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以專營的士迎戰Uber 最終誰是贏家?

在一片反對聲浪中,政府將發出600個專營的士牌,並就三個專營權合約招標。計劃細節公布後,立即引來42個的士團體高調反對,認為這會扼殺業界改革動力,令的士司機人手更短缺,路面更擠塞。

的士業界不接受,那麼乘客呢?我們先來看看消費者選乘Uber的原因。

Uber崛起是因為服務有市場價值

Uber最初推出時,在許多人心目中簡直是too good to be true (好到不能相信)。Uber的系統利用了科技給予的各樣訊息優勢,讓市場經濟得以充份發揮,作出最有效率的乘客駕駛配對。

價格以供應量 (在線駕駛者)和需求量(叫車乘客)決定;定位系統及收費規則有效防止「兜路」及收費爭拗;駕駛者在乘客叫車時看不到目的地,不能揀客;「評價系統」促使駕駛者和乘客相敬如賓。以上都是Uber的賣點,因為完全合乎乘客需要因此有市場價值。

的士或專營的士又能否追上或追過呢?

市場經濟自會汰弱留強

Uber成功吸引大批乘客,的士覺得自己成為輸家,不滿之情實屬正常。在市場經濟,自家產品被另一產品取代,就要想辦法優化甚至改變產品,又或者減價,來增加消費者需求。成功不成功,市場自有定奪。

這簡單道理,相信人人都明白,只是香港的士行業本身有著結構性的限制,個別的士司機就算想「優化」服務,最終的現實還是回歸到收入這問題,特別是要租的士的司機們。所以的士司機人手短缺,是很合理的現象。最近無論是巴士司機、私人司機都很難請到人,轉去開 Uber的專業司機實在太多了,因為收入高。

政府的理想角色

Uber為人垢病的,是其利用「分享經濟」的招牌,取巧地避過政府監管。Uber是自由市場創造出來的產品,而政府的角色,並非去干預甚至取代市場經濟的無形之手,而是保衛自由市場的遊戲規則不被濫用,並有效利用法律保障所有持分者的權益。

換句話說,政府需要正視Uber及「租車APP」衍生出來的立法和規管問題,重新規劃一個Level playing field (公平市場) 給各路英雄一較高下,誰勝誰負,最終由市場決定。現在預約租車已愈來愈普遍,就算「趕絶」Uber,後面還不斷會有其他 Uber型服務跑出來。

吉利科技集團才剛跟戴姆勒旗下移動服務公司Daimler Mobility Services GmbH合資成立蔚星科技,經營汽車租賃包括網絡預約出租汽車。此乃全球大勢,擋不住。


萬里富讀者們,我們團隊剛撰寫了第一篇港股研究報告《一隻您不容錯過的港股》,打算免費提供比讀者們,請按此免費下載!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