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一次超過10倍回報的實戰分享

在今集《Rule Breaker Investing》,萬里富聯合創辦人大衛・加拿(David Gardner)邀請了幾位同事到廣播室分享他們最喜愛的股票投資故事,以及他們從中學到的教訓。這一節的嘉賓是分析師亞倫・布殊(Aaron Bush),布殊講述了他買入和沽出Under ArmourNYSE:UA)(NYSE:UAA)的經過。

大衛加拿: 亞倫,您有個故事要和我們分享。

亞倫布殊: 是的,我今日要講的故事和Under Armour有關,或者更準確而言,是我和Under Armour的故事。讓我們將這個故事稱為「我一定會保護這個投資組合」。

加拿:[笑聲]我已經明白這個名字的典故了,因為許多密切關注Under Armour的人都清楚記得「保護這個家園」(Protect This House)這句口號,這是他們的一大品牌理念,應該是10年前的事了?

布殊: 已經這麼久了?

加拿: 可能有15年,感覺好像很久之前的事了,但您大概比我更加清楚,這是您的故事,而我必須承認,我的記性不太好。

布殊: 那麼,在入正題之前,讓我們先講個開場白。我在約莫2006或2007年買入人生第一隻股票,正如歷史所載,那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期,之後發生了幾十年來最嚴重的股災,更糟的是,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不過您可以想像到,那是很好的學習時機。

加拿: 亞倫,您2006時幾歲?

布殊: 大概11歲,當年真的甚麼也不懂!

加拿: 11歲就買股票,佩服!請繼續說。

布殊: 一開始時並不順利,當時我用Value Line,參考他們對適時性、安全性及增長機會的評級。我決定買一些藍籌股,例如強生(Johnson & Johnson寶潔(Procter & Gamble。雖然現在超級不好意思承認,但我還買了一堆金融股,例如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美林(Merrill Lynch美國國際集團(AIG,還需要我再數下去嗎?

加拿: 那麼,在您入市後24個月內,股海便波濤洶湧?

布殊: 是的,那是一段非常艱險的時期!您可以想像到,那次投資沒有好結果,我手上有一堆股票損失慘重,而我對它們一無所知。現在讓我們進入第一章,Under Armour登場了。我仍然處於學習階段,但由於蝕了一大筆錢,並明白自己對買入的股票所知甚少,我意識到必須要有所改變。所以我決定,與其使用其他評級機構給出的武斷評級,倒不如獨立思考,尋找自己了解的優秀企業。當時浮現於腦中的第一間公司是Under Armour,我在2009年初買入那隻股票,那時我才剛擺脫之前提及的金融股,所以有充裕的資金[笑聲]入貨。

加拿: 您小時候著Under Armour嗎?還是見到其他細路著那個品牌炫耀?

布殊: 那是我買入該股的部分原因之一。我記得它當時的股價經分拆調整後為3美元,但更重要的是,我喜歡Under Armour。就在金融危機蔓延開去,霸佔各大頭條時,我親眼看住那個品牌在校園人氣大漲。Under Armour亦沒有重大不利消息。雖然處於危機時期,但他們實際上經營得相當不錯,而且就近在眼前。

因此,經再三思考後,我買了一些Under Armour的股票。那次投資標誌住我的投資理念出現根本性的改變,從採信Value Line和別人的想法,到審視自己的生活、獨立思考、更清楚了解倍升潛力股(multibagger)需具備甚麼條件、在大多數時候尋找擁有長遠發展前景及增長迅速的小公司,以及明白數字無法說明一切和擁有優秀管理層的重要性——就Under Armour而言,即是指普蘭克(Kevin Plank,公司行政總裁)。最後我還明白到卓越品牌的力量,這一點絕不會體現在現金流量表上。

該股多年來成績斐然,我在它分拆調整後以約3美元買入,2015年已升至高達50美元,有一段時間,我賺取的回報大約是本金的15倍。該股很快便在我的投資組合中佔據很大比例,這是因為Under Armour迅速拓展到新的國家、不斷縱向發展、與重量級運動員建立重要合作關係,他們甚至在某個時候簽成了奧運協議。事情能出甚麼差錯呢,大衛?一切都棒極了。

但事實證明,即使是優秀企業也可能會出差錯。2015年,他們宣佈收購幾個主流健身應用程式,其中最矚目的要數MapMyFitness。那些收購項目聽起來很不錯,直至您發現互聯健身只是雷聲大雨點小,該業務模式毫不相干,亦無直接幫助——

加拿: 就服裝業而言。

布殊: 對,就賣衫褲鞋襪而言。他們還徹底削弱了自己的財力。為了購買這些最終失敗收場的應用程式,他們花光了大部分現金,並背上沉重債務。另外,我認為當年早有跡象顯示,傳統零售業終有一日會出現問題及增長放緩。

考慮到這一點,再加上Under Armour當時的市盈率約為80倍,我認為市場對該股的想法存在相當明顯的落差,有人認為「喂大佬,這隻股票不像大家所想般值錢」,也有人認為「哇!這是股市目前數一數二貴的股票」, 而我通常不介意買入許多人認為偏貴的股票。

加拿: 我也是,這是我們在這個廣播要教導的觀念之一。我不得不說,亞倫,雖然我知道公司接下來進入了艱難時期,而且從某種意義來講,他們仍然困在第二章之中,但可幸的是,現在不是第十一章。

布殊: 沒錯!

