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ley Fool

中國預託證券:中國啟動萬億美元產業

中國政府已批准建立規模達到萬億美元的投資工具──中國預託證券(Chinese Depositary Receipt, CDR)。這項工具讓內地公民能夠投資於未在內地證交所上市的中國公司。

CDR借鑒了美國預託證券(American Depositary Receipt, ADR),ADR讓美國投資者能夠在沒有海外證券交易帳戶的情況下投資於外國公司。2016年,ADR市場規模約為2.9萬億美元。根據一些經濟估值方法,中國經濟的估值已經超越美國,因此我們可以合理地預期CDR的規模亦會超越ADR。

CDR的好處

中國政府希望國內企業將重心放在中國,而不是海外市場及投資者。若中國投資者獲准透過CDR投資於在境外上市的本土企業,這些企業便需要對注入大筆資金的中國投資者負責,因而不得不把重心放回中國。

隨著大量現金流入中國企業,中國政府與未在內地證交所上市的中國企業之間將建立更牢固的聯繫,中國政府因此能夠對這些企業施加更直接或間接的控制,羅致他們參與推動中國及其政策的工作。

此外,現金流入降低了中國企業對外國投資的依賴,使他們不易受到外國影響。

最後,CDR讓國內投資者能夠投資於未在內地證交所上市的中國企業,藉由本土企業的苦心經營、成功和競爭力獲利。

CDR的缺點

CDR並非萬全之策,棘手的問題仍然有待解決。

首先,企業必須要解決的一大難題是:與ADR投資者以及買入公司股票的直接投資者相比,CDR投資者將得到怎樣的待遇?

再者,中國政府會如何管制及監控CDR的定價,從而避免CDR在二級市場以虛高的價格出售?

另一個企業必須處理的問題是,中國CDR投資者的每日交易量勢必龐大,他們可如何控制ADR的價格波動?

此外,相對於其他吸引資本流入中國企業的投資工具,CDR的價格將如何釐定?中國投資者對CDR的需求可能會大到抬高二級市場的價格。然而,有別於之前無法投資於境外上市中國企業的國內投資者,不使用CDR的境外人士在投資於中國企業時,不太可能願意為了一部分股權而支付過高的價格。

就我們所知……

中國投資者殷切渴望投資於一些在境外上市的本土企業,甚至願意為這個優惠待遇付出不菲的代價。不過,在有關企業樂享一筆額外資金並將重心放回中國的同時,CDR伴隨住投資者責任問題。此外,由於中國股市正處於熊市,CDR的推出遇到了一些阻礙。

例如,阿里巴巴、微博、百度、小米本打算在2018年發行CDR,但到現時仍然未有一間公司付諸實行。

小米原定在2018年夏季發行500萬美元的CDR,但公司目前將計劃無限期擱置,推遲原因包括:

  • 證券監管機構對小米的商業模式感到擔憂而且不予認可;
  • 證券監管機構對小米需承擔的CDR風險感到擔憂;
  • 人民幣貶值;
  • 上證指數下跌;以及
  • 中美貿易戰。

CDR或許不是中國在投資及市場資本化方面的首要事項,但仍然在考慮範圍之內。

中國可以創造專屬的萬億美元投資產業,若成事的話,相信全世界都想分一杯羹。

想進一步了解香港市場?

最近,我發表了一份關於香港市場的免費特別報告 《股場四大致勝之道:給香港投資者的愚人指南》

我強烈建議您下載一份免費副本,立即點擊此處

立即在Twitter追蹤@motleyfoolhk並讚好我們的Facebook,緊貼香港萬里富的最新資訊。

披露聲明:Alisa Hopkins並無持有上述任何公司的股份。Motley Fool Hong Kong 萬里富未獲證監會發牌從事《證券及期貨條例》下的受規管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