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ESG投資:IT巨企埃森哲是一項責任投資嗎?

「如果我們不團結起來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擁有最好的技術、活在當今的世界又有何意義?」

——埃森哲前行政總裁南佩德(Pierre Nanterme, 1959-2019)

埃森哲(NYSE:ACN)的總部位於愛爾蘭,是世界數一數二的大型資訊科技(IT)顧問及外包公司,在全球設有50個交付中心及100個創新設施,聘有47.7萬名員工,並致力於為120個國家的客戶服務。作為一間全球性公司,埃森哲於2018財年有57%的銷售額來自美國以外市場。過去12個月,公司的銷售額為408億美元,淨利為44.7億美元,自由現金流為59億美元。根據BrandZ排行榜,埃森哲擁有全球第32大最具價值品牌。

雖然埃森哲的市值有1,200億美元,但在規模達到1萬億美元的全球IT服務行業中,其市場佔有率只有4%,因此無論是內部自然增長(organic growth)還是透過收購實現增長,他們都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埃森哲還有另外一個競爭優勢,就是公司是環境、社會及管治(ESG)範疇的領導者。一些投資者力求建立與個人價值觀一致的投資組合,他們會把ESG視為是一種投資策略使用。埃森哲的已故行政總裁南佩德是一位具有遠見卓識的商業領袖,他建立了以ESG為重的企業文化,在現任行政總裁羅蘭(David Rowland)的帶領下,該公司勢必繼續在道德營商方面處於領先地位。

埃森哲經營有方,並且善待股東,因而屢獲各種殊榮,包括《財富》(Fortune)雜誌全球最受讚賞公司之一(連續16年)、Ethisphere全球最具商業道德企業之一(連續12年) ,以及《CR》雜誌全球最佳企業公民100強(連續10年)。

根據萬里富的「ESG優質增長股檢查清單」(指引我們進行ESG評估的框架),埃森哲擁有許多我們在上市公司中尋求的ESG特性。另外,機構投資者亦對埃森哲的可持續性充滿信心,公司是道瓊斯北美可持續發展指數(Dow Jones Sustainability Index North America)和富時社會責任指數(FTSE4Good Global Index)的成份股,這兩個指數都是專為ESG投資者而設的。

最重要的是,埃森哲採用全球報告倡議組織(GRI)標準制定詳盡的可持續發展報告,還致力於遵守《聯合國全球契約》中旨在提高可持續發展績效的10項原則。看過上述基本資料後,現在讓我們用萬里富ESG框架中的10條問題來分析一下埃森哲。

1.該公司是否善待員工?

是。埃森哲的正面企業文化以及業界讚譽,令公司就像磁鐵一樣吸引著優秀人才,締造出對員工、企業投資者三贏的局面。

埃森哲享負盛名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該公司將「平等」放在首位,而且為了促進員工團隊的多樣性,制訂了大膽的目標。埃森哲連續11年被《財富》雜誌評為全球最佳僱主之一。在其非財務重要性矩陣(materiality matrix)中,埃森哲將吸引及發展人才、員工福利列為對其業務有「極高」影響的範疇。

2.該公司有沒有妥善管理業務對環境造成的影響?

有。 埃森哲訂有與環境問題有關的目標和計劃,根據其最新一份可持續發展報告顯示,該公司訂下以2016年為基準年,將其絕對溫室氣體排放量減少11%的新科學基礎減量目標(science-based target)。在2018財年,該公司的溫室氣體排放量減少逾5%,主要原因是可再生能源的使用增加,以及乘搭飛機次數下降。

埃森哲不僅向CDP(前稱Carbon Disclosure Project,碳信息披露項目)匯報其溫室氣體排放情況,更由2014年開始四次入選該組織的「A List」卓越表現企業名單。此外,埃森哲亦致力幫助客戶和供應商實現可持續發展。

3.該公司是否提倡多元化和包容性?

是。 埃森哲在其披露的資訊中,將包容性、多元化和平等機會確立為「影響性極高」的非財務重要性矩陣項目,公司在這些方面的工作亦似乎進行得如火如荼。最引人注目的是,埃森哲計劃在2025年前建立性別均衡的員工隊伍,即女性和男性員工各佔50%。截至2018年底,埃森哲的團隊中有42%是女性,因此公司正在努力實現該目標。

埃森哲在湯森路透(Reuters)的多元化和包容性指數排行榜中名列第一、入選彭博(Bloomberg)性別平等指數,並由2008年開始,在每一年的人權戰線(Human Rights Campaign)「企業平等指數」考核中獲得滿分,可見該公司在促進多元化和包容性方面處於領先地位。

4.該公司是否訂有合符道德的企業管治守則?

