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遭新舊零售夾擊 莎莎難扭轉劣勢

2016年,馬雲引出了「新零售」的概念,意指線上線下業務融合的零售新生態。不過,早在這詞語被創出以前,線上零售已對線下帶來了不少打擊,因此眾多歷史悠久的零售大企都轉移發展焦點在互聯網世界。不過順應趨勢不代表一定成功,例如莎莎國際(SEHK:178)就面臨線上線下業務皆進退維谷的困境。

莎莎剛公布了最近今年4月至6月的營運數據,集團整體零售及批發業務營業額為18.9億元,按年下跌 10.8%。

在港澳市場,零售及批發業務營業額15.8億元,按年下跌 12%,同店銷售亦下調 15.3%。跌幅主要受交易宗數下降 8.0% 所影響,其中本地客及內地客分別下跌 1.6%及12.9%,而每宗交易平均金額則下跌 5.2%,其中本地客及內地客分別下跌 1.2%及 3.8%。莎莎指,社會事件於6月份第二個星期開始,影響了本公司部份店舖的生意,加上高基數效應,所以令當季表現滯後。

集團業績明升實跌

上月 20日,莎莎公告截至 2019年 3月 31日的年度業績,實現營收 83.76億元,按年增長 4.5%;盈利達 4.71億元,按年升 6.96%;純利率 5.62%,較去年高 0.11個百分點。表面看來,集團盈利能力有改善,尤其是盈利升幅高於營收升幅,直觀地想這反映集團經營能力都有改進。

但若細閱集團財務報表,我們會發現莎莎的毛利率、稅前邊際利潤率、資產回報率等指標都遜於去年,唯獨最終純利率稍優。可見集團業績的進步只是因為所得稅開支的減少,集團盈利能力實則退步了。

不過,現時莎莎轉向發展電子商貿,加上集團佈局粵港澳大灣區發及國家政府促進內需等種種因素,又會否令集團業績節節上升?

線上發展顧此失彼

莎莎近年致力發展電子商貿,期望凝造新業務增長點。不過,集團去年電商業務營收僅增長 2.2% 至 3.92億元,不僅只佔整體營收的 4.68%,而且增長速度更遜過整體營收增幅,看來成為集團增長引擎的目標遙遙無期。

話雖如此,倘若只聚焦內地,集團的電商發展還是挺可觀的,營收按年升 10.6%,而且佔了整個電商業務營收超過 90%。但卻過度依賴於第三方平台,如天貓、網易考拉、小紅書、京東等,佔了現時電商銷售額近 60%,而且按年增長高近 70%,反映集團自身的線上業務還不成氣候,遠未能獨當一面。

2017年 4月,為了避免因送貨成本高企而帶來虧損,莎莎在電商平台提高免費送貨的最低消費額,但同時卻流失了部分顧客。到 2018年 4月,由於物流成本及需時下降,集團又下調免費送貨門檻望吸引客流,卻又做成單次交易平均金額的跌幅。集團在吸引客流及提升營業額間顧此失彼,如何取得最佳平衡,或是找出問題根源加以改善,這還須視乎管理層的智慧了。

同時,新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於2019年初實施,不過代購商自去年底起已轉趨謹慎,並相應減少市場推廣等活動,直接影響消費者對潮流產品的熱切程度,莎莎電商業務相信也會繼續受壓。

線下發展成「七傷拳」 傷人又傷己

莎莎面對的競爭不單來自於線上,實體店也面對不少挑戰。去年,許多藥妝店加入銷售護膚及彩妝產品的行列,並於遊客旺區大量開設新店,對莎莎的業務帶來直接衝擊。集團上半年的銷售增速較快,下半年銷售則下跌,單看第四季度業績,集團港澳同店銷售大幅下挫 10.8%。

莎莎的對策主要是在遊客區也加開門店,正面迎擊新開的一列藥妝店。不過這就有點類似金庸筆下《倚天屠龍記》中的「七傷拳」:傷敵七分,自損三分。新門店亦有大機會影響現有門店的銷售,加上遊客旺區租金高昂,將加劇營運成本,最後自損是否只有三分還不得而知。

宏觀環境也不利好零售

雖然還有大灣區及國策促進國內經濟等因素加持,但同時零售業短期亦面對不少不利因素。其中包括中美貿易戰對內地經濟的影響,股價樓價走弱,影響國民消費力及意慾。

香港近期又因修例風波引致滿城風雨,基乎每個周末在銅鑼灣或尖沙咀等遊客區都舉行遊行,對該地段的門店構成直接影響,遊客同時又少了來港消費的意慾。湊巧山頂纜車又正在翻新停駛,香港又沒有新旅遊景點吸引遊客。羅兵咸永道近日也進一步下調本港今年零售銷售預測,料跌5%至4,600億元。目前難以想像莎莎來年業績會有驚喜。

有許多錯誤觀念都會阻止我們成為成功的投資者。 在香港,我們可能會覺得有錢人十居其九都是靠物業致富。但房地產真的是香港表現最佳的資產類別嗎?

最近,我們發表了一份關於香港市場的免費特別報告 《股場四大致勝之道:給香港投資者的愚人指南》。我們強烈建議您下載一份免費副本,立即點擊此處

另外,我們團隊剛撰寫了第一篇港股研究報告《一隻您不容錯過的港股》,打算免費提供比讀者們,請按此免費下載!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Jack Yip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