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2019年金融市場勢必發生的六件事

投資是一場概率遊戲,並無所謂的必然,但有一些事情我敢肯定會在2019年發生。

  1. 不管市場整體表現如何,個股都將出現波動。

在經歷痛苦的2018年第四季之後,投資者可能很難想起美國股市於2017年時渡過了何其平靜的一年。舉個例子,標普500指數在那一年從高峰到谷底的最大虧損(亦稱為最大跌幅)僅為2.8%。同年,亞馬遜的股價雖然全年升了56%,但最大跌幅有11%。由此可見,股票波動是一個特點,而不是一個缺陷。

2. 美聯儲將提高、維持或降低美國的基準利率。

您一定心想:「鬼唔知阿媽係女人」,但我這樣寫是有原因的。我知道很多人都在關注美聯儲的利率動向,但我們的投資方式不應因為美國央行的行動而改變。

香港的銀行最近齊聲表示,一定程度的利率上升對他們來講是利大於弊。不過,即使過去十間年利率下降也好,銀行的業務仍然能實現大幅增長。比起美聯儲的舉措,一間公司的業務質素和現有增長機會對其股價的影響遠遠更大。

3.  美國和中國會宣佈休戰、維持現狀,或將目前的貿易爭端升級。

我又聽到您在心裏叫我唔好用個肺講話了,但請有耐性一點,因為我這樣講同樣有另一個很好的理由。在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於1994年寫給巴郡(Berkshire Hathaway)股東的信中,他寫下了我最喜歡的投資段落之一:

「我們將繼續對政治和經濟預測視而不見,這些預測只會讓許多投資者和企業家分心,而這種分心的代價很高。三十年前,沒有人能夠預見到越戰會大規模擴大、工資和價格管制、兩次石油危機、總統辭職下台、蘇聯解體、道指在一日之內大跌508點 (20%),或者是國庫券收益率在2.8%與17.4%之間大幅波動。

但叫人吃驚的是,這些曾轟動一時的事件絲毫沒有削弱班傑明・格拉罕(Benjamin Graham)的投資哲學,也沒有讓以合理價格買入優秀企業看起來有任何不妥。想像一下,若我們因為這些莫名的恐懼而延遲或改變我們運用資金的態度,將會使我們付出多少代價。事實上,我們通常是在市場對一些宏觀事件的擔憂達到頂點時,做出最划算的買入交易。恐懼是跟風者的敵人,但卻是基本面信徒的朋友」。

4.   經歷了2018年下半年的波動性後,不少投資者都迫切感到需要大幅調整2019年的投資組合。

若果其2018年的投資組合是基於合理的投資原則建立的話,他們這樣想就大錯特錯了。

行為經濟學家奧佛・阿札爾(Ofer Azar)曾研究過300多名足球守門員在面對十二碼罰球時的行為。他發現,向左跳的守門員成功撲出十二碼的機率僅為14.2%,而向右跳的僅為12.6%。然而,守在球門中間的守門員撲出十二碼的成功率為33.3%。有趣的是,在300多名調查對象中,只有6%的守門員選擇留在中間。阿札爾的研究突顯出我們存在行動偏誤(Action Bias)問題,我們認為做點甚麼總比甚麼都不做好。

他將該項足球研究的結果與金融市場連繫起來,發現當市場波動時,投資者會產生「需要做些甚麼」的強烈衝動,這種行動偏誤在投資中亦表現得很明顯。然而,甚麼都不做往往才是正確的,統計數字就證明了這一點。再以亞馬遜為例,該公司的股價在過去十年間驚人地升了3,000%,但在此期間,其股價的最大跌幅經常在30%以上。假如投資者在亞馬遜股價出現波動時屈服於賣出的衝動,他們便將失去巨額收益。

巴菲特的黃金拍檔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曾表示:「只要買入幾間優秀公司就可以坐享其成了,何樂而不為」。

5. 金融市場將出現一些令人擔憂的事情。

傳奇投資家彼得・林治(Peter Lynch)曾講過:「事情是擔心不完的。避免週末時鑽牛角尖,也不要理會股市名嘴悲觀的最新預測。沽出股票是出於公司基本面惡化的原因,而不是因為天要塌下來了。」

6. 現今世界上有76億人,他們中的絕大多數在每朝早醒來都想要改善這個世界和他們的生活。

此乃推動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增長的根本動力。總有些蠢材會時不時出來搞破壞,但整體而言我們應對人類的積極性抱持信心,在股場打滾體現了我們人類長遠希望提升生活質素的共同追求。

*******************************************************************************

想進一步了解香港市場?

有許多錯誤觀念都會阻止我們成為成功的投資者。 在香港,我們可能會覺得有錢人十居其九都是靠物業致富。但房地產是香港表現最佳的資產類別嗎?

最近,我發表了一份關於香港市場的免費特別報告 《股場四大致勝之道:給香港投資者的愚人指南》

我們強烈建議您下載一份免費副本,立即點擊此處

立即在Twitter追蹤@motleyfoolhk並讚好我們的Facebook,緊貼香港萬里富的最新資訊。

披露聲明:Motley Fool Hong Kong 萬里富未獲證監會發牌從事《證券及期貨條例》下的受規管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