是。 埃森哲擁有許多實踐良好企業管治的基礎條件。該公司採用多數決原則選任董事、擁有非輪選制董事會(輪選制董事會將成員分為不同組別,每一年改選一部分,因此更難一次過罷免無能的成員),而且允許股東委任代理人,讓提名董事變得更容易。除了行政總裁/主席之外,其董事會完全由來自公司外部的獨立董事組成。另外,董事會擁有多元化的成員,當中有36%是女性,55%來自其他族裔。

埃森哲按表現發放薪酬,藉以激勵管理層引領公司朝著更好的方向發展。高層管理人員的薪酬不單止基於收入增長、經營溢利率、每股盈利、服務預約增長及自由現金流等財務指標制定,還基於與企業內部因素相關的指標,例如人才聘用、晉升和留任方面的多樣性等。

儘管埃森哲使用適當的績效指標來制定行政總裁和高層管理人員的薪酬,但南佩德去年的薪酬為2,200萬美元,即是該公司行政總裁與員工的薪金比例高達1,222比1,投資者務必留意這一點。

5.該公司的業務模式和投資是否提倡ESG原則?

是。 這條問題其實不太適用於埃森哲,因為他們的有形資產投資很少,而且主要銷售服務,而不是產品。作為一間擁有近50萬員工的顧問公司,該公司的銷售額(收入)增長目前取決於員工人數的增長。換句話講,埃森哲需要增加員工人數,才能提高銷售額、盈利和現金流。這表示,員工是其最大的資產。

資本支出是指公司在有形資產上的支出,例如物業、廠房和設備等。埃森哲的長期平均資本支出與銷售額比率僅為1.4%,這表示埃森哲並非一間嚴重依賴資本運作的公司。在2018財年,該公司的資本支出僅為6.19億美元,但花在員工培訓和發展的支出為9.25億美元。

埃森哲的平均研發支出與銷售額比率只有2%,這是因為他們是一間「以人才為本」的企業,所以無需投入太多資金進行研發,而是專注於支持員工發展,以及改善其經營方式,從而將對業務對環境造成的影響減至最少。 另外,埃森哲還投放大量資金在世界各地做善事,例如是與編碼組織合作,為世界各地的學生提供一小時的免費編碼課程等。

6.該公司的財務是否穩健?

是。埃森哲約有45億美元現金,而總債務只有2,400萬美元,這意味其淨現金約為44億美元(折合攤薄後每股6.81美元),佔其總資產的16%。該公司的利息保障倍數[interest coverage ratio,息稅前利潤(EBIT)除以利息支出]為288,並獲標普全球(S&P Global)給予A+信用評級。

7.該公司能否在長期有利的條件下實現內部自然收入增長?

能。南佩德於在任期間訂立了一個極其艱鉅的任務,他計劃在約七年時間內將埃森哲60%以上的收入轉向數碼業務。

在他的領導下,埃森哲走在數碼化趨勢的前端,率先作出相關投資。如今,在數碼項目的數量和預算不斷增加之際,該公司提供的服務是業內最廣泛的。埃森哲在早期播下的種子,令他們得以在數碼顧問領域遙遙領先,並創造出巨大的長期增長動力。證據是,其高毛利數碼業務的收入於2018年飆升了25%。在過去七年間,該公司開發及羅致了最優秀的人才和技術,還建立了在全球大規模交付解決方案的流程。

最近,該公司獲《福布斯》(Forbes)評選為2019年美國最佳管理顧問公司之一,更摘下最高的五星評級。埃森哲擁有超過182個鑽石級客戶(每年至少貢獻1億美元收入),《財富》500強企業中有四分之三是其客戶,《財富》100強企業中則有92%是其客戶。

此外,埃森哲的客戶黏度極強,在其頭100大客戶之中,有97%是已經服務超過10年的長期客戶。 Polen Capital的Dan Davidowitz和Damon Ficklin表示:「最能說明其(埃森哲)競爭優勢的數據是,他們有七成的收入來自獨家供應的服務。這意味無需徵求建議書或投標程序就能贏得那些項目,他們(客戶)直接去找埃森哲」。

埃森哲處於有利的位置, 可望受惠於數碼營銷、雲端、自動化、物聯網(IoT)、數據分析、人工智能(AI)、網絡安全甚至是區塊鏈等領域的數碼變革。該公司已經和亞馬遜網絡服務(AWS)、Alphabet旗下子公司Google、微軟(Microsoft)、甲骨文(Oracle)、SalesforceSAPWorkDayApple建立合作關係。 埃森哲不但是全球最大的「軟件即服務」(SaaS) IT服務供應商,還是數碼營銷行業的龍頭,其旗下子公司埃森哲互動(Accenture Interactive)為全球最大的數碼營銷服務供應商。

