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不確定性是長期投資者之友

美國、英國和法國聯手,對特定的敘利亞化武目標發動了導彈襲擊。俄羅斯已經警告會有嚴重後果。我們屏息以待。

12個月前被特朗普解僱的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James Comey)推出了一本回憶錄,敘述他與美國總統之間的瓜葛。它比硝酸甘油更具爆炸性。

在進行通俄門調查的司法部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已經對幾名相關人等提出起訴。這可能會變得醜陋不堪。

聯邦調查局突擊搜查了特朗普總統私人律師科恩( Michael Cohen )的辦公室。 這可能會變得更加醜陋。你幾乎可以嗅到白宮的恐懼。

臭氣 不散

與此同時,美國威脅對中國進口產品徵收關稅,中國威脅以牙還牙,事件仍然在進行中。它可能已經離開了頭版,但仍然留連不散,就像一股難聞的氣味。

還有就是,曾經被視為親商界的特朗普總統似乎改變了調子。他反商界的新立場令市場感到憂慮。

情況越來越糟。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席勒(Robert Shiller)警告,即使是美國的穩健收益也可能無法將股市從近期的下滑中拯救出來。今天的道瓊斯工業指數低於年初。

曾經準確預測科網泡沫爆破和美國地產市場崩潰的席勒,認為美國股票被高估了……

他預期會有調整。

無憂 市場

市場明顯是有威脅存在的。但在去年和前年一樣有威脅。威脅無處不在……

只是因為我們太忙於賺錢而選擇忽略它們。

在2017年,股價一路飆升。我們不會有錯。

當我們處於無憂市場時,股票幾乎每天都在走高,誰會有時間去擔心地緣政治風險。

誰在乎朝鮮半島?誰管中國令人擔憂的債務水平?誰會理會貨幣的下跌?

但情況發生了變化。

卷土重來

現在發生的一切似乎都被放大了許多。波動已經卷土重來而且來勢洶洶。

在一天的下跌後,隨之而來的不是同等或更大幅度的上升。逢低買入似乎不再是精明之舉。

即使美國銀行業績特別出色,也未能提升其股價。

在這樣的時間,處於冬眠狀態已久的熊又再抬頭。淡友迅速發聲,表示牛市要結束。

也許他們是對的。也許股市已經失去了動力。

但這真的很礙事嗎?如果股價下跌,我們應該擔心嗎?

入滿油缸

如果有邏輯地思考,我們應該在價格下跌時感到高興,在上揚時感到失望。

有些人只有在股價上漲時才會感到高興。但這讓我覺得有些奇怪。

他們的表現就像那些在油價上升時幸災樂禍的司機,只因為他們自己的油缸已經入滿。

但我們很多人將來會成為股票的淨買家。如果不是,那麼我們應該那樣做。

我們有許多人會為退休而投資。換句話說,我們投資的時間是未來10年、20年,或者更長。

那麼,為什麼要為短期的波動而擔心呢?

我的行動計劃

波動是那些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人造成的。他們可能以為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甚至還可能會說服你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然而他們並不知道。

對我來說,投資再簡單不過了。

我尋找的是在過了10年、20年甚至30年後仍然存在的公司。

這些公司應該擁有強大的現金流量,不論好市或淡市都可以派息給我。

這意味著我可以估算這些投資在其生命週期內的收益率。對我而言這非常合理。

市場偶爾變得瘋狂。這是不可避免的。對其瘋狂加以利用,並不需要大智慧。

不確定性是我的朋友,也是長期投資者的朋友。

Motley Fool Hong Kong 萬里富並非證監會持牌法團從事證券及期貨條例下的規管受規管活動。