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為什麼大公司會走向衰敗?萬里富書評:《創新的兩難》

這本身並非一本投資 書籍 ,但當中的深入見解卻對投資者十分重要。

你也許會感到奇怪,為何我首次為  Fool.hk  撰寫書評,沒有推薦一本投資 書籍 。我將解釋原因。

我的同事布萊恩 · 理查茲 Brian Richards 是亞洲萬里富  ( Motley Fool Asia )   的主管,他曾經 採訪 萬里富的共同創辦人大衛 · 加德納 David Gardner 在長達一小時的 訪談 中, 布萊恩 所提出的其中一個問題是要求 大衛 說出部分最喜愛的投資巨著。

大衛 的答案出乎 布萊恩 和我的意料之外。簡言之, 大衛 表示他沒有真正的閱讀「投資」書籍。他是閱讀「關於 企業 的書籍」;用他的話說,這是因為他所投資的是企業 本身

你看,作為投資者的我們是一家公司的部分股權擁有者。我們對該公司的未來收益流擁有一「部分」,並擁有與我們所持股權相應的投票權(在大多數情況下)。

你對所買入的有越多了 ,從這些投資中賺 的可能性越大。今天我想向您介 一本關於科技業者投資於科技行業的最重要 商業書籍:克雷頓‧克里斯汀生 Clayton Christensen 的著作《創新的兩難》 ( The Innovator’s Dilemma )

  這本暢銷書給許多科技領導者帶來啟發,例如 史提夫·喬布斯( Steve Jobs 、謝夫 · 貝索斯 Jeff Bezos 和安 迪· 格羅夫 Andy Grove 。今時今日,它有點堪稱矽谷中人的必讀書籍。

《創新的兩難》實際上是探討成功、有獲利能力的公司 如何在創新型的初創公司所帶來的競爭威脅中迎難而上。

為何大公司會失敗?

克里斯汀生是哈佛大學 教授,因為研 顛覆性技術如何改變各行各業而聞名。他的著作解釋壟 行業的成功公司面對顛覆性創新 如何落得失敗。

企業領導者對投資於創新技 採取錯誤的做法 這種 情況 常見。其中大部分人只是將他們現有的文化和商業模式推向新的部門或業務領域,而非向一名實力強 的領袖提供合適的工具,以及一個可將 新興 的市場看作新的業務實體來處理的團隊。

令該書如此成功的因素之一是克里斯汀生使用了許多例子和可行策略,說明理論如何應用於實際情況。

延續性創新  VS 顛覆性創新

克里斯汀生 認為 創新分為兩種: 延續性創新和 顛覆性創新。

現有的成功公司通常都是 建立在 延續性創新上。他們 倚靠忠誠顧客回饋意見去 改善產品。這 通常都是關於減少缺陷和令 產品更強更易用。

反之, 顛覆性創新是 建立在 現有 顧客沒有察覺的科技上而創造出一個全新的商業模式去服務消費者。例如,智能電話的出現完全改變了整個手機市場。

關鍵區別在於 延續性創新滿足客戶的現有需求,但 顛覆性創新帶來新的 商業模式可 滿足客戶的未來需求。

現有公司在短期內選擇延續性創新的路線絕對合情合理,因為他們既有著名的品牌亦有忠誠的客戶。然而, 克里斯汀生論證沿這途徑最終令公司走向失敗 因為當公司 將焦點放在現有客戶,她往往會忽略重大的科技變革。

雖然分配寶貴資源去冷門和乏人問津的市場看起來很奇怪,但這可能是公司未來的收入來源。 顛覆性創新通常發生在市場領導者 忽略的冷門市場,而這個小眾市場又不介意傳統性能特點。

為什麼 市場領導者不能走到顛覆性創新的最前線?

克里斯汀生在創新的兩難裡指出三大原因:

  1. 業務流程

公司通常根據給定的策略構建其內部流程。例如,像Apple這樣的公司擁有高利潤產品,因此它為現有客戶分配了大量資源進行品牌推廣和設計。

  1. 價值觀念

現有員工選擇在公司工作,因為他們重視品牌和現有產品。如果最高管理層決定推顛覆性產品,那麼即使在無意識的情況下,現有員工也會傾向於分配更少的資源。員工中現有的文化和習慣是顛覆性技術的障礙。

  1. 領導力

根據克氏的說法,顛覆性技術的公司需要有更集中的領導力。 例如,擁有 100 億美元收入的大公司的高層管理人員並不急於將所需資源投入到顛覆性技術中,以獲得目前 200 萬美元收入潛力成疑的機會。

然而,規模較小的競爭對手將湧向顛覆性技術,為新的 小眾 市場提供更多價值,並隨著時間的推移使現有公司陷入困境。 所以公司規模很重要!

如何解決 兩難局面?

克氏建議現有的公司應該通過剝離現有的獨立領導業務部門或者建立一個全新的組織來使他們的組織與新的顛覆性技術保持一致。 他們還需要關注 小眾 市場,以確定潛在的顛覆性創新並接受它們。

專注於保護其市場份額的大型現有公司將很難做到這一點。 在涉及顛覆性創新時,細小的初始市場往往是一件好事。 這使他們有更多時間來微調他們的技術。 許多初創公司將繼續對更大的競爭對手的漠不關心感到驚訝。

警告和希望

創新的兩難 向偉大的公司或當前的市場領導者傳達了一個關鍵的信息,但它也為競爭對手冒險反對這些歌利亞提供了鼓勵的信息。

克氏解釋了為什麼市場領導者無法忽視適應 小眾 市場的創新,而初創公司則不需要擔心更大的競爭對手。 一個小目標市場可能是一個大的開始。

( 順道一提:香港政府 2018-19 預算撥款 500 億港元(下同)於創科發展如人工智能、生物科技和金融科技等領域。創新及科技局局長楊偉雄說即使 1000 億元也不夠。我想告訴楊局長馬斯克 (Elon Musk) 只用了 1 6 5 百萬美元,即少於 13 億元去創立  Tesla 和  SpaceX )

無可否認,創新科技將會是 21 世紀經濟增長引擎。有效利用的公司能夠長存,不能適應的公司可能會消失殆盡。

我重新向每一位長線投資者一看 《創新的兩難》這本好書。

披露聲明: Hayes Chan, CFA 持 Tesla。Motley Fool Hong Kong 萬里富並非證監會持牌法團從事證券及期貨條例下的規管受規管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