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2019年(和未來幾年)香港另一重大挑戰

這是2019年香港三大經濟挑戰系列中的第二部分。

在過去30年,港元(HKD)一直與美元(USD)掛鈎,起初為固定匯率,後再設交易範圍。本系列的上一篇文章提及全球貿易活動轉差,以及日益依賴旅客消費,成爲香港2019年的兩大障礙。然而,與這些難題不同的是,不論是今年定可見的將來,港元與美元掛鈎都將成為長期的挑戰。

由另一國來主導本地貨幣政策

實際上,聯繫匯率制度靠被視爲是香港央行的香港金融管理局(金管局)執行。鑑於政治及經濟原因,加上幾乎無其他選擇,這項安排不太可能會改變。雖然香港與中國的關係密切,但由於内地未有開放資本帳戶,與人民幣掛鈎是不切實際的做法。

因此,在海外金融機構的限制下應對本地的定價狀況,便成為了金管局的挑戰。雖然金管局能夠買賣港元抽走流動性(透過香港銀行同業拆息,即HIBOR),但由於美聯儲(Fed)的利率政策回應國内通脹預期,有關做法的成效正面臨挑戰。

美國利率下降會令香港金融體系的流動性增加,因此,若兩地的通脹走向分歧,香港便會遇上問題。自2018年9月起,香港的整體通脹便高於美國,息差亦連續三個月拉闊。香港2019年的通脹率預計為2.5%,高於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對美國今年通脹率為2%的預期。此外,鮑威爾亦警告或會再下調有關數字。

樓市狀況截然不同

房屋是香港和美國消費者物價指數(CPI)的最大組成部分。不過,由於供應長期短缺和需求不斷增加,香港目前的樓價動不動便上升。若美國通脹率維持疲弱,並容許美聯儲將利率維持在較低水平更長時間,香港的樓價便可能進一步被推高,構成社會壓力之餘,亦侵蝕香港人的購買力。

對身為全球樓價最難負擔城市的香港而言,銀行同業拆息上升有助應對樓市的資產泡沫。然而,香港的債務佔GDP的比例超過400%,在經濟已容易放緩之際,利息支出上升將對企業盈利構成壓力。

2019年後香港面臨的挑戰

由於實行聯繫匯率制度,香港實際上是從美國輸入貨幣政策。若港元和美元的息差維持,投資者便可能會進行套息交易,即借入低息貨幣,然後投資高息資產。照目前形勢看,港元很可能會轉弱。

過去10年,外匯儲備有所增加,令港府有足夠能力捍衛美元與港元的兌換範圍。據金管局數據顯示,香港的外匯儲備資產為4345億美元,相當於香港流通貨幣約7倍,或港元貨幣供應及高流動性資產約46%。

在目前中美貿易戰的環境下,充足的外匯儲備或有助緩解有關壓力。不過,倘若中美無法達成任何共識,美聯儲及中國人民銀行很可能將維持寬鬆的流動性環境,對金管局構成壓力。

低通脹率妨礙儲蓄,將有利港元資產持有者(如物業及股票)。之前,金管局試圖透過收緊流動性來阻止樓價進一步上升。有關做法當時成效不彰,而現時亦不見得會成功。


最近,全球投資者一直注視英國脫歐的局勢發展。不少英資銀行在香港上市,而首富李嘉誠的商業王國亦有大量資產在英國。此外,英國物業傳統上是香港個人投資者最心儀的投資之一。

最近,我們發表了《英國脫歐:投資者五步求生指南》的免費特別報告,您將深入了解五個能幫助您戰勝脫歐亂局的步驟,這五步曲旨在幫助您保護投資組合(不管英國脫歐的最終結局如何),並說明我們認為您能如何將當前的形勢轉化為優勢。

我們強烈建議您下載一份免費副本,立即點擊此處

所提供的資料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不擬提供作為個人投資或理財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