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浴火重生的穩健收息股

我家附近本來有一家大快活(SEHK:52),但面積大,人流少,終於在多年前結了業,沒料去年中忽然捲土重來,更由街鋪攻上了商場,與向來被視為宿敵的大家樂正面交鋒,竟能平分秋色。這次面積少得多,人流卻是之前好幾倍。這只是一個親身見證的小例子,但相信香港各地的讀者也不難發現大快活這十年來確實是越做越好!

大快活可說陪伴著每個香港人成長,但不說大家可能已經忘記這家企業曾經相當低迷,由1995年至1999年期間更連續5年錄得虧損,整家企業陷入巨大困境,幾乎便要結業收場。

2003年可說是大快活起死回生的一年,當時大快活的管理層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更找來藝人杜汶澤擔當餐廳代言人,形象一百八十度轉變,果然真能絕地翻身。當時負責扭轉乾坤的總舵手正是現任主席羅開揚,而當年參與這場救亡行動的輔手則是現任行政總裁陳志成。有了這樣的管理層,怎能不穩如泰山,教人刮目相看。

香港的快餐業雖然已經飽和,但也是普羅大眾日常生活不可缺少。隨著人口不斷增加,對快餐廳的需求只會有增無減,尤其像大快活這類已經深入民心的連鎖快餐廳,業務四平八穩,絕對可以媲美公用股,稱得上是另類收息之選。

此外,快餐股其實還有一個特點,令其較一般公用股甚至更具防守力。面對經濟衰退,樓價大跌,即使像領展(SEHK:823)這類名星收息股恐怕也難保不失,然而快餐股反而會因為租金下調受惠,而經濟差也會迫使更多人選擇快餐廳,而非收費較貴的食肆。

若翻查大快活的派息記錄,便知其股息年年遞增,由2005年度全年派息0.18港元,到2018年度全年股息1.42港元,若以27.5港元計算,股息超過5厘,可說相當吸引。

再者,管理層更十分願意與股東分享成果,在2006年度、2008年度、2011年度、2012年度、2013年度、2016年度、2017年度均派發特別股息,幾乎每隔幾年便有額外收獲,而且有時更一年派發兩次,可謂相當和味。


人工智能已成為當今最大的潮語。 但它是真實的和革命性的。 它已經顛覆了許多行業。 作為一個投資者,你知道你不可以忽略它,因為世界上第一個萬億富豪可能會出現在人工智能領域。

我們發表了一份 《人工智能指南:憑人類歷史上最重大的科技革命獲利》,AI不單止是一時受到關注的潮流而已,我們認為它很快便會對各行各業造成影響。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Paul Cheung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