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與百濟神州行政總裁對話的三大要點

中國生物科技業正在蓬勃發展。作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中國正全力將創新藥物引入市場,並為該行業提供大量資金、政治支持和重要人才。中國預計,到2020年,生物科技業將貢獻GDP的4%,到明年底市場規模可望達到5,000億美元。這些數字如此龐大,醫療保健股投資者可要注意了。

傳統上,生物科技是一項風險很高的投資,該行業的股價會根據一種藥物的臨床試驗二元結果(binary outcome)而暴升暴跌,再加上中國的複雜性(中國與美國有著顯著的文化差異,財務報告的透明度亦較低),您會發現這個市場不適合膽小的人。

不過,筆者認為中國生物科技公司百濟神州(NASDAQ:BGNE)(SEHK:6160)很值得投資者冒險。 該公司與若干龍頭公司為合作夥伴,在臨床試驗方面亦擁有一定的領先優勢,筆者個人已經持股約一年了。

百濟神州在納斯達克和香港交易所上市,並由Celgene(NASDAQ:CELG)部分擁有,後者正在被百時美施貴寶(Bristol-Myers Squibb)收購。對美國投資者而言,直接在美國上市,以及與熟悉的企業有關連,這些因素都稍為降低了中國市場的相關風險。此外,百濟神州的創辦人兼行政總裁歐雷強(John Oyler)為美國人,他的卓越成就令他成為首位透過在中國創辦公司而成為萬億富翁的美籍企業家

筆者有幸在《華爾街日報》所舉辦的健康科技會議上與歐雷強交談,並很快就明白到,他的理想是建立一間不單止服務中國,還面向全球的生物科技公司。

以下是筆者與歐雷強對話的三大重點:

1)在中國經營……

歐雷強表示:「開發藥物的成本,全部都是在前期投入的,因此您應盡量將藥物推及更多患者。

如果大型製藥公司現時進行試驗的國家有400萬到500萬的腫瘤患者,而中國有450萬,受試患者的人數便增加了一倍。在中國,願意接受試驗的患者越來越多, 他們能以最優惠的價格得到最好的藥物,並且能得到全額補助,而不是部分補助。現時可以納入試驗的患者人數很可能增加了兩倍、三倍以至四倍。

只要加上中國,(就能)大幅降低每位患者的前期成本,如果成本夠低,便可拓展到一大堆國家,再吸納10億名患者也說不定。您能將製藥量增至患者人數的2至3倍,而大部分成本已在前期投入。

百濟神州不希望成為品質堪虞的本土公司,又或是不關心藥物可得性及價格相宜性的外國公司。實際上,我們設法創造一個全新的公司類別,引領群倫,達到各方面皆屬世界一流的境界」。

在中國開業有其好處,中國可以參與臨床試驗的患者人數不但較多,那些患者更極之願意受試,並能得到資助。患者以往沒有渠道獲得創新治療,因此他們渴望參與能夠拯救其生命的試驗。金錢上,中國政府支持開發和引進新藥的公司,患者因而能獲得全額的政府補助。

百濟神州的支出和資源中,有約90%用於臨床試驗。在西方,我們習慣了大型製藥公司將這項任務外判給查爾斯河實驗室(Charles River Laboratories)或ICON等受託研究機構(CRO)。然而,內部臨床試驗讓百濟神州對整個過程有更大的控制權,避免了因為在數百個不同地點之間運送藥物而造成效率低下的問題。

百濟神州力圖創造一個集兩家大成的新公司類別,他們希望像本地企業一樣,與患者建立信任關係,讓他們直接取得最有希望的新藥;同時亦希望像跨國企業一樣,訂立極高的品質標準,以免日後有任何差池。