加拿: 我認為普蘭克試圖在某些方面搶佔先機,因此投資開設科技平台和進行企業轉型。至少我當時是這樣評價該股的。到現在,他們仍然受到Rule Breakers推薦。

布殊: 我也覺得普蘭克的很多想法都好有先見之明,只是時機不佳和資本配置不當,並非全部都很糟糕,但那些想法在當時對公司起不到作用。對我來說,那是一個空前絕後的難得機會,我很慶幸能講述這個故事——

加拿: 這正是我們講述自身經歷的原因,那是我們能分享的最有意義的事!

布殊:[笑聲]其實我在2015年、該股接近最高位時賣掉了90%的倉位,現時我仍然持有Under Armour的股份。我幾乎從未試過這樣沽貨,但我看到公司業務非常明顯地惡化,而且股價異常高漲,這令我感到擔心,難以釋懷。

加拿: 哇!也許,Under Armour是您當時最大的持倉?或者重倉股之一?

布殊: 是我頭三大重倉股。

加拿: 而您正好在他們下跌前賣掉90%的倉位。

布殊: 是,剛好在下跌前!

加拿: 您竟然沒有寫封電郵給我?告訴我一聲?又或者您有這樣做,但我沒注意到!

布殊: 這樣講好了,我或許應該這樣做的。

加拿: 我一直持有Under Armour,但從來都沒有減倉,所以我的成績沒有您那麼好,亞倫。

布殊: 我那一次能準確把握入市和離場時機,可以說是絕無僅有。我正好在金融危機期間買入,並很難得地,能夠確定出即將發生問題的源頭。此後我們進入下一章,問題果然發生了。我對Under Armour存有的許多擔憂,與他們收購健身應用程式、收購對公司財務的影響,以及錯失本業重心等方面有關。公司的增長確實減慢了,他們旗下的一些大型零售店亦面臨著問題。在2015年至2017年期間,其股價下跌了約75%。由2017年開始,他們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並重新調整業務的方向,以開展下一階段的發展。

除此之外,他們正在將焦點重新放回到對他們最重要的垂直領域上,而且份外注重與消費者直接聯繫,我認為很多公司現時都在這樣做,迪士尼便是一例。另外,他們正致力任用賢才,讓他們各司其職,您能看到他們進行了管理層改組。

雖然我認為剛才提到的許多舉措本應可以更早實行,但這總算是令人鼓舞的跡象,表示他們願意承認過失,為未來糾正錯誤。正如我先前提到,我仍然是Under Armour的小股東,而無論下一章為何,我都認為他們能夠升至歷史新高、脫胎換骨。這或許需要一點耐性,但我認為是很可能發生的。

加拿: 好的,那麼您何不用一句話來概括故事的重點,為Rule Breaker Investing的所有聽眾指點迷津?

布殊: 身為投資者,必須獨立思考和隨機應變。

加拿: 我很贊同,亞倫,多謝您分享這個故事!我還想再談一下規律辨識(pattern recognition)。我的意思是,您將那次投資成功形容為好彩,但在我讓您走之前,您能否將您的經歷化成更籠統或簡略的概念,讓大家可以再多學一點並抓住要領?

布殊: 我認為正如林治(Peter Lynch)這句至理名言:只要觀察一下身邊的事物就可以了。您將會對自己所看到的感到驚訝,新品牌不斷湧現,還有您感興趣的嶄新服務和產品。很多時,尤其是當您是早期採用者(early adopter)時,您便更可能成為那些公司的早期投資者,這樣有著巨大的優勢。

我不認為世界上有判斷幾時沽貨的簡單法則,特別是公司看起來很優秀時就更難判斷。我想說的是,我會忠於自己的主張,堅持獨立思考。群眾的想法不會只停留於其中一面,他們能由極度反對一件事變成極度支持。很多時,當群眾極之支持某件事,而您開始看到數字有點不對勁,又或是您不同意那個策略時,切勿害怕獨立思考,偶爾還是會有回報的。

加拿: 好的,今集所講的股票是Under Armour,亞倫帶來的故事叫做「我一定會保護這個投資組合」,而您確實做到了,亞倫。再次多謝您和我們分享心得!獨立思考!隨機應變!

布殊: 多謝,大衛!

恒指仍低於金融海嘯前峰頂,美股三大指數平均卻高出一倍。但你知道香港只有3%人有投資國際股票嗎?其實投資美股及外國股票過程好簡單,點擊超連結留下電郵,免費下載「投資國際股票指南」。擴闊視野、放眼世界,機會比你想像中多!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