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PayPal的創新如何改變了互聯網?

PayPal(NASDAQ:PYPL)首創許多我們現在認為是理所當然的嶄新功能,而且解決了不少互聯網和電商發展初期的難題。

PayPal對早期電商的最大貢獻之一,是他們的反欺詐技術。隨著平台爆炸式增長,欺詐個案排山倒海而來,PayPal一度因此每一時虧蝕2,300美元。列夫琴於是研發出以下兩種對抗欺詐的辦法,如今被各界廣泛使用。

  1. 「Igor」演算法 — 用以標識具有欺詐特徵的活動。「Igor」是列夫琴給演算法所起的綽號,名字出自一位常常嘲弄PayPal的俄羅斯黑客。
  2. CAPTCHA技術 — 用戶必須輸入出現於方格中的隨機字元,以證明他們不是用虛假帳戶的機械人。

這兩項技術雙管齊下,不但制止了欺詐行為招致的損失,還幫助PayPal在電商發展早期贏得消費者的信任。

另外,PayPal亦開創了各種先河,包括:其初代版本是首批「病毒式」應用程式之一,用戶無需帳戶就能發送款項,收款者則必須開立帳戶才能領款;它是第一個建設在更大平台(eBay)上的真正應用程式;PayPal的標誌是第一幅可嵌入網頁的圖片,賣家能夠將標誌嵌入到他們的eBay商品中。

PayPal創始成員在科技領域的成就

PayPal團隊加入eBay大家庭的時候,eBay為他們準備了一個三小時的PowerPoint迎新簡報會。PayPal一眾資深員工心感不妙,認為兩間公司的文化很快就會發生衝突。前PayPal執行副總裁基思・拉波斯(Keith Rabois)在接受《TechRepublic訪問時憶述:

我還記得自己和eBay開整合會議,大家正要商討如何合併團隊和確定未來發展的優先次序時,eBay團隊出示一份137頁的PowerPoint簡報,並開始嘗試向大衛・薩克斯(David Sacks)、我,還有幾個同事逐頁講解。我至今還記得,會議一開始時我就想:「我們要合作根本行不通」。 大衛馬上就翻了20至30頁,eBay團隊對於有人不等他們花三個小時逐頁講解感到又羞又惱。PayPal的歷史上從來沒有過三小時的會議,而在整合會議上,他們一來就送了個三小時的見面禮。

PayPal的團隊不久後就紛紛離職,但大多數創始成員未有帶著豐厚身家跑到奢華的熱帶海灘退休,而是留在矽谷,投資並創立了一些備受全球曯目的科技公司。這些殿堂級企業家後來被稱為「PayPal黑手黨」(PayPal Mafia)。 下表列出了一部分傑出「黨員」,以及他們極早期創立或投資的公司。

PayPal黑手黨」成員 公司 成績
里德・霍夫曼(前執行副總裁) 領英(LinkedIn) 於2016年被微軟(Microsoft, NASDAQ:MSFT)以262億美元收購
陳士駿(前工程師)、查德・賀利( Chad Hurley,前網頁設計師)和賈德・卡林姆(Jawed Karim,前工程師) YouTube 於2006年被Alphabet以16.5億美元收購
伊隆・馬斯克(X.com創辦人) SpaceX 私人公司,估值約為250億美元
伊隆・馬斯克(X.com創辦人) 特斯拉(Tesla)

 

上市公司,市值約為515億美元
彼得・泰爾(創辦人兼前行政總裁) 帕蘭泰爾(Palantir) 私人公司,估值約為60億美元
大衛・薩克斯(前營運總監) Yammer 於2012年被微軟以12億美元收購
傑雷米・斯托普曼(Jeremy Stoppelman,前技術副總裁)、馬克斯・列夫琴(創辦人兼前技術總監)、羅素・西蒙斯(Russel Simmons,前工程師) Yelp

 

上市公司,市值約為41.5億美元

eBay時代(2002年至2015年)

隸屬eBay旗下時,PayPal為了增強平台的能力和保安功能進行了幾項收購。2010年,PayPal已在近200個市場擁有超過1億名活躍用戶,但直到2013年eBay以8億美元收購Braintree時,PayPal的未來發展軌道才受到顯著影響。Braintree專門為電子商戶提供網上和流動支付處理服務。

Braintree固然是PayPal用來滿足網上商戶款項處理需求的工具,但PayPal透過這項收購還獲得了另外兩大動力:一是Braintree的行政總裁、PayPal的現任營運總監比爾・雷迪(Bill Ready),二是Venmo,一個因楺合社交元素而特別受千禧世代歡迎的P2P流動支付平台。

