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投資行業未來會有甚麼改變?

所有重要經濟發展在變成事實前,聽起來都是荒謬絕倫。 油價在2016年會達到30美元?量化寬鬆政策實施多年,還沒有明顯通脹跡象?整個世代不再愛看電視機?

突破總是挑戰傳統智慧。Google前行政總裁舒密特(Eric Schmidt)在其著作「Google模式:挑戰瘋狂變化世界的經營思維與工作邏輯」說過,在預測未來時,「我們仍在重覆犯下相同錯誤」。傳統智慧似乎是牢不可破的法則,讓人在預測未來突破時,難以放開懷抱。

舒密特還透露了Google怎樣克服這個難題:

問題不在於甚麼將會成真,而是甚麼可以成真。「甚麼將會成真」這個問題代表需要預測,在瞬息萬變的世界只會徒勞無功。「甚麼可以成真」則需要想像力:有甚麼是當您墨守傳統智慧便難以想像,但實際上是可以成真?

這是思考金融業發展的好方法,行業發展迅速,正以史上最快速度,推翻全盤金融智慧。

筆者無法斷言金融業在未來10至20年將會有甚麼轉變。但想像到行業可以循兩大方向改變。

傳統智慧:個人投資者都是不懂善用資金的外行人。

未來可能成真:新世代兼具前人經驗,多數人可作出更佳投資決策。

多數人為退休生活投資。但在30年前,退休代表社會保障、私人退休金、遷入孩子的家、工作直至去世。每個人都需要投資,同時需為自己的投資負責是一個新興概念。就如401(k)退休金制度在1978年設立,至80年代末才流行起來。又如羅斯(Roth)在亞馬遜誕生後四年,才推出個人退休賬戶。

大眾投資是一種新概念,興起不足一個世紀,這解釋了為甚麼個人投資者的投資決定總是如此不濟。投資知識與怎樣覓得工作,或撫養孩子的意見不同,絕少一代傳一代,老一輩不會像今天的工人般自行投資。

然而,情況正在改變。美國嬰兒潮一代花了大半生投資,成為孩子的錯誤示範。樂觀地想,我希望這些孩子將汲取上一輩教訓,投資決策會比父母更加明智。

但這種可能性很低,投資終歸並不理性。回首那個投資決策糟糕的年代,我可以想像到這只是退休計劃之間一個尷尬過渡階段,而不是個人投資者的本質。

傳統智慧: 金融專業人士賺得盆滿缽滿。

未來可能成真: 金融只是另一項專業工作,就如會計或工程。

福布斯每年追蹤收入最高的25名對沖基金經理。2014年,他們的平均薪酬為9.72億美元。福布斯指「名單上收入最低的對沖基金經理,去年賺得2.8億美元」。相比之下,巴爾的摩每年的K-12教育預算為13億美元。拖垮AIG的投資經理賺得近4億美元,退休後還有每月100萬美元的諮詢合約。如有科學家能賺到當中十分之一薪酬,我將感到震驚。

當然以上只是部分極端例子,但高薪是整個行業的特點。根據美國勞工統計局數據,金融行業的薪酬中位數為每年78,620美元,比其他需要學士學位的行業工資中位數高出57%。

巴菲特曾形容金融從業員:

他們努力工作,而且聰明,但與建造水壩或從事其他工作的人相比,他們又不是特別努力或特別聰明。

金融專業人士賺大錢的原因複雜,但主要原因有四點:

  • 客戶沒有理會費用
  • 大型機構的監管優勢。
  • 現有公司受保護,打入行業設有高門檻。
  • 過往客戶投資成功,令現有客戶期望過高。

這些理由可能逐步站不住腳。有些甚至已經不能成立。

現時單單是Vanguard的規模,就比整個對沖基金行業大得多。新交易規則驅使華爾街銀行更大刀闊斧地裁員。ETF火速冒起,代表基金費用變為零,高盛早前便推出收費只有0.09%的主動式管理基金。

金融業規模數以萬億計,加上參與者總是衝動和欠缺教育,中間人總能取得好成績。但投資世界面臨眾多新競爭。過去,金融產品以承諾最高回報互相競爭。今天,他們以承諾最低收費互相競爭。

我可以想像世上只有極少數金融企業家賺得財富,再聰明也賺不過醫生,而多數行業的工資可能重回全國平均水平,有些工作甚至被完全淘汰。

在此之前,商業世界將如常運作。

想進一步了解香港市場?

萬里富讀者們,我們團隊剛撰寫了第一篇港股研究報告《一隻您不容錯過的港股》,打算免費提供比讀者們,請按此免費下載!

另外,有許多錯誤觀念都會阻止我們成為成功的投資者。 在香港,我們可能會覺得有錢人十居其九都是靠物業致富。但房地產真的是香港表現最佳的資產類別嗎?

最近,我們發表了一份關於香港市場的免費特別報告 《股場四大致勝之道:給香港投資者的愚人指南》。我們強烈建議您下載一份免費副本,立即點擊此處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