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三個助您保持戰勝華爾街優勢的建議

2005年,投資家索諾夫(Tom Sosnoff)帶著一個新構思前往芝加哥期權交易所。股票期權(stock options)是一種規定投資者須在未來幾個月至幾年內,以指定價格買賣一定股票數量的高效力合約,不過它們實在是「太慢」了,索諾夫想建立只有五天期限的期權。

索諾夫最近表示:「在提出這個構思時,我推薦起名為『Quickie』(有快速完成房事之意),但他們覺得有傷風化,所以就用了『Weekly』這個名字」。

一週期權(weekly options)其實就是對公司未來32小時的股價表現下賭注,性質同去拉斯維加斯大道玩兩手無異。儘管如此,這項交易工具自索諾夫九年前那場會議以來大受歡迎,由當年面世至今,一週期權交易佔整體期權交易活動的四分之一以上。

試想想,排在標普500指數最中間的公司從1948年便開始經營,但大多數人投資於那間公司的方式,竟是用32小時碰下運氣。

短線投資風氣盛行

在過去半個世紀,投資者的專注力越來越短暫,一週期權只是這個普遍趨勢的例子之一。根據LPL Financial的資料,1960年時投資者的平均持股時間為八年以上,到2010年時已下降至不到一個月。

平均持股時間

這種短期持股趨勢有部分可歸因於華爾街所使用的高頻交易機,這些機器導致一小部分的股票每日交易幾百甚至幾千次,平均持股時間因此出現了偏差。不過,就算是著眼於一般股票的持股時間中位數,這幾十年的投資年期亦不斷縮短。根據Ned Davis Research的資料,投資年期由六十年代的20年減少至2012年的不到兩年。

投資者專注力下降令市場的運作方式出現了根本上的改變,除了交易次數和波動性增加、財經記者變得言過其實及小題大做外,還影響了普通投資者對股市的看法。

經紀商Liquidnet的行政總裁梅林(Seth Merrin)於去年表示:「有些人對股市抱持觀望態度,他們稱股市是擲骰仔賭博或賭場」。根據美富信投資管理(MFS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研究顯示,有近半數18至30歲的受訪者同意,投資股市永遠不會讓他們感到放心。您能怪他們嗎?一方面,有人告訴他們股市的致勝之道在於長揸優秀企業,但之後他們打開電視看Fast Money(美國財經電視節目)時,又聽到人談論未來幾日哪隻股票至抵買、超級電腦每一毫秒都在買賣股票,以致他們直覺地認為形勢對他們不利。

事實上,筆者認為剛剛相反。

華爾街的專注力越短暫,我們這些散戶的優勢就越大。

《赫伯特金融文摘》(Hulbert Financial Digest)最近公佈了卓越投資通訊排行榜,在過去五年全球數以百計份通訊中,萬里富包辦了頭三名。在上個月一場於奧蘭多舉行的會議上,有與會者表示,一間公司是不可能只靠運氣就有三份通訊跑贏幾百份通訊的,他問赫伯特(Mark Hulbert)萬里富有何與眾不同之處?

赫伯特的回應是:「我也不知道,無法解釋您聽」。

在此,筆者冒昧代為解答。萬里富對於短期市場事件可說是不屑一顧——在2008年金融海嘯之前,我們不建議投資者沽貨;在2011年股市回落期間,我們不建議只觀望不入市。我們亦不在乎200天移動平均線。從對沖基金到通訊顧問,大多數華爾街機構都把注意力放在未來五日或五個月的表現,但我們關注的卻是未來五年、10年或更久遠的將來。

華爾街目光短淺,而您放眼長遠,

兩者之間的投資年期差別稱為時間套戥(time arbitrage),這是散戶相對於華爾街的僅餘優勢之一。

華爾街受制於90日束縛

有關華爾街偏向短線思考這件事,投資者必須明白到,大多數專業基金經理都是逼不得己,而不是自己想這樣的。

富怡資產管理(Ferrell Asset Management)的David Lee指出,對沖基金的平均壽命只有3.5年,這個數字叫人震驚。從對沖基金經理向律師提交註冊文件,到投資者的提款額足夠令經理關掉基金,這個過程所需的時間大約是一般市場週期(從高峰到低谷)的一半。