埃森哲的七年收入複合年增長率(CAGR)為6.5%,在未來五年,其收入CAGR應能達到7%至8%。全球IT服務支出預計將增長約3%,埃森哲應該會維持「極高的市場佔有率」,增長速度至少是行業平均水平的兩倍,亦即是6%的內部自然增長。除了內部自然增長外,其收購項目將貢獻約1%至2%,使未來五年的平均收入增幅介乎於7%至8%之間。

8.該公司能否產生不斷增長的自由現金流,並維持較高的投入資本回報率(ROIC) ?

能。埃森哲的ROIC由2015年和2016年高得驚人的50%稍微回落至2017年和2018年的40%。 ROIC下降有時候是一個危險訊號,但由於其超額回報(ROIC與資金成本之間的利差)依然非常高,埃森哲的情況不在此列。此外,埃森哲對數碼業務的收購雖然攤薄了回報,但在推動公司轉型方面卻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公司因此得以加強其價值、競爭護城河(competitive moat)及長遠增長前景。

受惠於輕資產經營模式(七年平均資本支出與銷售額比率只有1.4%)、擅長資本配置的管理團隊,以及眾多的競爭優勢,包括品牌在國際間信譽優良、業務遍佈全球、高轉換成本、擁有專利流程和技術,還有重視ESG的深層文化,埃森哲將能夠繼續保持較高的ROIC。數碼護城河的核心為智慧資本(intellectual capital),如果您想在數碼領域旗開得勝,就需要最優秀的員工。正如埃森哲的高層所講,他們的工作文化和對ESG的承諾,令公司像磁鐵般吸引著頂尖人才。

埃森哲的自由現金流七年CAGR為8.6%,由於該公司透過回購股份令流通在外股數每年平均減少2%,其每股自由現金流(對投資者而言的真正價值所在)的七年CAGR為10.6%。其自由現金流的七年平均利潤率為12.3%,七年平均轉換率(自由現金流除以淨利)為1.2,可見埃森哲是盈利能力極高的「自由現金流機器」。令人讚嘆的是,埃森哲的自由現金流利潤率連續五年有所增長,於2018財年達到13.7%。

如果埃森哲能創造不少於7%的收入增長,再配合適度的利潤率增幅,以及持續每年作出約2%的股份回購,其每股自由現金流就能夠長期以10%的速度增長。

9.該公司的管理團隊是否專注於推動長線盈利增長?

是。2019年第二財季是埃森哲於南佩德去世後首次公佈財務業績。南佩德塑造了一種以ESG為重的文化,還在短時間內策劃並領導了一場大規模的業務轉型,期間ROIC依然可觀,EBIT利潤率亦有所提高。根據標普全球的資料,在2011年至2017年間,埃森哲的EBIT利潤率每年都有增長,其2018年的EBIT利潤率為14.8%,與2017年相約。該公司認為,他們可以將EBIT利潤率每年提高10至30個基點。

現時,財務總監羅蘭接替南佩德,出任臨時行政總裁。羅蘭於埃森哲任職已有35年之久,此前六年一直擔任財務總監。而財務總監一職由麥克魯(KC McClure)接任,她在埃森哲任職30年,最近負責掌管埃森哲所有業務的財務事宜。羅蘭和麥克魯都與南佩德合作無間,而且他們加入埃森哲已有30年,想必公司以ESG和長線盈利增長為重的文化已深入他們的骨髓。

10.該公司是否屬於低至中度風險投資?

是。埃森哲未有受到萬里富ESG框架所列風險的重大影響,因此獲給予低至中度風險評級。

此外,埃森哲是一間非常穩定且不斷增長的企業。根據標普全球的資料顯示,該公司的收入自1998年以來只有兩年出現過下跌,就是2009財年和2010財年發生金融海嘯期間。在這場經濟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災難中,埃森哲的收入分別稍微下降了7.7%,以及極微不足道的0.1%。

完美滿分

埃森哲在萬里富的「ESG優質增長股檢查清單」上得到10分滿分。若投資者正在尋找能夠為利益相關者(包括股東)以至世界創造更大福祉的穩健ESG概念股,便應考慮將埃森哲加入到觀察名單中。

 


恒指仍低於金融海嘯前峰頂,美股三大指數平均卻高出一倍。但你知道香港只有3%人有投資國際股票嗎?其實投資美股及外國股票過程好簡單,點擊超連結留下電郵,免費下載「投資國際股票指南」。擴闊視野、放眼世界,機會比你想像中多!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