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價值投資已過時?

巴郡剛公布2018年第四季虧損254億美元,當中被卡夫亨氏這項投資累得最慘。畢菲特在2015年跟3G Capital聯手出資促成卡夫和亨氏的合併,可惜合併後新公司諸事不順,2月底公佈的業績遠低於預期,股價應聲下挫30%,之後公司再透露美國證監正調查他們的會計和內部控管制度,事情可大可小。連畢菲特都忍不住在CNBC的訪問中,說今次投資卡夫可「買貴了」。

畢菲特是價值投資派當今的終極掌門人,今次老貓燒鬚,不免讓人想到價值投資法是否失靈了。

反對派的論點

所謂價值投資,是挑選股價比公司價值低的優質股票入手,之後長期持有。以散戶來說,最簡單就是以一間公司的財務指標,如PE(市盈率)和PB(市賬率)等作參考,再配合公司前景和基本因素的分析,作為選股的基準。較精明的玩法,就是如畢菲特般,以其江湖地位及雄厚財力,發掘暫時被低估,甚至落難的優質公司,以低於市價入股,之後長期持有,靜待公司「翻身」後股價上漲。

無論前者或後者,價值投資法的成功關鍵是「執平嘢」。要尋寶,最重要的是資訊優勢。現在,手指一按便可取得所有財報和林林總總的數據分析,情況跟上世紀價值投資法剛崛起時是兩個世界。目前當新的有價值資訊出現時,很快人人都知道一間公司股價被低估,這間公司的股價很快會被搶高,想「執到平嘢」就越來越難,這是批評價值投資法的一大重點。

另外,科技股的崛起也令很多人對價值投資法產生懷疑。許多科技股的特點,是市盈率和市賬率均超高。市盈率高是因為這類公司的營運仍在投資期,只虧不賺,但作為熱炒股,股價卻又不斷被搶高;而市賬率超高,是因為傳統會計偏向低估公司的無形資產,如一些研發中的項目。套用價值投資法的傳統準則,科技股是不能碰的,這點當然大大被「反對派」所垢病了。

價值投資法也須更新

自Benjamin Graham 以其著作The Intelligent Investor 把價值投資法普及化以來,可謂百花齊放,也演變出許多不同的詮釋。但萬變不離其宗,「執平嘢」的概念仍是其精要,而箇中道理,既沒過時也未改變,變的只是方法。

如何判別一間公司優或劣、股價值或不值,已不可只賴傳統法則,而是需要把這些準則針對現在的大趨勢重新定義,就像系統更新一樣。至於資訊優勢這點,道理更明顯,今時今日,優勢絕對在於懂得分辨和分析資訊的投資者,要切記:動手指之外更重要的是動腦筋。

英國脫歐近來不斷困擾市場,香港上市的英資銀行過去一年下跌了不少,首富李嘉誠的商業王國亦有不少資產在英國,英國物業也是港人的心儀對象。

英國脫歐伴隨著巨大的不確定性和擔憂,您和我這樣的普通投資者都無法置身事外。我們發表了《英國脫歐:投資者五步求生指南》的免費特別報告,您將深入了解五個能幫助您戰勝脫歐亂局的步驟,這五步曲旨在幫助您保護投資組合(不管英國脫歐的最終結局如何),並說明我們認為您能如何將當前的形勢轉化為優勢。

我們強烈建議您下載一份免費副本,立即點擊此處

立即在Twitter追蹤@motleyfoolhk並讚好我們的Facebook,緊貼香港萬里富的最新資訊。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