當投資者如此心急,投資經理只好不得已展開一場無止境的日程追逐戰。正如前分析師布魯傑(Henry Blodget)最近解釋的那樣,大多數投資經理的評級都是根據他們當前、當日甚至是那一刻的表現而定。他說道:「如果您和許多投資經理傾談過,就會發現他們關注的其實是下星期、下個月或下一季的業績。投資年期猶如無物,一切的重點在於比起競爭對手,您當前的表現如何。您實際上只有90日時間做出成績,如果在這90日內行差踏錯,您的客戶就會相繼炒您魷魚」。

您相對於華爾街的最大優勢就在於此。身為散戶,就算您在未來90日裏犯錯,您不會炒自己魷魚;就算有一季成績不佳,您不會對必須改變策略感到有壓力。您亦不會為了讓客戶在收到年終報表時覺得您很精明,而在12月買入表現優異的股票。

您沒有每三個月就要擊敗競爭對手的重擔,並且可以合理地專注於長線表現,而大部分專業投資者卻不能這樣做,這種優勢有著巨大價值。

時間套戥的意義,在於您能夠持有股票一段充足的時間,從而將短期持股的「擲銀仔」隨機性,轉變為長揸優秀企業的財富積累力量。那麼,持股時間要多長才合適?讓我們深入探討一下。

為何持股時間越長越好?

筆者研究了標普500指數自1871年以來的每月價格,並按通脹和股息因素作出了調整。不管任何時候,持股一日獲利的機率稍微高於擲銀仔出現正面的機率,為52%;持股三個月(華爾街常見的持股時間)獲利的機會只有61%;即使持有一年,標普500指數產生正回報的時間也不到70%。

然而,好戲在後頭——在歷史上,持股10年、15年或20年的獲利機率接近100%。

筆者認為上圖是財經界數一數二重要的圖表,它傳達了以下的重大訊息:華爾街受制於特定的持股時期,在那段時期,他們的投資實際上與賭博、擲銀仔無異。然而,散戶享有持股一段時間的優勢,從歷史上看,長時間持股總是能產生正回報。

我們可以參考以下表格,當中顯示了一些優秀企業過去40年的回報率。如果您在1968年投資於以下任何一間公司,您得到的收益將是本金的100至接近1,000倍。不過,平均而言,這些股票每四年錄得負回報一次,每九個月下跌10%。

如果麥當勞是一間私人公司,它在過去20年裏每10個月就換一次老闆,我們會對它的不穩定感到失望。從上市公司的角度看,雖然有些投資者持有麥當勞的時間確實較其他人長,但匆匆買賣股份基本上是常態。有幾多投資者真的買入並持有這些公司超過10年?又有幾多短線交易者在股市行情看漲時入市,結果只因一季表現不佳就離場?試想想麥當勞這樣的大公司,它在過去20年間有大量股份被易手,情況就好似每10個月就進行一次股東大換血一樣(總共24次)。

私人公司老闆的道理與公開股票市場上實際情況之間的差異,解釋了為何那麼多業餘和專業投資者的表現如此不濟。事實上,時間套戥的關鍵,就在於將投資當作私人公司老闆般看待,而不是像華爾街那樣過度交易。

三個助您保持優勢的建議

作為散戶,您可以採用一些方法來充分發揮時間套戥的優勢。以下是筆者多年來學到的三個訣竅,它們幫助我成為一名更出色的投資者(但要注意,每位投資者的目標、風險承受度和投資手法都不盡相同):

  1. 用不同的角度思考華爾街的看法

根據FactSet的資料顯示,在2013年底,大型科技股平均獲得52間華爾街機構預測2014年盈利,預測2016年盈利的就只有一間。縱然許多大型科技公司已經營了幾十年之久,但卻幾乎沒有追蹤它們的分析師注重一年之後的前景。

