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投資亞洲:新加坡的銀行業

立即到iTunes、Spotify或Stitcher下載由新加坡萬里富的David Kuo主持的全新podcast《投資亞洲》(Investing in Asia),每星期一集。亞洲雲集了全球一些最有活力和增長最快的國家。David會以亞洲投資者的角度,和大家分享他的見解和專業知識。

在本集中,David會集中探討新加坡,並請來新加坡萬里富分析師Ser Jing Chong當嘉賓。他們聊到新加坡的一切:肉骨茶、馬里士他(Balestier),還有最重要的是,他們聊到銀行。David和Ser Jing探討了新加坡的「三大」銀行、它們與海外的銀行業相比如何,以及爲何它們是海外投資者分散投資組合的一個好選擇。

David Kuo(DK):亞洲好。大家好。這是《投資亞洲》(Investing in Asia),是亞洲萬里富每週為您送上的投資podcast,在赤道以北僅一度的新加坡播出。我是David Kuo,上星期我們的主題是馬來西亞。本週我們南下新加坡,還請來新加坡股票顧問分析師Chong Ser Jing。Ser Jing,歡迎來到《投資亞洲》。

Ser Jing Chong (SJC): 您好,David。感謝您邀請我。

DK: 能常常和您聊天是我的榮幸。Ser Jing,您能跟大家分享您現在在哪裏嗎?

SJC: 我現在身處新加坡中南部的馬里士他,附近有些很有名的餐廳。馬里士他有名的菜式包括肉骨茶(以豬肋骨烹調而成的胡椒湯)和豆沙餅(以薄薄的美味甜抹醬為餡料的糕點)等。

DK: 您知道您身在的地區爲何叫馬里士他嗎?

SJC: 知道,這很有趣,這個地區其實是以一個名爲Joseph Balestier的美國人命名。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他於1837至1852年出任領事,是首位美國駐新加坡領事。

DK: 他在那區做了甚麼讓他如此有名?

SJC: 他在新加坡經營甘蔗種植園。

DK: 然後他將甘蔗賣到海外,希望能賺點外快,對吧?

SJC: 對,但我不覺得那行得通,因爲甘蔗種植和出口在新加坡並不是甚麼大事。

DK: 那並不是甚麼大事。告訴我。您最喜歡馬里士他甚麼?我的意思是,如果有人跟您說,「我想去馬里士他,但時間有限。」 Ser Jing,我應該要到訪馬里士他哪些地方。

SJC: 如果是食物的話,我會推介一間叫黎記海南雞飯(Loy Kee Chicken Rice)的獨立餐廳。它坐落於馬里士他路。它賣的是我最喜歡的海南雞飯。

DK: 好,明白了。我到過馬里士他幾次,而我最常去的一個地方是Whampoa Drive Horticulture。那裏有很多東西,有一間店舖賣囉惹(Rojak),我想那應該是新加坡的名菜,很多人…

SJC: 是的,那很有名…

DK: …去Whampoa Drive就是為了去吃它們的囉惹。不過,您要排隊才吃到。有時要排很久。

SJC: 你說得一點也沒錯。

DK: 我在想Joseph Balestier當初是如何開始用那1000英畝地來種植甘蔗的。不知道他有沒有向銀行借錢。您覺得呢?

SJC: 好問題。我也不知道。我想當時新加坡的銀行系統應該是…

DK: 有限。

SJC: …真的很簡單。對,有限。

DK: 講到銀行,我們在Stock Advisor Gold推介過三間新加坡銀行。我們在2016年推介了一間銀行,然後在2017及2018年各推介了一間銀行,另外亦重新推介了其中一些銀行。Ser Jing,是甚麼特點讓這些新加坡銀行那麼具吸引力呢?

SJC: David,您提到的銀行有三個特點。您所講的銀行分別是星展銀行(DBS)、華僑銀行(OCBC)和大華銀行(UOB)。事實上,我們可在這些銀行身上看到幾項具吸引力的重要特質。第一,這三間銀行均安然度過了2008年和2009年的金融危機,相對未受打擊。我們認爲,這些銀行當時的業務表現是它們的風險承擔態度的一種正面跡象。我們認爲,這三間銀行並無承擔巨大風險,我認爲那是判斷金融機構是否能長久經營的一個重要標誌。

DK: 既然您那麼肯定,那自我們推介星展、大華和華僑以來,它們的表現如何?

SJC: 事實上,我們合共推介過新加坡銀行5次。我們推介過星展兩次、華僑一次、大華兩次。每次推介都帶來正面的回報,而且全都跑贏我們的基準。我們的服務以標準普爾全球市場指數(S&P Global Broad Market Index)為基準,該指數衡量全球幾乎所有主要股市的總表現。

DK: 剛剛您提到新加坡的銀行基本上未有受金融危機打擊。

SJC: 對。

DK: 您認為它們比一些西方銀行和歐美銀行更能抵擋經濟衰退的原因是甚麼?

