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別再誤解:銀行「無中生有」、降準釋放資金、大到不能倒?

很久以前有一首廣告歌,歌詞是:小莫小於水滴、匯成大海汪洋;細莫細於沙粒、聚成大地四方  …  歌詞很能夠深刻地反映銀行是怎樣「從小變大」(fractional banking)。但是,時至今日,銀行並不是幾十年前描述那樣,要通過收集存款才可以「變錢」出來,表面上銀行甚至可以無中生有(ex nihilo),而且可以 “ too big to fail ” 。

正所謂:那些事,永遠都係「江湖」事,就算江湖事可以江湖了,今時今日,以上咁嘅江湖「了解程度」已經唔夠。以下,讓我們「精選」一些誤解,解析一些常見的問題。

誤解一:無中生有?

儘管我們經常說政府(或央行、或很多地方例如香港的發鈔銀行)是可以印銀紙,現代經濟運作需要的資金,已經遠遠超過國家公權力(或權力代理)能夠擔保兌現的貨幣(fiat money),銀行和非銀行體系的信貸,才是「錢」的主要來源。

通過例如「金」本位的實物抵押,產生出來的貨幣數量,早已滿足不了貨幣需求;現代金融體系大部分信貸,是通過「信用」、或信用評級、抵押物金額等等衍生出來,而需要用於市場流通進行零售交易的實物貨幣,包括那些非現金、非接觸式交易工具,除了因為季節變化及不同的經濟條件之外,日常交易佔比更是越來越小。

信貸是怎樣創造出來? 舉個例:某個地方有200億現金(或等價資產),當地人將那些現金存入銀行體系,變成銀行體系資產,銀行體系將現金借出去,賺取存款和貸款的息差,假如當地監管要求10% 的存款準備金,「直覺」上很容易誤解為10% 的現金要用於提款準備,銀行體系最多只可以將  90% 現金用於貸款,可以創造的信貸是180億。

但實際上,這種直覺「過分」簡化了經濟活動中的信貸創造過程。

比較接近現實的故事是:銀行會同時創建信貸(即:貸款,銀行的資產)和借款人的存款(即:銀行的負債),銀行的現金資產因此變成:原來的現金、加上新增貸款;而準備金要求,就變成兩者總和的 10%,理論上就是原來的現金因為信貸新增,變大了10倍,即:  2,000億,換句話說,可以創造的信貸總額是1,800億,而不是180 億。

如果沒有準備金要求,是否表示銀行體系理論上可以無中生有、無限量發放貸款?

事實上,發放貸款完全是商業決定;世界主要經濟體(包括香港)發放貸款目前的主要限制,都是需要有足夠資本,銀行需要符合巴塞爾III政策規定,按照風險敞口比例滿足資本要求,要有足夠的損失吸收能力,所以,並非是無中生有;用於資金週轉的流動性安排,個別銀行分等級有不同要求。

話雖如此,銀行和非銀行體系、加上央行(或其他權力代理),在創造信貸過程中產生的狹義和廣義貨幣基礎之間的因果關係,「遠遠」比上述描述的例子複雜得多,並且造成第二點誤解。

誤解二:降準釋放資金?

第二點常見的誤解是:通過更小的準備金要求,銀行體系可以增加信貸供應,而所謂釋放的金額,會按照上述「誤解一」的描述情況,被「直覺」過於簡單曲解。

舉個例:某個地方降低準備金要求100個基點,整體存款數量大概是 200億,即表示可以釋放2百萬資金?

個別銀行不排除是可以因應存款準備金要求的改變,增加或減少流動資金,但由於準備金主要是貨幣政策的實施手段,是銀行體系在央行資產負債表上的結餘(香港是金管局資產負債表上的銀行體系結餘),近年更多是用於銀行體系整體結構性流動資金結算安排。

事實上,如果銀行體系內資金並不是對外自由流動(體系外除外),銀行體系內準備金要求有甚麼改變,只會進行銀行之間的「重分配」,即使資金可以自由流動,整體信貸金額很難一下子「說變就變」。

而且「真相」是世界各地有準備金要求的央行,超過80% 的情況都是以「滯後」方式執行;假如結算期限到了,貸款(或現金)未能收回,個別銀行會通過銀行間融資手段滿足結算要求,整體資金不是「降準」就可以改變。

發放貸款完全是商業決定,即使看起來很有影響力的央行,很多時候也無法控制資金來源及去向,更為普遍的情況是:只要是有機會,能用的資金都會被用盡。投資者越是無法理解銀行間市場的融資運作,越容易引起第三點誤解。

誤解三:大到不能倒?

第三點常見的誤解是:銀行體系的風險,是由於個別銀行太重要所所造成。

事實上,銀行「絕對」是越大越好,所謂「大到不能倒」是不存在、並且不合理的,只要是損失吸收能力許可,經濟條件並沒有因為個別銀行太大造成壟斷,銀行規模是越大越好、越有經濟效益、而且越可以降低每筆交易的潛在風險。

「大到不能倒」所指的,是相互影響範圍之「大」(inter-connectedness) ,銀行體系真正的風險是互相影響的、全球範圍內銀行間操作,越是影響範圍大的金融機構,越不能倒;歷史證明,2008年那次金融危機,有關方面一致認為不能倒的,並不是個別銀行,而是 一家承擔了銀行體系信用風險的保險公司。

投資者需要知道什麼

現代貨幣體系的本質是創造信貸,香港金管局由於沒有貨幣政策,所以不可以理解為是央行,同時香港實際操作也跟很多其他國家一樣,並沒有指定的存款準備金要求,存放金管局的銀行體系結餘,完全是由商業銀行自行決定。

市場經驗告訴我們:準備金要求並不能調節貨幣供應,所以現代央行早已停用,真正的潛在風險是銀行間的相互影響。在香港,銀行體系結餘一旦降低,會推高同業市場利率,造成骨牌效應。


想進一步了解香港市場?

有許多錯誤觀念都會阻止我們成為成功的投資者。 在香港,我們可能會覺得有錢人十居其九都是靠物業致富。但房地產真的是香港表現最佳的資產類別嗎?

最近,我們發表了一份關於香港市場的免費特別報告 《股場四大致勝之道:給香港投資者的愚人指南》

我們強烈建議您下載一份免費副本,立即點擊此處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