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從聖母院大火到中再集團:走近看看

法國巴黎聖母院發生大火,場面震撼。但居民並沒有因此走避,反而第一時間走近,為了目睹現場情況 。事件震驚了法國、震驚了全世界、亦可能震驚了一些保險公司。

再保險公司,又被稱為保險公司的保險公司,近年因為巨災賠付、投資收益下降、競爭環境變化等因素,業績受到影響。最近,中再集團(SEHK:1508)公佈了2018年業績,淨利潤減少14.4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27%。由於集團幾乎獨佔內地再保險市場,這是否意味有關的保險市場出現變化?甚至增長可能放緩?

投資者不妨走近看看。

維持穩定?

從業績公告中看到,集團2018年合約分保費收入並沒有減少,原來的收入結構也沒有太大變化,各個業務線都有增長,可以理解為續保比例穩定。來自儲蓄型保險的分保費收入,增長依然十分理想,佔有關險種合同總數比例80%左右。此外,集團約有三分之一收入來自財產險直保業務。全年整體保費收入,合共增加了169.2億元人民幣。

看保險公司的收入是否穩定,需要看保險負債變化。年末,集團保險負債總額增加了606億元人民幣,同比增加了四倍以上。由於年內集團對Lloyd’s勞合社成員之一Chaucer橋社進行收購,合併之後,來自橋社的保險負債相當於200億元人民幣。另外,公告指出人身再保險業務的內含價值(相當於保險合同未實現潤虧,經風險溢價調整後淨值)增加了8.2%。由於壽險分保是集團主要收入來源,顯示集團的未來盈利有一定保障。

麼原因導致利潤下降?

從業績公告中看到,集團合併橋社後可供出售金融資產增加了122.7億元人民幣,但來自有關資產的已實現收益,同比則減少了19億元人民幣。該收購可能同時導致現金流出現壓力,集團通過賣出回購,借入現金同比增加了33億元人民幣,財務費用增加了7億元。

風險累積?

年末,集團保險負債總金額為1,687億元人民幣,核心資本為563.7億元人民幣。保險負債其中約三分之二屬於人身再保險業務,大部分是亞洲地區壽險公司的長尾巴風險,可能相對簡單,但亦可能有一定比例是用復雜的公式來確定投保人的利益,因此受地區的風險溢價及長期通脹變動所影響。

海外業務方面,集團本身以及收購完成後全資擁有的橋社,經營的Syndicates 主要為全球客戶承保及分保涉及海運、航空、政治,人員傷亡、能源、房地產、核電站物理損害和有限責任等等的風險。

或有事項方面,集團在內地及海外提供了人民幣 25.1億元的海事擔保。此外,集團及僑社因應業務需要,向勞合社合共提供4億英鎊的信用擔保,加上約有0.4億美元收購僑社的或有對價在託管中,將取決於橋社承保的巨災損失最終金額。

機遇和挑戰?

使用基於風險分散的方法,巧妙地將資本分配給不同的業務線,目前有關的償付能力法規,允許再保險公司在某程度上更有效利用資本,節省所需的監管儲備。年末,集團合併以及各集團公司的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均滿足監管要求。因此,集團不單只擁有很好的未來盈利基礎,而且未來或許尚有空間可以接受更多的風險,獲得巨大的資本收益。

但對於再保險公司來說,需要與其他保險公司建立和為他們設計風險轉移渠道,基於索賠的趨勢具有時滯效應,也有週期長短的變化,集團是否有足夠的經驗和能力去應付或多或少的不規則的承擔週期?特別是長達十年以上的壽險分保,是否會在某個週期存在潛在資金壓力?像聖母院大火就可以產生足夠大的損失,歷史經驗是無法預測此類事件什麼時候會發生。

此外,由於歐洲的保險公司發行了一系列保險掛鉤證券,抗衡再保險的保費上調壓力,分保費率上升空間有限。

投資者應該知道什麼?

2011年日本地震導致橋社損失嚴重,逼於無奈將自己出售,接手的保險集團如今又把僑社出售,因為釋放了風險獲穆迪更高評級,對於集團來說,收購僑社可能是商業模式的根本改變,將會影響集團和投資者的關係。

在沒有風險轉移渠道的情況下,保險和賭博的區分就變得越來越模糊,保險業的競爭不再是產品設計、定價或服務,真正的戰場是資本。


想進一步了解香港市場?

有許多錯誤觀念都會阻止我們成為成功的投資者。 在香港,我們可能會覺得有錢人十居其九都是靠物業致富。但房地產真的是香港表現最佳的資產類別嗎?

最近,我們發表了一份關於香港市場的免費特別報告 《股場四大致勝之道:給香港投資者的愚人指南》

我們強烈建議您下載一份免費副本,立即點擊此處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Dessie Cheung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