2014年1月,維權投資者卡爾・伊坎(Carl Icahn)入股eBay,並開始要求eBay分拆PayPal,他認為此舉將釋放兩間公司的價值。在進行「策略性評估」後,eBay管理層發佈了一份精心準備的聲明,稱公司已經批准一項將eBay和PayPal分拆的計劃。當時的行政總裁約翰・杜納何(John Donahoe)表示:「行業格局正在發生變化,公司的商務和支付業務均面臨著不同的競爭機會和挑戰。分拆後,eBay和PayPal將變得更敏銳、更強大、更專注和更具競爭力,繼續成為各自行業的領先企業」。

PayPal的支付夥伴

2015年7月,eBay和PayPal正式分道揚鑣。PayPal獨立後,支付市場的競爭隨即加劇,他們與信用卡網絡的關係尤其緊張,後者認為他們的威脅越來越大。2016年5月,前Visa (NYSE:V)行政總裁查爾斯・沙爾夫(Charles Scharf)在一次投資者會議上,表達他對PayPal試圖消除銀行和信用卡對消費者的中介角色感到不滿。他表示,若PayPal不改變做法,他們將全力追擊PayPal。

沙爾夫的具體指控是,不管消費者是用信用卡/扣賬卡,還是ACH(電子轉賬)付款,PayPal都設法吸引他們透過其平台消費,但一旦贏得消費者的垂青,PayPal就會力薦這些客戶使用他們較賺錢的ACH進行交易。另外,沙爾夫亦對PayPal不向信用卡網絡提供持卡人的付款資料感到不滿。萬事達卡(Mastercard)的高層亦用較為溫婉的措辭,表達了類似的擔憂。

幾個月後,PayPal宣佈與Visa達成一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合作協議。根據協議,PayPal同意與Visa共享資料,並不再誘導Visa持卡人轉用ACH付款;Visa則允許PayPal使用他們的令牌(Token)技術,以及支持非接觸式付款的美國數碼網絡,讓PayPal在銷售點(POS)零售領域站穩腳步。

儘管PayPal的季度業績不錯,但在這個消息公佈後,其股價出現大幅下挫,一些投資者認為他們已經屈服於信用卡網絡的要求和威嚇之下。然而,PayPal隨後宣佈了許多類似的新協議,PayPal行政總裁丹・舒爾曼(Dan Schulman)一再強調,這些協議對於PayPal成為一間「擁護客戶」(customer champion)的公司,以及讓客戶能夠用自己想要的方式進行交易是必不可少的。與Visa合作為PayPal打開了更多大門,尤其是打通了拓展實體零售領域的道路,PayPal的用戶不管身在何方,都能在網上、應用程式內和銷售點使用其平台。

PayPal的股價因何騰飛?

華爾街原本對PayPal和Visa最初的協議反應消極,但隨著PayPal繼續公佈強勁的季度業績,收入、盈利、活躍客戶數量和用戶參與度都不斷上升,市場的態度開始轉變。由PayPal脫離eBay到2016年底的18個月間,PayPal的股價攀升了7.5%。

隨著PayPal於2017年公佈數十項新協議,市場終於開始領會到他們獨一無二的定位。PayPal是唯一不受各種限制的電子錢包,他們不像Alphabet (NASDAQ:GOOGL) (NASDAQ:GOOG)的Google Pay受制於單一流動作業系統;不像Apple (NASDAQ:AAPL)的Apple Pay受制於單一智能手機製造商;不像摩根大通(NYSE:JPM)的Chase Pay受制於特定銀行;亦不像亞馬遜(Amazon, NASDAQ:AMZN)的Amazon Payments或沃爾瑪(Walmart, NYSE:WMT)的Walmart Pay受制於單一商戶或買賣平台。

在公司2017年第二季的財報中,舒爾曼大力宣揚其中立定位:「我們是一個不問品牌,不挑作業系統、裝置和技術的開放平台及一整套服務。因此,很重要的一點是,我們是一個中立的第三方平台」。

PayPal的競爭優勢

為何活躍帳戶數量和用戶參與度會增長得這麼快呢?答案與我們之前提到的網絡效應有關,那是經濟護城河的一種。PayPal的消費者帳戶越多,商戶越願意接受PayPal為付款方式,接受PayPal的商戶越多,PayPal帳戶對消費者的吸引力就越大。

2015年7月,PayPal從eBay分拆初期,該公司擁有1.69億名活躍用戶,較去年同期增長11%。截至2019年初,PayPal的活躍用戶超過2.77億,其中包括2,200萬個商戶帳戶和4,000多萬個Venmo帳戶。自分拆以來,PayPal的活躍用戶數量增加了64%,預計到2019年底將突破3億。

