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從醫生的啓示 教你如何正確看待財務建議

成千上萬投資者在Twitter和CNBC互相爭論,證明為甚麼他們是對,競爭對手是錯的。每個人都在追求相同的最終目標:尋找正確答案,給客戶最佳建議。

事實是:沒有所謂的正確答案。要了解原因,請想想過去30年,醫生與病人之間的關係有甚麼變化。

醫生與病人過去存資訊不對稱

幾十年來,醫生和病人之間的關係明確:醫生做決定,病人只需乖乖聽話。兩者沒有甚麼值得討論。作家和外科醫生Atul Gawande在其著作「併發症(Complications)」中說:

醫生習慣隱瞞資訊,有些甚至是重要資訊,例如他們使用了甚麼藥物、給予甚麼治療,以至診斷出甚麼病症。病人甚至不可以查看自己的醫療記錄:醫生認為,這不是病人的財產。病人就像孩子般:脆弱和笨拙得沒有能力處理真相,更遑論做決定了。

這種情況在1984年因「醫生與病人間的沈默世界(The Silent World of Doctor and Patient)」一書而開始改變。 耶魯倫理學家凱茲(Jay Katz)認為,醫療決策本質上是個人決定,因此,病人應該像醫生一樣參與治療決策。

書中的重要見解之一,是醫學上沒有所謂的正確答案。一旦考慮個人情感和目標,教科書式的最佳醫療決策也可以是錯誤決定。

假設兩個人患有相同癌症。一人可能不惜一切都要治好,另一人可能決定順其自然。兩者都是正確決定。醫學研究人員對這種觀念相當陌生,他們早已假定所有病人都希望得到成功機會最高的治療方法。凱茲的著作改寫了醫學院往後怎樣教授醫患關係。

新的醫患關係是一種夥伴關係。醫生列出診斷、治療方案、風險等。但當問病人:「有甚麼決定?」時,便點出了對話的重點。 應該由您自行決定。

投資亦需要類似清晰明白的時刻。

財務是十分個人化

財務顧問(特別是資金經理)總獲視為投資大師。他們登上雜誌封面。他們決定投資方向;投資者只需乖乖聽話。

但個人財務實際上非常個人化。 財務顧問可列出建議和配置,討論風險和回報。但最終就如醫生所問的問題一樣:「有甚麼決定?」 您應該自行決定。

問題是:財務建議不是絕對有利。

喬布斯診斷出患癌,拒絕接受手術,醫生認為手術很有可能成功。喬布斯在艾薩克森(Walter Isaacson)的傳記說「我不想別人打開我的身體……我不想受到這種侮辱」。喬布斯改為嘗試改變飲食習慣。其他人尊重他的決定。這是他本人下的決定。反過來說,如果您試圖自行選股,或擁有與分析模型所顯示不同的資產配置,財務顧問會極力否定您。

這簡直不合情理。

所有提出投資建議的人應該意識到,怎樣使用金錢是由情感支配,每個人都不同,就像治療一樣。

我持有四分之一的現金資產,而且相當年輕。多數人看到這個配置都會搖頭。教科書會說這是錯誤配置。但我喜歡這種配置。它讓我晚上可以安枕無憂,而我清楚知道怎樣使用這筆金錢。我認為這是正確決定,即使對您來說並不合理。

我的父母已經退休,絕大部分財富都在股票之上。很少財務顧問會建議這樣配置。但聽了我的父母解釋,便能理解他們為甚麼喜歡這樣配置。他們有自己的計劃,亦了解箇中風險。他們認為這是正確決定。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您可以通過適合自己個性的方式管理資金,沒有一套方式可以放諸四海皆準。假設兩名理性投資者財務狀況相同,但在談及適合他們喜歡的配置時,結果可能完全不同,就像兩個患有相同癌症的病人,可以選擇截然不同的治療方法。隨著我對個人理財了解越深,便越意識到幫助別人,即提出一個讓他晚上可以安枕無憂的方案,而不是在學術上最佳的方案。

我的朋友Patrick O’Shaughnessy說,他會花很多錢,看看每個財經評論員的個人投資組合。我同意;您會對您看到配置感到震驚。爲甚麽?您會看到這些財經人士從不買入他們一直大肆宣傳各種產品。您也會看到每個人都有自己喜好,一個他們羞於向您展示的配置,就像喬布斯嘗試用蔬菜治療癌症。不要批判他們。您必須意識到:他們就是喜歡這種配置,這才是最重要的。


想進一步了解香港市場?

有許多錯誤觀念都會阻止我們成為成功的投資者。 在香港,我們可能會覺得有錢人十居其九都是靠物業致富。但房地產真的是香港表現最佳的資產類別嗎?

最近,我們發表了一份關於香港市場的免費特別報告 《股場四大致勝之道:給香港投資者的愚人指南》

我們強烈建議您下載一份免費副本,立即點擊此處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