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3元訂閲可否撐得起壹傳媒 10億市值?

壹傳媒 (SEHK:282)股價最近表現大勇,頻創52週新高,市值一度超過10億。這皆因壹傳媒實施會員制,並進一步推出收費計劃,令投資者對公司前景一再出現憧憬。

這憧憬究竟可以成真,還是只能支撑短炒呢?

壹傳媒收益節節下降

壹傳媒的收入連年下降,2018年度收入就比去年跌了16%。收益有近4成來自互聯網,包括廣告、訂閱、內容供應收入等,其次是報章廣告及銷售,分別佔總收入的23%及 21%。紙媒被數碼媒體邊緣化,收入逐年下降是可以理解的,但為何連互聯網收入都呈現下跌趨勢呢?

壹傳媒旗下網站的點閲率甚高,廣告收入理應隨着點閱率增加,但現實並非如此。壹傳媒管理層的解釋,是由於經濟環境嚴峻,客戶的廣告預算持續縮減,但這只是原因之一。

投入數碼廣告的預算不一定有減少,只是最大受益者是Facebook及Youtube,客戶會直接跟兩大巨頭購買各種特訂形式的廣告。另外,大的廣告客戶採用聯播網如Google Display Network的方式有所改變;聯播網一般都會透過自動系統把廣告投去如蘋果、壹周刊這些點閱率高的廣告板面。現時,很多客戶擔心GDN的投放精準度不夠,一就是少用,二就是用White-listing 和 Black-listing (即指定投放及不投放網站) 來增加效益。這些趨勢都對壹傳媒類型的網站不利。如果要靠自己爭取廣告客戶的話,需要投資相應的人力、物力和時間,一如以前紙媒年代。

將高點率變現成為壹傳媒契機

壹傳媒看來已了解只靠廣告收益來增加盈利,事倍功半,既然大家那麼愛看壹傳媒的內容,那就請大家齊來付款吧。

把Clicks (點擊)和Likes (讚)變成錢,一向是一眾網紅和內容網站的最終目標。而付費看網上新聞這概念,雖然已醞釀多時,但廣被市場接受只是最近兩三年的事。現時,很多有質量的新聞傳媒,例如Financial Times,Bloomberg,以至香港的信報都採用收費訂閲制;也有不少傳媒,使用所謂Freemium的模式,即免費可看普通內容,付費可看升級內容。其實付費新聞傳媒應感謝Netflix、Apple Music等,訓練了消費者接受「世上沒有免費午餐」這現實。

問題是,壹傳媒有別於以上提及的收費傳媒。壹傳媒的內容被認為偏向軟性或所謂Tabloid (小報) 式,用戶又是否願意付費去看這些「速食」內容呢?

壹傳媒最拿手就是抓準時機搶客

壹傳媒變成會員制的Timing近乎完美,利用人人關心的娛樂新聞事件推出會員登記制。然後,再趁着大家一同關注社會事件之際,推出$3任睇到9月的收費制度。只付$3,已經完全脫離其他付費新聞的訂閱形態,比較像是一個「支持自己友」的舉動,令大家不太會想「內容值幾錢」這問題,相當高招。

根據壹傳媒公布的資料,截至6月8日,已登記會員人數已超過600萬人 (香港及台灣總數)。究竟這裏面有多少人會付這$3 (或台幣$10),將會是壹傳媒的重要參考數據,以此決定以後的收費模式。假設所有現有會員都願意付$3,而壹傳媒往後的付費制度能恰到好處,那就真的不得了,壹傳媒將擁有所有內容媒體夢寐以求的Sustainable Income Stream (固定收入流)。

最近壹傳媒股價飆升,炒的就是這個前景。短炒很快會打回原形,而長遠前景又能否實現? 那就要先看這3個月的進展了。


萬里富讀者們,我們團隊剛撰寫了第一篇港股研究報告《一隻您不容錯過的港股》,打算免費提供比讀者們,請按此免費下載!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Wendy So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