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怎樣分享太古家族「隱藏」利益?

考慮決策的好壞,莫不如比較次選方案。由於外人通常不清楚詳情,所以投資者最需要做的是:關心真正利益相關者做出的決定。

也許,作為太古股份(A股SEHK:19;B股SEHK:87)其中一位真正利益相關者,施銘倫仍然樂意接受那個任命自己做新主席的決定。但去年在一次中國業務會議上,一開頭他便說:過去,他們是在小城市裡做大生意,如今,是在大池裡做一條小魚。

據他說,2018是鞏固和復甦的一年,這意味著未來幾年對他來說將會十分重要。不僅因為他是已故施雅迪(1932 - 2018)的長子,是太古價值的活生生體現,更因為他有一種真正的緊迫感,要改善集團的業績表現。

為了誘使一個人扮演主席的角色,有時或許需要一些物質或情感上的「隱藏」利益。作為條件,他可能擁有一些有實際意義的經驗或知識。

以下,是集團已經做出的或為未來計劃的決定。

多年來,太古業績受到石油服務業不景氣拖累、航空部門需要改革、中國投資有好有壞。

家族或許早已心有準備,集團控制82% 太古地產(SEHK:1972),價值1,600億港元,所佔份額已超過自己市值。去年,出售非核心物業產生102億,預計在2019年會有137億。

趕走競爭對手

國泰(SEHK:293)可能遭受到競爭困擾,但收購香港快運後,減少航班數目就無需不惜任何代價去維持負載係數。儘管可能存在債務負擔的風險,但對於票價收費,特別是貨運線,將會更有自主權。

削減低效

將估值120億的港機工程私有化,提高集團效率。順便一說,港機30多年沒有在市場集資。公司擁有大量熟練技工,一些工程例如飛機翻新、噴油、和安裝衛星Wi-Fi陸續籌備。外部客戶的工程款已經足夠,這才是應有的商業模式。

這些意味著什麼?

與2017年相比,2018年基本盈利增加了80%,流動資金總額達到432億,只有相對較小的資本和還款承諾。

有足夠現金支持,家族預期會出現優質投資機會的可能性,似乎更高。

高B股

太古是雙重股制,雖然B股擁有五分一權利,但有相同投票權,而且更便宜,因而更優越。多年來,家族持有70%。

B股通常以較大折讓進行交易,補償「少數股權劣勢」-  即相同投票權但享有較少未來現金流,由外人持有與A股價值比較,兩者之間的差異折現。

怎樣分享?

事實上,小股東更傾向控股股東的存在,因為利益相關,會將資金做更好的投資而不只是派息。通過資本增值和獲取股息,投資B股可以將劣勢化為優勢,而且成本要低得多。


人工智能已成為當今最大的潮語。 但它是真實的和革命性的。 它已經顛覆了許多行業。 作為一個投資者,你知道你不可以忽略它,因為世界上第一個萬億富豪可能會出現在人工智能領域。

我們發表了一份 《人工智能指南:憑人類歷史上最重大的科技革命獲利》,AI不單止是一時受到關注的潮流而已,我們認為它很快便會對各行各業造成影響。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