豐人」亦非傳統banker,而是來自保險界,曾任友邦的CEO兼主席,可說是個「外來人」。

大刀闊斧重組必須由上而下

杜嘉祺上任時,必定相當清楚匯豐急需改革,當時匯豐剛剛走出被美國監管機構重罰巨款的陰霾,恢復元氣之餘又要面對全球低息環境,銀行必須作出大刀闊斧的重整。當時董事局挑選范出任CEO,屬於「安全之選」,畢竟他是歐智華親自培養多年的繼任人。而事實證明,范寧並未能跟上杜嘉祺所期待的改革步伐。

據了解,這段時間真正在做決策的人不是范寧,而是杜嘉祺。他在去年1月聘請了曾任職蘇格蘭皇家銀行 (Royal Bank of Scotland) 的邵偉信 (Ewen Stevenson) 出任匯豐的 CFO (財務總監),可以更直接地執行他的指令。

邵偉信成為新任CEO熱門人選

范寧走得如此「急急腳」,反映杜嘉祺實在等無可等。就以裁減人手為例,之前「橡樹計劃」傳出的裁員人數頂多就是幾百,上周范寧離職消息發布後,邵偉信立刻宣布會裁掉匯豐2%的人手,即4700人。

如果單看裁員和減低成本,邵偉信的確經驗豐富,他在RBS已有裁員50,000的經驗。來到匯豐,他亦致力鼓吹慳錢,例如勸喻管理層聘請員工時先考慮有沒有需要,亦以身作則,出差時盡量不飛頭等艙。

這些無疑是加分的,只是作為匯豐如此大型和複雜的銀行的CEO,光懂得削減成本並非重點,如何加強銀行的獲利能力、增加股東回報才是王道。另外,邵偉信的亞洲經驗稍嫌單薄,就算匯豐長遠計劃分散盈利來源,重建美國業務,短期內還是必須以大中華區為主。

無論邵偉信結果出線與否,各種蛛絲馬跡已明顯表達匯豐重整的決心。至於如何重建市場信心,仍待行動及時間證明。

萬里富讀者們,我們團隊剛撰寫了第一篇港股研究報告《一隻您不容錯過的港股》,打算免費提供比讀者們,請按此免費下載!

另外,有許多錯誤觀念都會阻止我們成為成功的投資者。 在香港,我們可能會覺得有錢人十居其九都是靠物業致富。但房地產真的是香港表現最佳的資產類別嗎?

最近,我們發表了一份關於香港市場的免費特別報告 《股場四大致勝之道:給香港投資者的愚人指南》。我們強烈建議您下載一份免費副本,立即點擊此處

還想知更多?巴菲特將報業比作瀕臨滅絕的物種,但其實更應以「未可回歸到美麗從前,亦有新經典上演 ...」來形容,因為他視為最值錢的價值並沒消失,只是模式出現演變!我們的團隊認為一家高增長兼仍鮮爲人知的公司,正處身這個龐大機遇的尖端位置,而且作為顛覆者,仍處於發展初期,潛力無限。立即按這裡下載免費特別報告《哪間公司會成為巴菲特預測這個一萬億行業走向的贏家》!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Wendy So(筆名)持有匯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