SJC: 我認爲主要原因是這些銀行的管理層對風險承擔的態度。依我看來,它們普遍都不願意承擔風險。如果您回看金融危機,當時很多西方銀行的負債比率都很高。其中一個好例子來自英國央行(英格蘭銀行)前行長默文金(Lord Mervyn King)的著作 《煉金術的終結》(The End of Alchemy)。默文金在書中提到,在金融危機期間,北石銀行(Northern Rock)的負債權益比率高達18。相比之下,新加坡銀行的該比率在金融危機期間並沒超過14。

DK: 不過,Ser Jing您知道,市場上有種講法,指「風險愈大,回報愈高。」 新加坡銀行專注於本土市場,而新加坡並不是一個大國。

SJC: 對。

DK: 新加坡的面積只得250平方英里,所以如果您所講的三間銀行(星展、大華和華僑)要擴張業務,那就要衝出新加坡。

SJC: 對。

DK: 您覺得它們拓展到海外的想法如何?若它們在海外大舉擴張,在全球經濟低迷時,它們的抵禦能力還能跟以往一樣嗎?

SJC: 其實,目前這三間銀行的業務重心均在新加坡,但它們的海外業務亦相當巨規模,因此它們對在海外營運並不陌生。此外,正如我提到,三間銀行對承擔風險的態度都非常謹慎。我認爲承擔風險的態度是銀行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那種態度是恆久的。我個人不認為這些銀行對承擔風險的謹慎態度會因為想積極拓展海外而消失。

DK: 我們知道,您提到的幾間銀行或多或少都是由家族擁有。您認為是不是它們是家族企業的緣故,而令它們更加謹慎?

SJC: 講得好。我確實認為,家族企業是它們態度較謹慎的一個重要原因。華僑和大華可被歸類為家族企業,而星展方面,其大股東其實是新加坡政府的投資公司淡馬錫控股(Temasek Holdings)。

DK: 那這三間銀行業績背後的主要動力是甚麼?

SJC: 我認爲它們的業績有三大動力。第一是其業務所在的國家的整體經濟增長。隨著國家的經濟增長,金融服務的需求亦自然會增加。例如,如果公司及/或消費者想借錢作投資之用,銀行便可以在這時候介入。我認爲這是它們業績的第一個主要動力。在(這三間)新加坡銀行有經營業務的大多數國家,經濟均出現增長。

第二個主要動力是利率環境。與幾個月前相比,美聯儲更不願意加息,但目前的利率其實比幾個月前(當然也比幾年前)高,如果利率繼續上升,我認爲這普遍有利新加坡銀行。事實上,三間新加坡銀行的管理層最近齊聲表示,在某程度上,利率上升有利業務。

DK: 您提到美聯儲,當然,有很多在美國的人,特別是那些投資美國銀行的人,都非常清楚聯儲局在做甚麼。但新加坡銀行跟美國的銀行有何不同?我的意思是,如果有人說,「是的,您提到這三間出色的新加坡銀行。我為甚麼要投資這三間銀行,而不投資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或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等美國的銀行?我爲甚麼要投資一間新加坡銀行,而不是美國銀行。

SJC: 我認為主要不同之處在於,至少從投資的角度來看,與您提及的大型綜合美國銀行集團相比,新加坡銀行更容易讓人理解。值得注意的是,美國有許多不同類型的銀行,但這個我們日後再談。返回正題,據美國貨幣監理署(Office of the Comptroller of the Currency, OCC)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年底,美國的銀行持有的衍生工具名義總額達到176萬億美元,當中四間銀行佔87%。

該四間銀行其實就是您提到的銀行:摩通、美國銀行、花旗和高盛。我認為,要估計持有這些衍生品所帶來的潛在負債非常困難,而且要理解它們到底有哪些衍生品亦很困難。所以,美國大型銀行持有的衍生工具所帶來的複雜性,就是[美國銀行]和新加坡銀行之間主要差別的根源。

DK: 有些留意新加坡銀行的人或者會說,「噢,新加坡的銀行一定很古板。」 您是否同意,又或者您會否說,新加坡的銀行正步入金融科技領域?

SJC: 我會説,所有新加坡銀行都很努力將數碼科技融入它們的業務中。例如,目前星展在香港及新加坡的消費者及中小企業務中,數碼客戶的比例已由2015年的33%增至2018年的48%,反映星展在新加坡的消費者和中小企業客戶中,有近半已轉用數碼服務。三間銀行的數據均顯示,相比傳統銀行客戶,服務數碼客戶的成本低得多。我認為,上述所講的三間新加坡銀行都在努力將更多數碼科技融入它們的業務中。

DK: 當我要將錢由一個國家轉到另一個國家,我可以用我手機的應用程式,很快便能將錢轉過去。對我而言,那方法非常有效率和便宜。新加坡的銀行會接受這種做法嗎?它們正面臨著這種挑戰嗎?

