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中美貿易戰與資本錯配

鑒於中美兩國之間的貿易緊張局勢,當您知道其實中美兩國有著共同的目標,您可能會感到驚訝,那就是:向中國的私營企業發放更多貸款。這是否達成貿易戰長期停戰的最直接方法?令人感興趣的是,中國下一步將會採取甚麼行動。

3月初舉行的中國第13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人大)繼續堅持穩中求進,而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在第一季錄得6.4%增長,反映中國政策進展順利。

不過,有政治分析家批評中國在人大上暗示將繼續實施寬鬆的財政和貨幣政策,違背早前提出以經濟去槓桿化,以及去除金融系統上的系統性風險為目標的改革嘗試。

兩大強國之間的平衡

隨著特朗普向中國企業實施強硬單邊制裁,加上快速撤回條款,中國穩中求進的取態恐怕難以達成。在此情況下,美國即同時擔當法官和陪審團的角色,去除中國所渴望的穩定要素。

而中國則一直以提高流動性來保障增長。不過,此策略不幸錯置,導致地緣政治緊張局勢惡化。任何支持私營企業的言論都趨向正面,其中包括允許向小型企業不良貸款給予更大容忍度的國家最高銀行監管機構。

協助私營企業的用意顯而易見。中國私營企業對整體經濟有著重大影響,約佔稅收總額的50%,經濟活動的60%,以及城鎮新增就業的80%。不過,雖然私營企業影響力舉足輕重,但根據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的數據顯示,私營企業佔新增銀行貸款不多於25%。

政治與信貸不協調

從商業角度而言,私營企業被視為有較高風險,因為他們缺乏當地或國家政府的支持。而且,銀行貸款都高度政治化。協助政府相關的實體一般可享有中央機關給予的優待,提供有利金融機構的好處。

此舉不僅將更具效益的投資排除在外,亦會形成道德風險增加的風險假象。此現象在目前的經濟氣候足以反映出來。相比十年前,現在的信貸額需要多出六倍,方可達到相同的增長水平。

中國本身就是自己的最大敵人

向中國私營企業提供更高的信貸額,可能會減輕美國對貿易的擔憂,避免補貼以間接方式流向政府實體,為外來投資者帶來不公平的優勢。但重整貸款流向將會與中國的其他政治項目抗衡,包括「一帶一路」倡議和「中國製造2025」政策。

諷刺的是,叫停「一帶一路」倡議可能對中國更為有利,因為此舉可以解決中國利用債務外交攻擊接受國主權的非議。從中國決定將馬來西亞東鐵的成本由667億令吉縮減三分之一至440億令吉,便足以看出箇中的靈活性。

但在同一時間,中國繼續將資金推向國營企業,而且超過私營企業。在第一季,信貸流動側重於國營企業和當地政府。根據中國數據服務企業萬得的資料,國營企業的淨發放額超過7,500億人民幣,而所有類型的私營企業則有7,410億人民幣。

追求效益

雖然大型私營企業可以獲得外來資本,但其實效益不高,亦無法解決存在於銀行系統的結構性偏見。對投資者而言,這可能會造成負面信貸,因為貸款無法衍生有利經濟的生產性資產。

如果這些國營企業所產生的利潤少於補貼或低息融資提供的總額,便會造成實質的經濟影響。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的政策制定者正積極扭轉逆勢。現時的局面絕對值得投資者積極觀察香港市場,物色最具效益(和生產力)的中資上市公司。


想進一步了解香港市場?

有許多錯誤觀念都會阻止我們成為成功的投資者。 在香港,我們可能會覺得有錢人十居其九都是靠物業致富。但房地產真的是香港表現最佳的資產類別嗎?

最近,我們發表了一份關於香港市場的免費特別報告 《股場四大致勝之道:給香港投資者的愚人指南》

我們強烈建議您下載一份免費副本,立即點擊此處

所提供的資料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不擬提供作為個人投資或理財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