當分析師受困於「一年」的時間框框,就算某隻股票的長遠前景前所未有地光明,他們亦會覺得下調評級是完全合理的。正因如此,作為長線投資者,我們必須明白到,對其他投資者來說很合理的要聞和CNBC報導,往往不適用於我們的策略。

筆者有位在對沖基金工作的朋友他在2011年初時極度睇淡股市,筆者則持反對意見,相當睇好股市。去年聖誕節,我們見過面,筆者當時戲謔地提醒他,標普500指數至今已上漲超過50%,我顯然贏了那場爭論。他反駁道:「不,贏的是我,股市在2011年第三季跌了19%!」 他講得沒錯,由於他只著眼於2011年,他的跌市預測是靈驗了,但由於筆者著眼於未來30至40年,我當年的睇法亦同樣正確。由此可見,投資者在詮釋各種財經觀點時,必須理解這個悖論。

  1. 切勿被短期的雜音所左右

2011年10月,亞馬遜的季度每股盈利較預期低幾美仙,消息一出,該公司的股價在一小時內跌了17%。

亞馬遜為全球創新翹楚之一,一個季度的小小不順遂為何能摧毀其150億美元市值?這是因為能夠左右日常股價的華爾街機構投資者基本上不關心長遠價值,正如布魯傑所講,它們是由投資者按季度評級的短期對沖基金。

說服散戶忽視市場的短期雜音並不容易,因為天性使然,我們往往認為賣出股票、帶動市場的專業投資者知道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但事實並非總是如此。要做到對投資組合的短期回報處之泰然,第一步是明白影響每日股價的所謂「投資專家」與您的目標不同。

  1. 將長線思考奉為您的核心理念

根據金融教科書,我們應該使用一條花巧的公式衡量股票的年度波動性,從而計算股市的風險。

筆者認為那條公式太短視了,我更喜歡芒格(Charlie Munger)的定義——風險是投資生涯中的回報不足。

只要這樣看待風險,並回想起本報告前面的圖表(顯示了標普500指數於不同時期的正回報率),您便會清楚明白到,延長投資年期才是投資者降低風險的上上策。

以下是筆者管理投資風險的方式:我打算將自己投資在股市的每一分錢「放養」至少五年,目標是現時持有的大多數股票在幾十年後依然還在投資組合之中。另外,不管筆者有多喜愛一間公司,若不打算持股至少五年,就不會買入。持股時間越短就越講運氣,這樣不但會增加風險,還會減弱筆者相對於華爾街的時間套戥優勢。

大部分投資者的最終目標都是在不減損回報的情況下降低風險,要實現這個目標,筆者所知道的唯一方法,是對投資項目未來幾十年的前景抱持堅定不移的信心,並忽視短期的市場事件。隨著退休或子女學費等開支即將到來,上述方法並非人人合用,但筆者認為,在合理可行的情況下盡可能延長投資時間,是投資者能藉以提升投資經驗的最佳措施。

對我們這些散戶而言,最重要的經驗是明白時間套戥會帶來「沒錯,我們能跑贏大市」的希望。在這個充斥著高頻交易、內幕消息和政府救市的時代,越來越多投資者懷疑自己是否華爾街騙財遊戲中的一枚棋子。筆者認為情況正好相反,投資家梅利(Nick Murray)曾講過:「臆測市場時機是蠢人的遊戲,花在市場上的時間才是您最大的固有優勢」。 別讓這個優勢白白浪費了。


想進一步了解香港市場?

有許多錯誤觀念都會阻止我們成為成功的投資者。 在香港,我們可能會覺得有錢人十居其九都是靠物業致富。但房地產真的是香港表現最佳的資產類別嗎?

最近,我們發表了一份關於香港市場的免費特別報告 《股場四大致勝之道:給香港投資者的愚人指南》

我們強烈建議您下載一份免費副本,立即點擊此處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