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美股調整點算?由出現過37次的經驗可知答案!

雖然美股近日因中美貿易緊張略為下跌,但或者您還未注意到,美股今年開局的表現是多年來最佳。據 《CNBC》引述Bespoke的數據顯示,歷史上標準普爾500指數 (SNPINDEX:^GSPC)(衡量美股和美國經濟健康狀況的最全面指標)首季平均升2.2%,但截至2019年3月底,標普500已累升13.1%。

最妙的是,此趨勢在4月仍未放慢。在年初至4月23日止,標普500的成份股當中(共有94間公司),有近五分一的股價升幅至少達30%。

而最重要的是,最近標普500又再創高峰。

長線投資者仍非常成功

或者有人還記得,美股在2018年第四季經歷了自經濟大蕭條以來最劇烈的回調。據Yardeni Research的數據顯示,標普500在95個交易日内由高峰跌至谷底,跌幅達到19.8%。按收市點數計算,標普差點便跌入2009年初以來的首個熊市。不過,隨著標普500在4月23日創下收市新高,這隻指數成功做到自1950年以來只出現過37次的事:將股市的回調一掃而光。

事實上,股市回調比我們認為的還要常見。如果我們統計1950年以來幅度超過10%(不四捨五入)的回調的話,我們會發現,大概每1.89年就會出現一次真正的回調。不過,股市明顯不是按照這個平均數來運行,儘管市場專家希望以此將股市定型。有時,股市很多年都不會出現回調,但有時一年內會出現兩次,例如是2018年。

雖然回調是很常見的事,但持續的時間通常不會很長。總括而言,在過去37次股市回調中,有23次在104天之內便觸底,而自1982年以來,只有兩次回調持續的時間超過288天。這反映自1950年以來,美股大部分時間均處於上升或者橫行的狀態,這對長線投資者而言是個好消息。

這項數據還支撐了一個論點——就算是在市場最波動的時期,投資者維持長倉仍是最聰明的策略。根據摩根大通(J.P.Morgan)發表的《參與投資,保持投資:駕馭市場波動》(Get Invested, Stay Invested:Navigating Volatile Markets)報告,一位投資者由1998年1月1日開始投資標普500,一直持股20年,到2017年12月29日止,他的平均每年回報率為7.2%。

請注意,美股在這20年間發生了兩次自經濟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跌市,一次是互聯網泡沫,另一次是經濟大衰退。但如果您試圖預測市場走勢,哪怕只是錯過了其中表現最好的10天,您的回報就會下降一半。由於股市表現最好的日子通常都是在表現最差時期後的幾天或幾星期內出現,所以試圖預測市場並不明智。

如果您是個長線投資者,那在過去的70年(亦即自股市成立起),您便經歷了37次這樣的回彈。您現在也許覺得2019年的股市升得太快太多,但在3個月、3年或者30年後,當您回首過去,您可能會後悔當時有閒錢的時候為何不繼續「儲貨」。

就算大市處於新高,您仍然能夠找到平價貨

就算股市創收市新高,您仍然可以尋到價值。

例如,零售藥店目前的預期市盈率便處於至少22年來的最低水平(這可追溯到Yardeni Research最早期的數據)。由於競爭加劇、民主黨總統候選人開始討論全民醫保,加上仿製藥價格疲弱等損害了醫藥業的利潤率,CVS Health (NYSE:CVS) 等公司股價受到重創。

不過,CVS Health透過收購醫療保險巨擘安泰保險(Aetna)反擊,有關交易能讓CVS將安泰數以千萬名會員納入其處方網絡中。此外,有關交易能節省大量成本(到明年前每年將可節省7.5億元),還能帶來強勁的自然增長。CVS Health明年預測市盈率僅為7倍,帶來大量價值。

同樣,生物科技股的市盈率亦接近歷史低位。受行業的興衰週期影響, Jazz Pharmaceuticals (NASDAQ:JAZZ) 等生物科技公司現價非常便宜,儘管這些公司有時會嚴重依賴單一藥品。這間專注提供睡眠障礙及專業療法的公司,預期市盈率不足8倍,應會引起一些投資者的關注。2018年,公司主打藥物Xyrem的淨銷售額大增18%至14億,而急性骨髓性白血病藥物Vyxeos的淨銷售額則達到1億,是2017年的3倍。雖然仿製藥業者進入市場會構成一定威脅,但Jazz仍成功保護其核心品牌藥物。

就算標普500現時處於歷史高位,對股市充滿懷疑和看重價值的投資者仍可以繼續投資。只要您願意耐心等待,採取長線策略,以過往的數據來看,您賺到錢的機會仍然非常大。


恒指仍低於金融海嘯前峰頂,美股三大指數平均卻高出一倍。但你知道香港只有3%人有投資國際股票嗎?其實投資美股及外國股票過程好簡單,點擊超連結留下電郵,免費下載「投資國際股票指南」。擴闊視野、放眼世界,機會比你想像中多!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