SJC: 我想您指的是金融科技(fintech),對嗎?

DK: 對,是的。

SJC: 向聽眾簡單介紹一下,fintech是financial technology的縮寫,是指透過技術,以更方便顧客和更有效率的方式來提供金融服務的公司。有趣的是,這些組織不一定是植根於金融業。中國的騰訊便是好例子之一。騰訊在微信的基礎上開拓了資產管理和中小企銀行業務。我對金融科技的另一個有趣觀察是,與提供綜合服務的傳統銀行相比,金融科技通常專攻縫隙領域。換句話說,金融科技公司正試圖脫離金融服務。

正如我先前提到,新加坡的銀行正[大舉投資]將更多數碼科技引入它們的業務。它們無疑正面對一些壓力,但[説到]金融科技,這些銀行不會坐以待斃。我之前講過一些有關星展的例子。大華銀行在2018年開設了東盟首間流動及數碼銀行。新加坡的銀行正努力利用科技讓銀行業變得更好,更有效率和更方便顧客。事實上,我[相信]星展銀行[認為],最理想的銀行形式就是[當]金融服務完全「隱形」時。這是星展正在努力實現的目標。

DK: Ser Jing,如果您只有一元可以投資,而您要在那三間銀行中選擇,要賭哪一間銀行最有可能在金融科技領域取得成功和接納這種新科技,您會選哪間?

SJC: 在理想的情況下,我三間都會選。我會三間都投資。

DK: 我說您只有一元可以投資。您不能每間投資0.30元。

SJC: 如果我要選一間,我想我會選星展。在三間之中,星展的數碼策略最爲清晰,我認為星展亦是對數碼領域各種實驗和創新發表得最多意見的銀行。

DK: 奇怪的是,星展並不是由家族持有。您的意思是家族銀行不及非家族銀行好嗎?

SJC: 不,我不認為是這樣。我認爲那只是一個快樂的巧合。

DK: 好的。您告訴了我所有有關新加坡銀行好的一切。新加坡的銀行最讓您擔心的是甚麼?

SJC: 我最擔心的是新加坡經濟可能會停滯不前。我認爲新加坡的人口結構並不是最理想,這不是甚麼秘密。如果不提高生育率和輸入更多外勞,勞動年齡人口的比例日後將下降。這是可能性之一。我對新加坡經濟的健康狀況長期持樂觀態度,但我們的經濟仍有可能會陷入停滯,如果是這樣,我認為這將為三間本地銀行帶來慘痛的經歷。正如我先前提到,他們的收入主要是來自新加坡(佔至少50%或以上)。這是我一直在留意的事。

DK: 出於合規的原因,我們推介了全部三間銀行。那您個人呢?您有持有我們所提及的三間銀行嗎?

SJC: 對。我持有華僑銀行的股票。

DK: 那是唯一一隻?

SJC: 那是唯一一隻。

DK: 但您認爲星展會是表現最佳的那隻?

SJC: 您問的問題是哪間銀行在推動數碼化方面表現最出色。投資銀行要從不同的層面來看,不僅僅是看數碼化那方面。別誤會我的意思。我們推介了全部三隻股票,這反映從投資的角度而言,我非常喜歡這三間銀行。

DK: 從合規的角度來看,我無法在三者中做出選擇,所以我三間銀行都有投資。

SJC: 啊,這很好。

DK: 我知道,是的。我分散了風險。Ser Jing,非常感謝您今天接受我的訪問。

SJC: 別客氣。感謝您邀請我。

DK: 我嘗試用一句話來為每次的podcast作結。今天的話來自作家Anthony Hincks。Anthony Hincks講過:「銀行永遠不會免除債務。它們只會重新協商。」 我認爲那是銀行的優點之一,因爲它們總是拿著我們的錢。

SJC: 說得真好。

DK: 感謝大家收聽本星期的節目。您可以到Apple Podcasts、Stitcher、Spotify、Google Play或任何您能收聽podcast的地方免費訂閲此podcast。密切留意下星期的投資亞洲,看看節目會在哪裏播出。謝謝。


想進一步了解香港市場?

有許多錯誤觀念都會阻止我們成為成功的投資者。 在香港,我們可能會覺得有錢人十居其九都是靠物業致富。但房地產真的是香港表現最佳的資產類別嗎?

最近,我們發表了一份關於香港市場的免費特別報告 《股場四大致勝之道:給香港投資者的愚人指南》

我們強烈建議您下載一份免費副本,立即點擊此處

所提供的資料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不擬提供作為個人投資或理財建議。萬里富新加坡行政總裁David Kuo持有DBS、UOB及OCBC。萬里富新加坡分析師Chong Ser Jing持有OCBC。

萬里富新加坡推介了DBS、UOB及OCBC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