令PayPal取得如此巨大增長(尤其是流動支付額)的另一個秘密武器,是其One Touch功能。透過One Touch,用戶只需在已登記的裝置上按一下,即可「一鍵付款」。換言之,當已登記的用戶在網上向合作商戶購買貨品或服務時,他們無需輸入姓名、送貨地址、賬單地址和信用卡號碼等繁瑣資料,只需要按PayPal按鈕一下便可。根據個人經驗,筆者敢講,當您嘗試在小小的智能手機螢幕上用肥大的手指購物,這個功能就特別有用。

推動PayPal增長的宏觀力量

此外,電商和流動商務這兩項宏觀趨勢亦在推動PayPal的超常增長。這些趨勢是科技和消費者行為的相交點,在過去20年裏徹底革新了零售業。消費者適應網上購物、手機購物的速度有多快,這麼簡單的事大家都知道,而且亦有數據支持。

根據美國商務部的資料顯示,2018年美國電商銷售額按年增長14.2%,而零售總額僅增長4.8%。這個趨勢已經持續好幾年。在Total Systems 2017年的美國消費者付款研究中,有51%受訪者表示有興趣用智能手機購物,2015年時只有39%。

截至2018年底,PayPal的流動支付量(源自流動裝置的消費)佔其支付總額的41%。

PayPal旗下還有甚麼平台?

除了其核心平台服務外,PayPal還為投資者提供以下服務:

  • Braintree
  • iZettle
  • Paydiant
  • Venmo
  • Xoom

Braintree Braintree的服務讓商戶能透過流動裝置在應用程式內收款。共乘服務公司Uber是該平台收款量最大的客戶之一。在Uber進軍巴黎初期,他們明明向乘客收取以美元計價的費用,但在螢幕上顯示的卻是歐元。這個錯誤顯然對顧客造成很大的困擾,他們有好一段時間都得不到市場的認可。Uber轉用Braintree後,這個令人頭痛不已的問題就消失了。正如Braintree的網站所宣稱般:「Braintree支持超過130種貨幣,因此Uber的國際乘客由一開始就可以用其本地貨幣付款。Braintree的技術非常簡單,只需20分鐘就可以整合完成」。

iZettle 有歐洲版Square (NYSE:SQ)之稱的iZettle是PayPal自eBay時代以來最大宗的收購。iZettle是一間支付處理公司,致力於為歐洲小型商戶提供服務。於收購前一年,iZettle作為一間獨立公司處理了約60億美元交易,並創造了約1.65億美元的收入。但更重要的是,這項收購讓PayPal獲得一個面向小商戶的正規POS解決方案,並在幾個歐洲主要市場站穩了陣腳。

Paydiant Paydiant是PayPal於2015年脫離eBay之前所收購的,該公司專門為零售商提供白標流動錢包(white-label mobile wallet)和忠誠度功能。其最大的客戶包括第一資本金融(Capital One Financial )和連鎖餐飲品牌Subway。

Venmo Venmo是PayPal於2013年連同Braintree收購所得,基本上是一個具有社交媒體元素的P2P流動支付平台。2018年第二季,Venmo處理的交易金額按年增長78%至142億美元。 鑒於Venmo在千禧世代中極受歡迎,而且增長迅速,其管理團隊因而嘗試利用Venmo來賺錢,並已推出與Venmo帳戶相連的扣賬卡以及Pay with Venmo。後者是一個讓用戶使用Venmo帳戶與合作商戶進行交易的平台。

Xoom Xoom於2015年被PayPal收購,是一個讓用戶進行跨境電子支付的國際匯款平台。國際匯款是指在外國工作的移民寄錢回祖國的行為,該產業規模龐大,2016年的匯款總額估計為5,740億美元。使用Xoom進行國際電子轉賬的平均費用僅為總金額的3.93%,而傳統匯款服務的平均費用為7.45%。PayPal矢志為世界上沒有銀行戶口的民眾提供關鍵的金融服務,Xoom對於公司實現這個目標有著重要作用。

備受華爾街期待的科技股之一

在多個不同層面上,PayPal都是一項誘人的投資。考慮到PayPal日益擴大的網絡效應、在流動支付領域的強勢定位、佔主導優勢的One Touch功能、旗下多個支付平台正在拓展到不同市場範疇,以及強勁穩定的收入和利潤增長,該公司有望在未來幾年為投資者帶來更多跑贏大市的回報。


恒指仍低於金融海嘯前峰頂,美股三大指數平均卻高出一倍。但你知道香港只有3%人有投資國際股票嗎?其實投資美股及外國股票過程好簡單,點擊超連結留下電郵,免費下載「投資國際股票指南」。擴闊視野、放眼世界,機會比你想像中多!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