2) ……但在全球銷售

歐雷強指出:「如無法在美國或歐洲(同樣引伸至俄羅斯、越南和泰國等)取得批准,然後進行全球商業化,即使試驗成本便宜20%也毫無意義。 進駐中國經營,但在國際進行營銷,此乃全球大勢所趨。 換言之,要(藥物)在全球上市,就必須訂立高標準,並願意花更多資金,循序漸進地實現目標。不要走捷徑,也不要冒不必要的風險,因為長遠而言,您會為此付出代價。

如果您不注重品質,您的市場就只有中國。如果您試圖將所有前期成本平攤到首三成患者的頭上,便會造成問題。倘若出現一次品質事故,您就玩完了。您將失去牌照,並永遠失去大眾的信任」。

中國的患者人數眾多,能更有效地平攤前期成本,但有效的藥物應當提供給全球的患者,而在批准新藥方面,許多發達國家制定的標準遠遠高於中國。

即使中國市場不需要達到這麼高的標準,百濟神州依然付出額外的努力,確保其藥物能在國際上獲得認可。在藥物上市後,涵蓋範圍更廣的標籤(核准藥物用於新的適應症)能讓公司用最少的成本得到最大的收益。以百濟神州的布魯頓氏酪氨酸激酶(BTK)抑制劑zanubrutinib為例,該藥正在進行華氏巨球蛋白血症(WM)、套細胞淋巴瘤(MCL)和慢性淋巴細胞白血病(CLL)的測試。一線治療為最有利可圖的市場,值得公司付出額外的努力。

3)公司的競爭優勢在於人才

歐雷強說道:「如果您問世界上任何一間抗癌藥物公司、大型藥廠和生物科技公司『最難辦到的事是甚麼』,他們會答您『建立一隊優秀的臨床團隊』。訂立願景和說漂亮話並不難,真正重要和費勁的,是建立臨床領域所需要的理想管理團隊和工作團隊」。

擁有廣泛跨國臨床經驗的合適人選極少,要找到擅長生物製造工作的人才亦很困難。 在業界人才短缺下,人才成為了結構性競爭優勢」。

「建立優秀的團隊」聽起來是老生常談,但正如歐雷強的親身體會,要真正做到這一點,談何容易。

西方國家和中國之間有著文化差異。一隊理想的團隊應能說一口流利的普通話,並能與當地的重要意見領袖建立良好關係。此外,他們亦應擁有國際經驗、明瞭美國和歐洲市場的不同需要,並能進行跨洲的協作。

換言之,這個行業所需的技能非常廣泛。

去年,百濟神州羅致了頂尖人才吳曉濱。吳曉濱曾擔任輝端(Pfizer)中國總經理,在製藥行業擁有25年國際經驗(包括17年中國市場經驗)。他在上任時提到,他「被百濟神州所具備的創業精神、對科學的嚴謹態度和員工的高素質,以及致力於成為創新抗癌藥物探索、開發和商業化全球領導者的使命感所打動」。

百濟神州吸引到擁有多年大型藥企管理經驗的業內翹楚加盟,顯示業界對公司投下極具信心的一票。

歐雷強表示:「百濟神州的目標是走出中國,成為真正的領軍者。 我認為我們可以做到,並已做好了準備。雖然實現目標不簡單,但我們處於有利的地位」。

中國生物科技業正在高速發展,市場形勢變化多端,但百濟神州專注於最重要的事情,且執行能力超卓,該公司對投資者而言無疑是一大機遇。


早前我們發表了一份 《人工智能指南:憑人類歷史上最重大的科技革命獲利》,解釋了深度學習促進了人工智能的突破性進展,它將經顛覆許多行業甚至取代你的工作。 作為一個投資者,不可以忽略它,因為世界上第一個萬億富豪可能會出現在人工智能領域。現在第二篇《擁抱AI萬億投資機遇,香港投資者不容錯過的6隻科技股》我們將會介紹3隻美股3隻大中華股票,受惠於人工智能這個未來最大的投資趨勢。只要按以上超連結便可免費下載,萬勿錯過!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